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八十九章靜心水解攝魂術

第八十九章靜心水解攝魂術

    “藍哲前輩你這要求高了點,他們都是金丹以下的修士,如何能解決前輩你的強大手段了?”冷傲霜說,其實這也是幾位長老以及掌門的意思,只不過他們不好意思說出口而已。

    “哈哈,有難度這才有意思,難道像之前那樣隨便煉出顆丹藥就行?廢話少說,讓進入第二輪的弟子都上臺,第一輪的就不要獻丑了。”

    長老們沒辦法,只能示意弟子上臺,同時他們眉來眼去,商量這什么?

    沙啞的聲音響起,“注意了,不得傳音給弟子,不然我知道了,就直接殺人。”

    剛上臺的弟子一陣心驚,現在他們可是跟老魔頭在一個臺上。有兩名弟子嚇得腿軟躺倒在地。

    “哼!”藍哲一揮手,一股烈風,將那兩名弟子吹下臺,弟子跌倒在地,痛的眼淚都出來了。

    長老們當然看到,要不是看到這風沒多大威力,他們早就出手阻止了。

    “哼,一點膽量都沒有,談何修仙啊?”

    看著這魔頭,弟子們紛紛膽戰心驚。

    張晏就在上臺的弟子當中,心里也是非常害怕,有種生死掌握在別人手里的感覺。‘早知道就不參加了,面對這魔頭都不知道有沒有活路。’

    蒼飛塵用他那威嚴的聲音說,“弟子們莫須驚慌,他不敢對你們出手的,只要他出手,本掌門和長老們都會出手,絕對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藍哲只是微笑,并未出聲。

    有掌門的話,弟子這才敢靠近。

    三名躺下來的弟子,一個閉著眼睛,一動不動,一個睜著眼睛,神情呆滯,一個雙手捆綁,全身發綠不時的呲牙咧嘴。

    一名弟子說,“最左邊那個弟子,眼睛緊閉,就像睡著一樣,我估計是中了攝魂術。”

    長老輕輕的點頭,藍哲默默站在那里,就好像沒看到似的。

    另一名弟子說,“中間那個也像,神情呆滯,也有可能是中了攝魂術。”

    長老輕輕的搖頭。

    至于第三名,全身發綠,肯定是中毒,加上神情,答案就是僵尸毒,也是最棘手的。因為早期可以使用解毒丹和逼出僵尸毒,一旦變成僵尸就沒救了。看那弟子,基本失去理智,很可能已經沒救。

    “聲明一下。”藍哲說話了,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每個病人只能有一個弟子出手,而且需要通過丹藥來救治。除非救不了,或者放棄,其他人才可以繼續救治。一旦救治成功,我都會獎勵你們的。一名弟子可以出三次手,如果三個病人都給同一個人治愈,也是可以的。”

    說著,拋出三件物品,掉落在地。

    一把飛劍,一塊令牌,一件道袍。

    長老們臉色不好,一個魔道身上有正道使用的法寶,是怎么來的?毫無疑問就是殺死正道人士得來的。

    有弟子發出驚嘆聲,“一件是下品靈器,一件是符寶,一件是下品防御靈器。”這對于筑基期修士來說都是非常的珍貴。

    張晏也心動了,尤其是那件道袍,這不就是自己目前需要的防御靈器嗎?隨即釋放細菌進入三人的體內,查看情況。

    江小哲率先行禮說,“前輩,我想對第一名弟子進行治療。”

    藍哲點頭,示意可以。

    江小哲連忙轉身,煉丹去了。

    弟子們都后悔了,怎么自己就不早點說呢?第一個已經確認是中了攝魂術,最好是使用清心丹,一定可以清醒過來。不過清心丹是六品丹藥,他們是煉不出的。但是如果煉制一些類似讓意識清醒的丹藥也可以。

    第二名還沒有弟子看明白是怎么回事。

    第三名知道是僵尸毒,可是非常難,因為尸毒已經發作,基本沒救了。

    看著弟子們畏畏縮縮的樣子,長老們看不下去了。

    冷寒霜說,“掌門師兄,丹道大比的材料可以是自帶,也可以是宗門出。自帶的,煉出來歸屬弟子。宗門出材料的則要上交一半成品。”

    蒼飛塵心里大贊,他領會冷寒霜的意思,“師妹說得對,唉,你看我,這都忘了。你過來。”將一名弟子叫過來,給了令牌和一些良藥名單。“你去倉庫里將材料拿過來,護衛問及,你就說是丹道大比用的。”

    弟子領命,離開了。

    藍哲看著離去的弟子,詭異的笑著。

    “砰”的一聲響,江小哲煉制成功了。

    “他真的煉出清心丹嗎?”

    “怎么可能?清心丹可是六品丹藥,至少五品丹藥師才有可能煉制出來。”

    確實江小哲還沒有到達那個地步。

    只見丹鼎里,并沒有丹藥,而是一灘清水。

    江小哲小心的用瓶子承載,拿到藍哲前面,行禮說。“前輩,我練出了靜心水,我想試試。”

    靜心水,具有靜心凝神的作用,制作不難,低階丹藥師可以制作低濃度的靜心水。

    質量不夠,可以用數量彌補,靜心水遠遠比不上清心丹,但是如果數量多了,也可以達到效果。

    藍哲詭異一笑,“可以,但是我得提醒你,如果你不能讓他清醒過來,那么你就會替代他,成為病人。”

    江小哲心里一寒,他有七八成的把握可以救醒,可是還有兩三成是救不醒的。萬一真的救不醒了呢?他遲疑的。

    藍哲收斂微笑,陰冷的說,“怎么?退縮了?現在放棄不會讓你成為病人,只是少了一個嘗試的機會。”

    江小哲心里糾結,不知道要不要嘗試。

    其他弟子也是抹了把汗,要是換作自己也是難以取舍,安全起見,還是不要嘗試為妙。

    江小哲咬咬牙關,自己學習丹道也有十年了,當中遇到的困難無數,都抗過了,他對自己的丹道知識很有信心。“只要是攝魂術,肯定可以。”

    江小哲稍稍轉頭,看看長老,看看在場弟子,希望能夠得到些提示。此時的長老隔得遠,即使點頭也看不清。

    弟子們都是一臉緊張,有的幸災落禍,有的不斷搖頭。

    比試臺上的十八位弟子還好一些,有的在沉思,有的在糾結。唯獨有一人,輕輕的向他點頭。

    張晏,這個神奇的弟子,以五行靈根筑基的弟子。接觸的不多,但是感覺很神秘。尤其是前幾天,那場詭異的比試,竟然一次性開了八個爐,而且都煉出上品丹藥。最主要的,自己看不懂,明明是隨意添加材料,明明火候不夠,明明沒有除去雜質這一步。為什么還能煉出上品丹藥呢?

    他肯定是一個隱藏實力的弟子,這才是真正的修士,那些平常囂張跋涉的,往往在關鍵時刻毫無用處。

    想通了這些,江小哲堅定信念,向張晏點了一下頭。

    大聲說,“前輩,我想試試!”

    藍哲微微一愣,聲音也大了一些,“好!有膽!”

    江小哲走過去,往昏迷的弟子口中灌入靜心水。

    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到底會不會成功?

    張晏也有些緊張,雖然他也認為是攝魂術,但是誰知道藍哲的手段到底是什么?他剛才用細菌入侵弟子,已經查清楚了。那名弟子的身體完全沒有問題,那么昏迷不行的原因肯定是魂魄,而當細菌進入腦部的時候,確實腦部有一團渾濁的氣息。

    隨著靜心水的灌入,一股清涼的氣息在身體運轉,清涼的氣息運轉到頭部,與渾濁的氣息相碰。發生了相互消耗。

    “嘩啦啦”輕輕的水聲,江小哲灌了幾口靜心水,那弟子沒有反應,再灌幾口,還是沒有反應。心里也急了,難道不是攝魂術?還是說靜心水不夠高級?

    弟子們看到此情景,也不禁懷疑攝心術的判斷是不是正確。

    張晏有細菌在弟子的腦部,因此很清楚,渾濁的氣息少了大半,如果繼續發展下去,肯定可以清醒過來。

    低聲說,“嗯,靜心水低級了點,恐怕還要灌相同的量才可以清醒過來。”

    江小哲精神一震,張晏說得很小聲,但是此時此刻非常的安靜,因此他聽清楚了。連忙繼續灌,靜心水還有許多,絕對足夠。

    眾人屏主呼吸,感覺等待了許久,“嗯”“嘔”那弟子突然嘔吐。

    嚇了眾人一跳,江小哲愣愣的看著,隨著嘔吐,那人眼睛不斷的閃爍,在極力的想睜開,又一時睜不開。

    “有效了,再灌一些就醒過來了。”

    藍哲陰陰一笑,“你過關了,這是你的獎勵。”下品靈器飛了過來,落在江小哲身前。

    江小哲用微微顫抖的雙手握著劍柄,向藍哲行禮。“多謝前輩。”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冠军|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