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十一章再遇唐宛筠

第三十一章再遇唐宛筠

    時間一天天過去,張晏每天的日子就是修煉和煉丹。

    修煉除了練習法術,功法他只是學會,并沒有多練,因為還不如細菌吞噬。一座座的靈田被他糟蹋了。偏偏別人找不到正主。

    他也聰明,不是全毀掉,只是部分毀掉,而且挑人,要是看不順眼的就弄個寸草不生,要是順眼的就只是吃掉一點點,做做樣子。

    整個外門種植區,都出現了靈蟲侵襲的情況。不少的修士,即使是經驗豐富的靈植師都中招。

    這一次的收成,大部分人都是交不出足夠的靈糧,許多人都被罰。

    也有沒被罰的,比如張晏。

    張晏在王好強陰沉的眼神下遞交靈糧。

    “你竟然種植出足夠的靈糧?”

    張晏戰戰兢兢的說,“回,回稟師兄,我,我的靈糧大多被蟲子吃了,是收購回來的。”

    “哦?”王好強這才臉色好些,不過讓他過了一關還是不爽。“這是你這個月的獎勵。”

    張晏接過兩瓶廢丹哭著臉說。“師兄啊,我都領了幾個月的丹藥了,你能不能換成靈石啊?”

    “哼,愛要不要。”王好強一副不屑的樣子,這四個月都是給廢丹,是有史以來整得最多的一個。

    “王師兄,你這么做長老知道嗎?”說話的是一名壯實的修士,韓開朗。

    他看不慣王好強的作風,曾經頂撞,也被王好強整過。不過他有點實力,雖然吃了點虧,但是王好強也不好受,因此王好強對他也是有些許忌憚。

    對于張晏,他本來是不屑的,畢竟外門有很多弟子很不堪。不過有一次張晏提醒他靈田可能有蟲害,從而避免了損失,于是對張晏有點好感,才要幫口說說話。

    “這事不關你事,少管閑事。”王好強臉色紅了起來。

    “不關我事嗎?要是有這先例,以后我們的靈石都變成廢丹怎么辦?找誰說事去?還是去跟長老匯報一下,確定這事為妙。”

    王好強一臉朱紅,這事不能讓長老知道,以往他也就做一次而已,即使對方拿這說事,他死口不認就是了,偏偏這次他不知道為什么,好像上癮似的做了一次又一次,外門的人都知道了,要是傳到長老那里還真有可能被責罰。“這只是特殊情況。”

    “什么特殊情況,大家不都是外門弟子嗎?有什么區別,不要告訴我是資質差的緣故,我們資質都不好。”

    “就是啊,這么整人的!”

    不少修士都被整過,對于王好強都很不滿。

    “造反了,都造反了,統統回去,再鬧事我就處理你們。”王好強耍起蠻來。

    外門弟子都不敢出聲,生怕受到牽連。

    韓開朗還想說,張晏一把拉過他,“韓師兄,算了,我自有打算。”

    韓開朗不知道張晏為什么如此忍讓。“張師弟,你這么忍讓是不行的,會讓他變本加厲。”

    “哼!”一陣清脆的哼聲響起,“原來這就是外門,還說沒什么好看,這不就有戲看了嘛,門派月俸竟然是廢丹,真是大開眼界。”

    一男一女走來。

    女的叉著腰,一身白衣紗,樣貌端莊,清純可人,是當初遇見的唐家小姐唐宛筠。

    男的則是葉傲升。

    葉傲升一陣的尷尬。

    唐宛筠是最近入門弟子,但是資質好,被冷傲霜收為親傳弟子,地位很高。即使修為比她高,也不得不叫聲師姐,以示尊敬。

    這唐宛筠資質確實好,短短幾個月就已經練氣七層了,如此快的修煉速度,絕對是天才,宗里討好的人比比皆是。

    葉傲升雖然高傲,但是也不甘示弱,加入討好之列。

    好不容易碰到對方修煉出關,而且特意繞路出來的唐宛筠。本以為可以單獨一起出去游玩,從而增進關系的。

    沒想唐宛筠要到外門去看看,無論怎么勸都勸不了。這還不打緊,之前自己說外門沒什么好看的,一來就遇到欺凌弟子的,偏偏這王好強是自己人,不知道幫不幫好。

    要是唐宛筠宣揚出去,或者會連累到自己。

    “你是誰?竟然在此吵鬧?”王好強在外門橫行慣了,看這人是練氣七層的修為,難道是新進門的弟子?要是是新進門的弟子他不怕。

    “喲,難道這里是你家嗎?我們不能來,還不能說話的?比我家惡奴還厲害,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樣?”唐宛筠本來是唐家小姐,有著一身小姐脾氣,她現在有厲害的師傅,才不怕這些雜碎。

    王好強一聽語氣就知道,這人不簡單啊,莫非是某個內門弟子?不會,內門弟子不會這么低修為,難道是真傳弟子?心里一驚,親傳弟子惹不得。

    “大膽,你竟然唐師姐無禮!唐師姐可是冷長老的得意門生,資質卓越,百里無一,立即給師姐賠罪。”葉傲升呵斥說,實則提醒王好強,不得無禮。

    除了張晏之外,周圍的弟子,包括王好強都驚訝,隨即行禮。

    “師姐恕罪,我有眼不識泰山,恕罪。”王好強連忙道歉,盡管他是管事,但是只是外門,跟親傳弟子完全沒有可比性,人家在師尊面前說句話,他這管事就沒得做了。

    面對弟子們的行禮,唐宛筠有些飄飄然,比起當初做唐家二小姐的時候還大排場,不過她畢竟見過大場面,很快就平靜下來。“那個誰?我剛才聽到有人用費丹作為門派月俸,是不是真的?”

    王好強一陣的冷汗,要是捅出去就麻煩了,

    “誤會,誤會,一定是誤會,我看張師弟資質過人,一時興起,將靈石換成丹藥,助其修煉。沒想不小心拿錯廢丹,其實這瓶才是我想給的。”王好強拿出一個白玉瓶,這才是存放丹藥用的瓶子。

    張晏佩服王好強的機智和厚臉皮,一把搶過白玉瓶。“實在太感謝師兄了,我回去一定用這丹藥修煉,絕對不會辜負王師兄的好意。”

    王好強心如滴血,練氣丹是普通丹藥,但是當中也有些是品質好的,這些品質好的丹藥雜質少,服用幾乎沒有丹毒殘留。這一瓶就是王好強收藏的上品練氣丹,如今就這么的給那個資質差勁的人了。

    “好,好好,你一定不要辜負我的期望,好好修煉。”強忍著心中的痛苦,裝出一副慈善的樣子,就像長輩對晚輩的愛護一樣。

    張晏心里也暗暗吃驚,人家能做到管事一職也不是單單靠關系那么簡單的,本事也是有。而且這種能屈能伸的角色最難纏,尤其是小人。還好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命已經掌握在張晏的手上,只要控制僵尸真菌爆發,對方就完蛋。

    “一定一定。”

    “張師弟,我有事跟你說,跟我來。”唐宛筠說,我幫你解決了這事,你應該要多謝我吧。

    張晏跟著唐宛筠走開。

    唐宛筠燦爛一笑,很迷人,“葉師兄,我有事要跟張師弟談,你回避一下好嗎?”

    葉傲升一時間被那花容月貌的唐宛筠吸引,不自覺的停下腳步。看著兩人走開,邊走邊說,臉色瞬間變得可怕。

    周圍弟子議論紛紛,都認為張晏與唐宛筠有關系,而且是關系匪淺那種。不然怎么會出手幫忙的?

    “這我知道,張晏的升仙令其實就是唐家的升仙令。說明張晏跟唐家有關系,而且非常密切,說不定是親家呢?”

    一名弟子猜測,其他弟子起哄。

    葉傲升聽得咬牙切齒,“好你一個張晏,搶我筑基丹,現在落我的面,還想搶我看中的女人?”一股怨恨的想法萌生。“你怎么做事的?小小事都做不好。”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lol外围| 电竞冠军| 电竞下注| lol外围|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lol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