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十三章結局翻轉

第三十三章結局翻轉

    剛走進去,就聽到張晏的聲音,“焦師妹來這所謂何事?”

    焦小琴心里害怕,竟然一進去就被人發現了,而且對方知道自己是誰.“啊”忍不住大叫。隨即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一頭撲上去。

    張晏被那聲大叫嚇了一跳,隨即一個身體撲在他身上,要不是不想傷她,他一拳打過去。

    柔軟的身體撲來,張晏一陣的不知所措,推開不是,不推開也不是。兩人倒地,張晏被壓在下面,一種旖旎的感覺,“焦師妹你是要做什么呢?”

    焦小琴,一陣的驚慌,臉色潮紅,沒想到事情是這么的發展接下來應該怎么辦?“我,我。”

    一把推開焦小琴,“是不是那個王好強讓你來陷害我的?”通過僵尸真菌,他已經知道情況,并且有計劃。既然你想對付我,就怪不得我出手了。

    張晏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但是也不是那種被欺負都不還手的人。既然出手了,那就不能說我殘忍的。

    此女雖然是被逼來害人,但是本身“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受硬不受軟,意志不堅定,有一種根子里的奴性,屈服于強硬之下,。

    焦小琴臉色由紅變白,他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那么是不是會對自己出手?自小在家族長大,做錯事的時候沒少被打,是往死里打,有好幾次差點死了。

    “饒命啊,饒命啊,我下次不敢了。”焦小琴淚珠打滾,不知如何是好,那時被打得半死,除了說這句話,也沒有別的了。

    “不想死的話就按我說的做,我還可以幫你還靈石,不然只有殺了你。”拿出燕尾剪刀,放大幾倍展現。

    焦小琴一臉驚愕,害怕,她毫不懷疑對方能夠殺死自己。

    遠處的天上,有著名弟子巡邏。

    “葉師兄,這里已經靠近外門了,我看沒必要去看了。”一名執法弟子說。他們負責宗內的安定和警戒,這包括外門的范圍。然而他們很少到外門,因為大家都知道外門比較亂,小事情不斷,只要不出人命就不會管。長老也如此認為,讓弟子們在外門洗禮一番,那些資質不好的弟子,沒有堅強的意志和智慧,無法有所成就。

    葉星雨本是葉家的旁系,能夠進入宗門與葉三劍有很大的關系。葉傲升為人囂張,卻深得葉三劍寵愛,葉星雨自然知道如何巴結。

    “在上空繞一圈就回去。”葉星雨說。

    執法弟子們微微不滿,也沒有說什么,繞一圈就一圈。

    王好強在焦小琴進去后就在遠處看著,聽到驚叫聲心里就想著成事了。不論張晏會不會對焦小琴出手,等下執法弟子來了,一定要陷害張晏。只要焦小琴一口咬定張晏非禮,自己就可以將他定罪,加上執法弟子“剛好”來到,有口難辨。手法雖然低劣,但是很有效。

    對弟子圖謀不軌是有可能被逐出宗門,或者被罰寒風崖思過。不論是哪個,都可以讓對方錯過了力量,而且會對修煉造成大影響。

    一陣法力波動,是有人在藥田里面使用法術,或者法器。

    “打起來?更好。”王好強很高興,立即動身,打開藥田的禁制。

    執法弟子“剛好”來到。葉星雨說,“發生什么事了?王管事。”

    王好強心里一陣的高興,時間掌握得太好,“各位執法堂的師兄,有弟子欺凌惡霸,剛才我見焦師妹進去藥田,然后又是一陣驚叫聲,如今又有法力的波動。恐怕是遇到不測,請跟我一起進去吧。”

    “好,你且帶路。”葉星雨說

    其余執法弟子臉色不好,一看就很怪異,還沒有了解情況就貿然進去。

    見葉星雨和王好強進去,他們也進去了。

    只見張晏和焦小琴坐在地上,張晏手捏法訣,一團雨霧出現,小雨均勻的灑在土地上。

    “喲,王師兄怎么有空過來了?來之前怎么不通知一聲,我好迎接你。”張晏眉開眼笑的起來迎接。

    王好強看著張晏過來,那焦小琴低著頭,不敢看他,心里一陣窩火,事情肯定沒有辦好。“呵呵,最近蟲害多,我身為主管,當然有義務了解情況,所以過來看看。”

    “是嗎?我看是來找事的吧?”

    “張晏,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之前在眾弟子的面前揭發你用廢丹代替靈石發放給我,現在來報復了唄。”

    “你胡說。”此事不能認,有執法弟子在,要是捅出去就麻煩,本來執法弟子是要來捉拿張晏的,沒想現在搬石頭砸自己的叫。

    “我沒胡說,此事外門弟子都知道,被師姐唐宛筠撞見,你就拿了一瓶上好的練氣丹來應對,說是拿錯了。現在一定是想拿回去,告訴你,沒門,我一定告訴唐師姐,讓你的事全宗門都知道。”

    執法弟子說,“王管事,此事是否屬實?克扣弟子月俸得撤職查辦。”

    王好強一陣冒汗,撤職查辦,到時候自己平時做的事情就都暴露了,自己都不知道做了多少,追究起來很大條啊。“沒,沒有的事,是誤會,是誤會,我當時真的只是拿錯了。”

    “是與不是都到執法堂說。”執法弟子說。

    葉星雨連忙說,“幾位師弟,你們過一下來,我有事要說。”

    執法弟子疑惑,但是還是走到一旁。“師弟,你們知道王好強為什么能做外門管事嗎?因為他巴結上長老。而這事情是有人要整張晏,我們最好不要參合。”

    執法弟子說,“葉師兄,我們是有職責在身的,要是此時被人知道,我們會被責罰。”

    葉星雨點點頭,“我也知道你們的難處,我覺得此事就讓他們自己處理,我們當做不知道為好。要是王好強能讓張晏不說出去,我們就當沒有事情發生,要是張晏真的揭發王好強,我們就第一時間將人捉去執法堂,這樣就沒有人說我們了。我們就可以避免得罪人,王好強背后的長老大家都知道,張晏背后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

    執法弟子表示同意。

    張晏微笑,傳音給王好強,“想我改口也不是不可以,將焦小琴的欠條銷毀,我就放你一馬,不然今日我們得到執法堂一趟。”

    王好強咬牙切齒,這張晏是他遇到最可惡的外門弟子,竟然敢威脅自己。同時看了還低著頭的焦小琴一眼,認為對方是因為借條才出賣自己。“好,我答應你。”

    張晏接過欠條,看了一眼,然后銷毀。

    “你在干什么?”執法弟子走過來,他們看見張晏銷毀紙條。

    張晏一臉悲痛的說,“對不起啊王師兄,我之前誤會你了,原來那些丹藥是我爹娘交給你的,只是他們被騙了,是些廢丹,真是誤會王師兄你了。”

    王好強一臉震驚,這人真不簡單,要不是已經得罪了,他肯定不會得罪,單單是這份演技,就非常可怕。

    “怎么回事?”執法弟子疑惑。

    張晏正經的說,“剛才王師兄給的是家書,里面述說了父母低價購買丹藥的事情,肯定是被騙了,丹藥哪里是這么便宜的,所以以前一直以為是王師兄故意給廢丹我。唉,錯怪好人了,王師兄還給了一瓶好丹給我呢!我都吃了。”最后一句是說,我不會交出丹藥的。

    王好強心里謾罵,口里卻說,“知道就好,好好的修煉,不要辜負你父母對你的期望。”

    “一定一定,我不會辜負父母的期望,也不會辜負師兄對我的期望。”

    執法弟子傻眼,就這么完了,突然由揭發罪名,變為長輩對晚輩的期望,結局竟然如此。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lol|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