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九十二章煉制毒藥?

第九十二章煉制毒藥?

    火焰給四級的嗜熱細菌提供了能量,讓嗜熱細菌不但吞噬了僵尸病毒,同時大量繁殖。在細菌生長和繁殖的時候總會產生一些物質,這些物質有的對人體有用,有的則有害。

    嗜熱細菌繁殖的時候,留下了許多精純的靈力,使得弟子的靈力發生了變化。

    本來弟子就是練氣十層的修為,要是有筑基丹,或許能筑基。此時此刻,靈力被嗜熱細菌改變了。在空明中(昏迷),不知不覺的進階筑基期了。

    本來消耗殆盡的生命力,在進階的過程中得到了恢復。修士每次的進階,都會增加壽元,提升生命力。

    “我們已經贏了,這弟子要帶回去!”蒼飛塵用不可置疑的語氣說。

    藍哲并未阻止,只是好奇的看著張晏。

    “還有一個,你們還是回去做吧,太陽下山前必須救治,不然的話,桀桀。”

    蒼飛塵臉色鐵青,三番四次被人威脅,任誰都生氣。連忙傳音符正陽,“還沒好嗎?”

    “快了,快了,對方實力太強,想留下他,需要很多準備。”

    “這話你說了多少次了,快點啊,我都快忍不住出手了。”

    掌門和長老回去座位了。

    現在太陽高高掛起,大約是中午。從時間上來說,是足夠的,問題是弟子們都不敢嘗試。

    別看張晏和江小哲成功了,那都是要有十足把握的。

    而那名弟子中的是蠱毒,修真界很少見,因此沒把握。

    弟子們原本單獨思考,但是后來發現一個人解決不了,于是幾個人一起商討。

    而張晏則一臉騷包的撫摸這道袍,迫不及待的穿上。

    “吸,有點大啊,活動不方便。”發現自己的身高不符合這道袍,有些美中不足。

    苗向晨搖搖頭,你就不能回去再看嗎?眾目睽睽之下,不顯得對人嗎?“師弟啊,認主之后就可以變大和縮小了。”

    “哦,原來這樣,我就說啊,別人的道袍都合身,沒理由我的就不合身的啊,原來是這樣。”

    騷包得不能騷包了,一些弟子已經暗地里嘀咕。甚至有些人眼紅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弟子們商量著,方法是想到了,可是能用嗎?或者說敢上去試試嗎?要是平常,他們當然敢。可是現在不一樣,一旦失敗,就要代替成為病人,那奄奄一息的模樣,就算救得了,說不定有后遺癥。

    事實上,江小哲救的那名弟子神魂受損,而張晏救的那名弟子還好一些,因為進階,生命力恢復了些,不然的話恐怕活不了幾年。

    弟子甲說,“想來想去還是涅磐解毒丹比較安全啊,那堪比高級解毒丹的效果,還有那涅槃的屬性,肯定可以消滅蠱蟲。”

    弟子乙說,“可是這種變異丹藥很難煉,能讓我們見到,已經是運氣了。”

    弟子丙說,“要不我們煉制解毒丹試試?”眾人鄙視,還解毒丹啊,有用的話早就有人用了。事實上不少弟子已經嘗試煉制解毒丹,可是都只是二三品解毒丹。

    掌門準備的靈藥,他們看過了,可是沒人敢煉。

    因為那些都是都要,有弟子看出來了,那是煉制五毒丹的材料。是劇毒之物,他們哪里敢煉,就算煉出來,又有誰敢用?

    “掌門師兄,你對弟子的期望是不是太高了點,五毒丹可不是低階弟子能煉制的,碰一碰都危險。”冷傲霜冷冷的說。

    蒼飛塵尷尬了,他只是想到解決的辦法,忽略了弟子們的能力。“丹長老,依你之見,低階弟子應該用什么丹藥祛除蠱蟲呢?”掌門將球踢過去。

    丹青子一臉苦澀,“嗯,總有辦法的。符長老還沒好嗎?”

    “快了快了”

    眾長老聽不下去,直接切斷符長老的傳音。

    張晏收起道袍,騷包完了就該認真了。

    弟子們還在談論,可是沒有結果,以他們的能力并不能煉制出解決的東西。

    “要不由三品丹藥師來嘗試煉制五毒丹?”弟子甲建議。

    包鵬舉臉色大變,他是實打實的三品丹藥師,而且成為三品丹藥師已久。可是他完全沒信心,要是失敗了,下場堪憂啊。想想被蠱撕咬的感覺,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全身都抖了。“這個,苗師弟已經超過我了,我想他比較合適。”這個時候竟然推給苗向晨。

    苗向晨想了想,包鵬舉不想煉,自己也沒信心,可是要是沒人解決問題的話,他們可能都會死啊。“我試試吧,但是我最多只有三成把握。”三成已經是夸大了,事實上大約就兩成把握。

    “啊,才兩成啊。”張晏說,“要是我煉的話,有五成把握。”這個師兄真是笨,聽不出別人不想煉嗎?就算煉出來,一定就能治療?哎,平常那么照顧自己,怎么也得幫一把。

    苗向晨驚訝的看著張晏一眼,難道我的師弟已經超越了自己了嗎?

    包鵬舉很希望苗向晨煉,他相信十有**煉不出,要是解蠱失敗就更好,以后就少了個眼中釘了。原本苗向晨在他心目中是任意拿捏的對象,現在有追上自己的趨勢,他只想到消滅,讓這人消失。“你別胡來,難道你還比苗師弟厲害不成。”

    張晏翻翻白眼,“前幾天你還輸給我呢!你怎么不說?”

    頓時弟子們驚訝,前幾天的比試沒多少人看到,因此還沒有傳開,只是小范圍傳開。這下全部弟子都聽見了。

    包鵬舉臉色漲紅,久久說不出話來,“你,你不過是運氣好。”

    這話就等于承認了輸了的事實。

    弟子們一陣轟動。

    “原來如此啊,原來是個煉丹奇才,怪不得煉出涅磐解毒丹啊。”

    冷寒霜饒有興趣看著,“原來如此,丹師兄真是保守,這么好的弟子都不告訴我們。也是,要是我,我也藏著。葉師兄,不如咱們再賭一局,我賭他能解決。”

    葉三劍一臉苦澀,心里疼啊,庚金啊,本來是要來煉制寶器的啊。“嗯,我沒有好東西了,不賭了。”

    “我記得你好像有一套劍陣。”

    葉三劍臉色大變,連忙說,“我們修士怎么可以沾染賭博這種壞習慣呢?師妹,要是給弟子們看到,多不好啊。”

    “切,誰怕這些,沒人敢說。”

    苗向晨再次問,“你真的有把握。”

    “五成,我可是在歷練里得到了百煉道人的傳承。哦,糟了。”裝作說漏嘴,張晏捂著嘴巴,立即改口,“其實也就一些煉丹心得而已,拿不出來,只是看過。”

    一下子炸開了,原來是得到百煉道人的傳承啊,怪不得啊。

    有些弟子心中大喊不公平,為什么我們就沒有得到呢?

    苗向晨又適時的插了句話,“難道練了百煉神功,進去會容易得機緣?”

    不得不佩服苗向晨的想象力,張晏覺得這師兄太聰明了。“或許吧,怎么說我練的是人家的功法,有些特別待遇也是正常的。”

    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張晏先走到材料放置處,將五種毒物都拿走。超級細菌一陣的興奮,這情況毫無疑問,這毒物有用。

U赢电竞 lol外围| 电竞菠菜|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竞技| 电竞投注|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