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七十五章,被賣

第七十五章,被賣

    滿懷心事的張晏正要去任務殿,要去那里兌換丹藥,購買靈藥,來煉丹。一直走著,心里還在想著天魔病毒的事,不由他不想,這事關乎性命啊。這跟細菌不一樣,細菌是完全被超級細菌控制的,并且這么久了,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因此,已經習慣了。但是天魔病毒不一樣,他是病毒,而且不受控制,似乎只有本能,受刺激就發作,不受刺激就不動。除此之外還會漸漸的同化和改變細胞。

    “別想了事已至此,順其應變吧。”也只能這樣了,還好的是目前并沒有太大的異常,身體里也沒有出現魔氣,不然的話恐怕要被正道追殺了。

    “咦?”正當張晏不再想那些煩惱的事,他發現,自己不知道在哪里?這絕對不是去任務殿的道路。

    “不會吧,竟然迷路了!”御劍宗大大小小的山峰有八十一個,每個山峰之間有一些距離。如果凡人通過走路的話,一天也就可以走兩三個山峰的樣子。

    張晏一直在外門和丹藥峰之間走動,還不覺得有多大,但是一旦離開,他才發現,外門原來只是一個角落。

    當務之急不是繼續盲目走動,應該是找個弟子問問路。不然胡亂的走,浪費時間不說,說不定跑去某些不應該去的地方,那就麻煩了。

    前面有一座山峰,這山峰與丹藥峰有些相似,矮一些,卻寬一些,山上有霧氣游動。隱約可以看到建筑物。

    四周看了看,前面有一名弟子,正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

    張晏走過去,只見這名弟子低著頭,非常沮喪的樣子,又帶著糾結的樣子。

    向他行了個禮,很有禮貌的說,“師兄,請問這里是哪個峰啊?”

    那弟子一愣,他正在發愁,沒想到竟然有弟子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新來的吧!隨之臉露喜色。

    他是酒神殿的弟子,酒神殿就在前面的山峰上,這山峰又叫酒神山峰。為什么叫酒神殿呢?這與這里的主人,兼長老李逍白有關。

    他是一名劍修,也是一名酒鬼,人稱酒劍仙,無酒不歡,天天都要喝上幾杯,不然的話渾身不自在。

    而且他喝了酒之后就會發酒瘋,借著酒力還能做出平常做不到的事情。

    據說他曾經喝了酒,打造出一件極品法寶。

    不過這是傳聞,不知道真假。

    而因為這李逍白好酒,經常叫弟子去采購靈酒。這可苦了那些弟子了。

    買靈酒本來也沒什么,李逍白也會付靈石,問題是哪里有那么多的靈酒啊。

    靈酒的制作十分繁瑣,而且要求也高。材料,釀制手法,酒曲,還有充滿靈氣的地方,最主要的一壇好的靈酒,需要存放十年,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釀好。

    誰有這時間去等啊,誰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在修行之外的事情上,于是喝一壇少一壇,漸漸的好酒越來越少了。也越來越難得了,這就苦了那些派出買酒的弟子了。

    “哦,原來酒劍仙就在這山峰。”酒劍仙的大名他也聽過,但是沒有見過,他一般也不會參與事務,哪怕他是長老。不過這人不能得罪,不說修為,就是說他一旦發起酒瘋,連掌門都頭疼啊。

    “師弟,不如我帶你去參觀一下,這酒神殿可不是隨便能進的,剛好師兄我是酒神殿的弟子,這才能帶你進去。”弟子一臉笑意,心里暗暗,同時也有些愧疚。‘不好意思了師弟,這次沒有完成任務,沒有購買到好酒回來。唯一的辦法就是向古師兄求救。而古師兄的要求就是找人切磋,只要有人跟他切磋,他就會幫我。’

    一想起切磋,心里就打了個寒顫,那古師兄,以前叫古師弟,是名劍修,好戰,時不時找人切磋。他的本命飛劍堪比靈器,以前修為低,還能比劃一下。現在他筑基了,完全是找虐啊,稍不留神說不定少只手少只腳什么的。剛才還在糾結要不要去送死,現在遇上一個新來的師弟。俗話說,死道友不死貧道,就讓這個進門不久的弟子去吧,自己就可以度過一劫了。

    張晏并不知道有詐,只覺得難得來到,對于酒劍仙這外號還真有點興趣。去看看也好,以后肯定也是要來的,早點認識一下,也是好事。“這樣會不會麻煩師兄了啊?”

    “不麻煩不麻煩!”弟子連連說,心里對于這個好騙的師弟有了一絲愧疚。

    這酒神峰,與丹藥峰有很相似,最相似的就是寧靜,這么一路走去,竟然只是見到兩個弟子匆匆走過。那兩個弟子都走得很快,好像很忙,也好像在躲避什么。看向*的時候好像有種不可言喻的驚訝。

    景色倒是不錯,樹木繁茂,草叢青翠,靈氣也濃郁,飛鳥昆蟲漫山遍野。要是細菌在這里逛一逛,收獲也是滿滿的。

    走到山的另一邊,這一邊的風景完全不一樣。

    這一邊的山好像是被人劈了一刀似的,傾斜得很,山體滿是堅硬的花崗巖。樹木和青草都是扎根在這傾斜的山體上,頑強的生長著。

    泥土是黑色的,按說應該是肥沃的土壤才對,然而這里的植物并不繁茂。

    張晏感覺有些奇怪,不在那邊上山,偏偏將自己帶到山的另一邊是為什么呢?難道這里有什么暗道之類?

    很快他就知道為什么了。

    當他們走進那片土地發黑,樹木稀少,地面坑坑洼洼的地方。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劉師兄又來跟我練劍了?”

    張晏看著遠處急奔而來的身影,一陣疑惑。這聲音好像哪里聽過一般,一時想不起。

    劉姓弟子大驚失色,連忙轉身就跑,邊跑邊說。“古師兄,我把人帶來了,記得幫我送靈酒啊。”

    看著遠離的身影,心里頓感不妙,有種被人賣了的感覺。靠啊,沒想到堂堂御劍宗,八大宗門之一,正派人士,竟然也有出賣的師弟時候。虧我之前還以為對方是個關心師弟,熱情指導師弟,愿意帶師弟觀光的好師兄。

    這下遇到麻煩了!

    那弟子是筑基中期修為,能讓一個筑基中期的修士驚慌的逃離,這事情肯定不簡單,至少現在自己不過是筑基初期,肯定應付不了。

    看著遠離的弟子,逃跑的想法立即萌生。

    想到就做,此時不走,更待何時,身子轉了個方向,正要逃跑,眼角好奇的看了看靠近的身影。

    這身影速度快,很敏捷,瘦瘦的,帶著凌厲的氣勢,就像劍一般。

    很面熟,見過的嗎?身子又轉回來,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和熟悉的臉。

    “是你!”兩人同時叫了起來。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下注| lol外围|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