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五十七章為何忌憚

第五十七章為何忌憚

    葉傲升有驚無險的拿到百煉雷霆劍,對于那黑煙,心有余悸,這是某個老怪物的靈魂。剛才是要奪舍嗎?還好自己有靈器護體。慶幸的同時,帶著不屑的情緒,他以為是靈器將那老怪物打傷了,以為自己并不懼怕任何人,哪怕是高階修士。他并不知道自己在鬼門關走了一趟。要不是僵尸真菌的緣故,他已經魂飛魄散,肉身成為傀儡。

    說起這靈器,是一件上品靈器飛劍。是葉三劍花了大代價,封印入他體內的,珍貴非常。曾多次救了他性命,也曾多次發揮大作用,他對靈器很有信心。認為只要有靈器,即使筑基修士都不放在眼里。

    葉三劍對他如此無微不至,就真的只是關心侄子么?葉傲升和葉三劍之間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葉傲升帶著百煉雷霆劍回到困陣附近,通過傳信玉,里面的弟子都知道情況。他們士氣如虹,本來對于雷霆戰鷹非常忌憚。即便是困陣,即便是有法寶的困陣,不過是困得一時而已。那一次次的雷電,并沒有傷到弟子,但是聲勢浩大。每一次弟子們都會感到法陣吸收自己的靈力。以至于每一次,弟子們都像受到心靈重擊似的。一直都受著煎熬。此刻鑰匙到手,他們就需要撤離,重重的松了口氣。

    “葉師兄神威蓋世啊。”一些弟子巴結道,他們知道那不過是長老的功勞,但是誰叫人家運氣好?而且回去之后,鑰匙交上去,肯定會受到宗門的重視。

    葉傲升一副小人得意的模樣,同時YY著回去宗門之后,宗門會對自己如何獎勵。

    雷霆戰鷹還在困陣里亂轉,它不再胡亂攻擊,因為沒有用,它想以極快的速度沖出去,卻始終回到原地。暴跳如雷,用它拿堪比法寶的利爪,不斷的抓,只要能抓的都被抓飛,抓碎,然而哪怕如此,困陣依然安然無損,只要靈力補給及時,陣法就不會崩潰。

    華英杰大喜,計劃成功,他也是有大功勞,獎勵少不了。“大家都輸送靈力,陣法有靈力支撐就不會消失,等下我將陣眼也撤了,這陣法就會在一炷香之內消失,我們必須在這時間內找到安全的地方。”

    只要等到時間,傳送陣開啟,他們就能離開。

    弟子們往地圖上方撤離,在地圖左上方布下陣法掩息,又布下困陣。即便雷霆戰鷹來了都不一定能發現,即使發現,也能困住,然后撤離。可以說有困陣在,他們就安全了。

    一炷香之后,陣法因為沒有了陣心,漸漸瓦解。只留下殘破的地面和幾支布陣的旗子。修士已經撤離,雷霆戰鷹出來,沒有看見修士,大怒。它沒有忘記巢穴里的寶物,只是之前怒氣攻心,這才中計,回去巢穴,哪里還有巢穴?連寶物都沒了。

    “吼”憤怒無比,以極快的速度在仙府里亂竄,見修士就殺。一時間雷霆戰鷹和黑蛟都主動的獵殺修士,修士死傷增加。

    長老們發現了情況,“妖獸瘋了,再這么下去弟子們很危險。”

    葉三劍說,“既然拿到鑰匙了,不如現在就讓弟子出來,不然恐怕會被搶奪。”雖然他不認為有人能夠強得到,但是也是有可能。

    符正陽搖搖頭,“那是不可能的,他們不會同意,”

    仙府一年里就兩天會出現松動,一個是可以進去,一個則是出來,其余的時候由于陣法禁制的緣故,進去很危險。而且這么多年來,那些沒有及時出來的弟子都沒有再出現,那么就是說仙府不是那么簡單的。

    “讓一部分弟子守在那里,保存鑰匙。只要鑰匙交給宗門,都有獎勵。”

    長老的命令很快就在弟子中傳遞,他們都很興奮。

    華英杰也很興奮,不過他比其他弟子沉穩一些,知道應該做什么。“大家先靜一靜,妖獸知道我們拿了鑰匙,肯定不甘心,可能會襲擊我們。妖丹期的妖獸我們不是對手,但是只要我們有陣法保護,打不贏,大不了逃跑,一定可以安全等到傳送陣的開啟。關鍵是大家不要走散,有你們靈力的補充,陣法就不會破開。”

    華英杰這一番話,意在將弟子們留下來,不然光有陣法,沒有弟子的靈力支持的話,威力大減。

    弟子們沒有受傷,但是靈力消耗很大,他們現在并不適宜出去,留在陣法里是最安全的選擇。而且這陣法曾經困住了妖丹期妖獸,那是現在他們知道的最厲害的妖獸了。他們感到外面很危險,這里才是最安全。

    華英杰之前只會陣法,消耗不少,但是他還是布置下困陣。困陣布置了,弟子們都很高興,以為自己安全了。

    然而只有符正陽知道,剛布置,并不會有之前的強大。

    靈力補給是個問題,之前困住妖丹期妖獸,陣心的靈力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補充需要很長時間。加上離開的時候有些陣旗遺漏。這些陣旗都不是一般貨色,對陣法有鞏固的作用。

    因此,妖丹期妖獸真的殺來,除非再次困住它,不然就只有逃的份了。

    但是,困陣也是目前最好的保命手段了,而且有葉傲升的劍陣圖,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弟子們以為自己安全,都在興高采烈的幻想著歷練之后能得到什么獎賞,他們并不知道困陣不比之前,更不知道有人盯上他們。

    那就是天魔宗的少主伏擎蒼。

    伏擎蒼將金尸尸毒給了巫成蔭,讓他在御劍宗弟子困住妖獸的時候使用。讓御劍宗弟子都變成僵尸,這樣就可以一下子消滅大量的弟子。可謂毒辣無比。

    然而事情沒有那么順利,他一直在恢復元氣,遲遲沒有等到巫成蔭回來,已經感到奇怪。直到妖獸被困在陣法里,動靜很大,他悄悄的查看。竟然也沒有發現巫成蔭。

    “這家伙到底去哪了?”伏擎蒼對于這個陰尸宗的弟子非常的不信任。不是因為對方不知天魔宗而不信任。而是對方的表現實在沒有讓自己滿意。

    “難道是貪婪寶物,將我的金尸尸毒據為己有?”越想越有可能。陰尸宗本來是天魔宗分裂出去的,那控尸,控魂,控魔的術法都是天魔宗流傳出去的。只因當年的那次內亂,導致分裂,然而隨著天魔宗再次強大,陰尸宗有歸順的意思,這才經常走在一起。

    “哼,這事我不會這么算,我一定要讓你知道窺視我寶物的下場。”然后伏擎蒼將注意力集中到那些御劍宗弟子那里。他們有的忙碌的完善法陣,有的打坐恢復靈力,有的閑著無聊聊天。一副安穩,無防備的狀態。

    伏擎蒼臉色陰沉,正邪不兩立,何況他還是天魔宗的少主,未來的天魔宗掌門。他需要拿這些正派人士來歷練自己,增加自己的聲望,削弱正派的實力。好讓自己以后減少阻力。“區區一個陣法就能安全?讓你們看看我天魔宗的手段吧。”

    張晏這段時間都隱藏在附近,他實在不放心那個伏擎蒼,總覺得很可怕。御劍宗弟子很多跟他都不熟悉,但是畢竟是同一宗門,尤其是有些人特別的熟悉。他并不想他們遇到危險。可能這是他太過于大俠了,什么斬妖除魔,什么正邪不兩立之類的借口。如果一定要說有私心的話,那么他是想看看這個給自己非常危險的人,到底危險在哪里?為什么自己會有這感覺。

    明明自己的實力在同階之中鮮有敵手,明明自己的細菌達到了4級,相當于筑基期。即使面對一般的筑基期修士,他打不過,逃跑也是可以的。還有,自己不是控制了巫成蔭,他的銅尸也能利用。五個相當于筑基期的銅尸在手,為何偏偏就對這么一個年輕人心存忌憚?

    也許是錯覺,他想弄清楚。

    多次出動細菌進行入侵,可惜不是被擋在外面就是被他體內的魔氣所消滅。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竞技|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