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十四章大殿爭奪

第二十四章大殿爭奪

    兩個月之后,張晏終于來到了御劍宗。

    兩名守山弟子攔住了張晏,“來者何人,這里是御劍宗,報上名來。”

    粗略一看,這兩名弟子都是練氣八層的弟子,一身道袍,背后有一劍。

    拱手說,“在下張晏,是持升仙令來的。”

    “升仙令?”升仙令的事情修真界的人都知道,包括弟子們,但是升仙令極少,遇到的機會非常的低。

    “拿出來看看。”

    張晏拿出升仙令,金色的令牌上,有升仙二字,上面有一飛劍的標志,是御劍宗的標志。

    弟子不敢斷定,于是說,“你等等,我匯報師叔去。”

    升仙令,本來是修真門派獎勵給對門派有重大貢獻的修真家族的,此令牌可以進行交換和交易。

    門派認令牌不認人。

    唐家幾百年前救了一名御劍宗的修士,后來修士修成元嬰,對此事念念不忘,于是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賜下這升仙令。

    而唐家對升仙令非常的重視,苦于多年來都沒有資質好的弟子,一直沒有用。后來,唐景勝發現是三靈根資質,唐家大喜,想把唐景勝送進宗門修煉。

    沒想到走漏風聲,被玄氣門的人知道升仙令的事情,不僅搶奪,還直接滅門。

    御劍宗,是一個以修煉飛劍為主的門派。位于修真界東邊,那里有連綿不斷的群山,人跡罕見。在世俗人的眼里,群山之中住著神仙,同時也有許多妖獸和妖怪,一旦進去就出不來。

    御劍宗建立宗派上萬年,宗內人人會一套御劍術,而真正厲害的莫過于劍修和劍陣。

    數千年之前,一位資質卓越的大能,根據上古的秘籍,創造出萬劍訣。這萬劍訣能操縱上百乃至上千的飛劍。

    同階之內除了劍修,無人能敵。

    然而之后就沒人能獨自使出這萬劍訣,但是卻創造出一套由多人組建而成的萬劍陣,威力強大。尤其是守山劍陣,仙人之下無法破解。

    除了練劍,煉丹也是一絕,只是相比練劍就遜色許多。

    這群山之中,如果從上面看,會有云彩遮擋,看不出所以來,這只是表象,是陣法覆蓋所致。

    群山之中有無數的建筑,無數的弟子忙碌,有的御劍飛行,有的低空跳躍,忙個不停。

    御劍宗當代掌門,蒼飛塵,做事穩重,處事不驚,善于處理各種糾紛,在宗里威望很高。宗內的長老和師兄弟都非常信服他。

    不過一向穩重的他今日遇到一件棘手的事,只見大殿里坐著十幾位修士,他們都是御劍宗的骨干。大殿下面兩人爭論不休。

    “丹師兄筑基丹的分配不是已經定下了嗎?為什么又要重新分配?”說話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臉瘦眉粗。他對著白發老者嚷著。

    本來剛剛進行弟子比試,比試后分配獎勵,其中有的獎勵是固定的,有的則視情況決定。筑基丹是消耗性物品,偏偏弟子們都非常需要。本來自家的侄子取得第十名,可以分配到一顆,沒想到了快要發下來的時候就取消了。

    “葉師弟,祖訓上早有說明,手持升仙令者可入宗,賜予筑基丹一顆。這是祖訓不得違背,筑基丹剛好分配完,那么就只有取消一個名額。”說話的是丹藥峰的長老丹青子,在宗里丹道方面他最厲害,地位相當高,沒人愿意跟丹藥師過不去。

    “但是為什么偏偏取消我侄子那顆,那女娃只是練氣六層,又沒有參加比試,為什么能獲得筑基丹。按我說,她修為尚未到,下次在分配給她就是了。”葉三劍不滿的說,他當然知道此事很難改變,但是牽扯到自家人的利益,怎么也得爭取一下。

    丹青子淡定的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誰叫人家資質好,是變異冰系靈根,稍稍修煉就已經練氣六層了,沒多久就需要了。到時候給不出怎么辦?你的侄子呢?資質不好就不說了,還不努力,這第十名還是你給的靈器才得到的呢!誰叫人家有個好師傅,你敢跟冷長老說這事?只要冷長老同意,我無話可說。”

    葉三劍頓時不敢出聲。這冷傲霜人美,修為高。不知道是不是功法的緣故,特別的冷酷,做事不按套路,但是偏偏修為高,又漂亮,宗里有很多傾慕的人。

    丹青子繼續說,“我的門下也有人筑基逼在眉睫,我這煉丹的都滿足不了,跟誰說去?誰叫他們不爭氣,能怨誰?”

    葉三劍還是不甘心,“啟稟掌門,要是對方資質低下,要放棄筑基丹的服用,那么我們是不是沒有違背祖訓?”

    蒼飛塵點點頭,“確實如此,但是必須對方愿意的情況下,不得威逼,而且必須給予足夠的補償。”

    “那是當然,我一定會給予足夠的補償。”葉三劍很有信心。

    丹青子也說話,“既然如此,老夫也去爭取一下。”

    葉三劍急了,“丹師兄,你要筑基丹還不是輕易的事情?何必跟師弟爭?”

    丹青子言辭鑿鑿,“金師弟,此言差矣。我煉的筑基丹都是上交門派,由門派分配的。然而我丹藥峰的人常年沉浸在丹道上,修為上不去,難以分配得到筑基丹。他們,縱有豐富的丹道知識,修為卻不足以煉出高品質丹藥。要是他們修為提升不上去,以后某天我不煉了,誰來接手?”

    “可是我侄子在練氣十層了,逼在眉睫。”

    “我的弟子也有好幾個練氣十層了,都是逼在眉睫。”

    “夠了。”一向沉穩的蒼飛塵也受不了他們的吵鬧,“都是長老了,吵吵鬧鬧成何體統,這事不是你們說了算。必須是別人心甘情愿的情況下才行。讓那人進來,就當著各位的面,決定下來,給你們,還是別人要自己用,你們都不得有異議。”

    掌門發話了,他們都不敢有異議。但是并不妨礙他們發出信息。

    掌門看著他們的小動作,沒有出聲,整個門派都在自己的觀察下,只要他們做得不過分,就不會出面阻止。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lol外围|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