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九十四章解蠱——僵尸真菌的真正能力

第九十四章解蠱——僵尸真菌的真正能力

    “前輩,我要治療這弟子。”

    藍哲笑瞇瞇的說,在別人眼里是那么的陰森恐怖。“要不要我幫你加溫?”

    “不要,不要。”連忙拒絕,之前差點被你燒死那弟子了,要是別人,就算有解藥也被你玩死。

    “那,太可惜了。”語氣里好像有種惋惜的感覺。

    張晏走到弟子前,將酒倒進弟子口里。

    蠱一般都好酒,越是好的酒就越喜歡。而且一旦蠱喝了酒,毒性就會增強,危害就會更大。因此有用酒下蠱,必死無疑之說。

    在別人看來,張晏是將毒混進酒里,讓蠱喝了,從而將蠱毒死。

    這方法可行,問題是,要是人被毒死了呢?這就是弟子們顧慮的,也因此沒人敢嘗試。

    酒進入了口腔,在張晏的靈力引導下快速的進入血液。

    本來在弟子心臟處的金蠶蠱突然變得興奮了,它聞到喜歡的味道。

    張開布滿尖牙的嘴巴,吸食著血液中的酒。

    張晏微微一笑。細菌很難入侵金蠶蠱,但是要是進入了體內,金蠶蠱就任由魚肉了。

    還好的是這金蠶蠱是幼生蠱,要是成熟期的金蠶蠱,那是百毒不侵,細菌也很難殺死它。

    吸食完酒,金蠶蠱這才滿足的趴下。

    細菌在它體內繁殖。

    “嘶嘶”金蠶蠱竟然發現異常,體內涌現出一股力量對抗細菌。

    細菌相對于金蠶蠱來說還是弱小,一些細菌被殺死。

    “肉毒桿菌!毒殺!”此時使用太過早了,細菌數量少,毒性就不夠大,但是沒有辦法,金蠶蠱發現了細菌,不可能讓細菌繁殖太多。

    “嘶嘶”金蠶蠱一陣暴躁,劇毒沒有毒死它,反而讓它暴躁了。

    “糟了!”張晏暗暗為自己的魯莽后悔,金蠶蠱對毒有免疫作用。

    “怎么辦?”

    張晏緊張的看著,只見那弟子痛苦的卷曲。

    “蠱毒發作了。”

    “那不是死定?”

    “不是用毒殺死蠱嗎?”

    “肯定是沒殺死,蠱毒反撲了,沒救了啊。”

    弟子們做出如此分析,這分析非常正確,現在那弟子非常危險,下一刻很可能被蠱蟲啃食而死。

    “怎么辦?”肉毒桿菌殺不死金蠶蠱。試試其他細菌?死馬當活馬醫了。早就入侵弟子身體里的細菌全部發動進攻。

    肉毒桿菌:沒用,對方毒免疫。

    靈芝孢子:孢子對植物有效,動物效果不好。但是可以釋放營養,補氣和恢復傷勢。

    嗜熱細菌:釋放高溫,可炙傷金蠶蠱,可是也會對弟子心臟造成傷害,或許會破壞心臟。

    嗜冷細菌:釋放低溫,可限制金蠶蠱,可是無法取出。

    紫電弧菌:釋放雷電,可消滅金蠶蠱,但是也會刺激心臟。

    天魔病毒:未知,不敢用。

    細菌們都出動了,金蠶蠱狂暴著四處亂咬,弟子痛苦萬分。

    細菌在金蠶蠱亂咬的時候乘機從口而入。

    可是都沒有太大的效果。

    只有嗜冷細菌效果最好,利用低溫讓金蠶蠱凍結,速度慢了下來,但是想消滅它怕是很難。

    藍哲冷冷的說,“你失敗了,金蠶蠱發作了。”

    眾人心里一驚,竟然失敗了,唉,低級弟子確實不可能解除蠱毒。

    同時同情起來,既然失敗了藍哲一定會對張晏下手,九死一生。

    張晏緊張,他還在指揮細菌戰斗。“不,還沒有完,要是真的沒用,他早就死了。現在還活著說明毒酒有效,只要有足夠的時間,金蠶蠱必死。”

    藍哲微微驚訝,“哦?你知道金蠶蠱?既然如此,你難道不知道金蠶蠱有多難解嗎?別做無謂的反抗了,乖乖的接受命運吧。”說著伸出那枯枝般的手。

    “住手!”丹青子遠遠的叫喊,他很想出手,可是又有顧忌。

    “弟子還沒有死,你怎么知道解不了?既然知道是金蠶蠱,那么,它必死。”此刻張晏的眼神里冒出殺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事實也是如此,解不了的話對方就將蠱蟲放到自己身上,誰知道會怎么樣?

    “好,很好,很少有人在我面前還能說出這些話了。我放長雙眼看看。”好像發現什么好玩的東西,似的。神識查看,臉色頓時變了,金蠶蠱竟然苦苦掙扎,不知道有什么在它體內,掙扎之間傷及弟子。

    不自覺的嘀咕,“沒理由,要是能毒倒金蠶蠱,那弟子早被毒死了。況且他體內沒有發現毒素。怪了怪了。”再看向張晏的時候又露出詭異的笑。

    張晏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在金蠶蠱,雖然細菌占據上風,但是再這么下去,弟子也會死掉。必須盡快結束戰斗,不能讓金蠶蠱再傷害弟子。

    “咦?”細菌們大多是戰斗類型的細菌,如嗜熱細菌可放出火,紫電弧菌放電。但是也有非戰斗類型的,如靈芝孢子,他可以釋放營養,補氣和恢復傷勢,此刻他正在恢復金蠶蠱所造成的傷害。

    還有僵尸真菌,他只有一個作用,就是控制,可惜有缺陷,完全控制的時候,就是對方死亡之時。

    此時此刻,僵尸真菌已經扎根金蠶蠱,而且控制了金蠶蠱。

    “竟然是這樣!”

    僵尸真菌一直以來張晏都用來控制別人,如王好強和葉傲升,發現了缺陷的時候只以為這是僵尸真菌本身的問題。原來并非如此,僵尸真菌本身,也就是在自然界的時候,就不是控制人類的,他控制的昆蟲之類。因此當用來控制人的時候就有缺陷了,而金蠶蠱,姑且視為蟲類,因而他發揮了所有的能力,輕易控制了金蠶蠱。

    發現這個事情,張晏搖搖頭,早知道如此就不需要這么麻煩了,一開始用僵尸真菌就輕易解決了。

    藍哲察看到金蠶蠱安定下來,心里淡然,金蠶蠱又哪里是這么容易解得了的?“你輸了,毒酒已經無效了,接下來,你就要承受蠱毒之苦。”

    張晏正視對方,表面淡定的說,“不,我贏了,金蠶蠱已經被我控制。”

    “不可能!”藍哲絕對不會相信,金蠶蠱是他好不容易得來,控制的難度只有他知道。修真界很少出現蠱,因此根本就沒人知道怎么控制,即使有,也只是盲目摸索而已,就像他那樣。因此他不相信有人能控制金蠶蠱。

    “事實擺在眼前!”

    “吧唧吧唧”一陣怪響,眾人往聲音來源一看。是那弟子,他的胸前鼓起了一個肉包,然后肉包破裂,鉆出一條金色的蟲子。

    “金蠶蠱!”

    “真的解開了!”驚愕當中,所有人都接受了這個事實,這弟子真的解開了金蠶蠱。

    張晏一把抓住金蠶蠱,然后說,“前輩,既然我解開了這金蠶蠱,是不是應該由我來處理它呢?”

    眾人沒想到張晏會這么說。誰敢跟大魔頭藍哲如此說話,巴不得遠遠的躲著,討東西?想死了吧。

    藍哲陰陰的說,“你想學蠱術嗎?像你這么有資質的弟子,我很樂意教。”

    其他人也有不少的人認為張晏想養蠱,蠱是歹毒之物,但是確實很厲害。

    張晏抓著金蠶蠱一聲不吭的走到丹爐前,打開鼎蓋,將金蠶蠱放進去。

    “你!你要干什么?”藍哲尖叫,金蠶蠱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心思才養成的。

    “當然是消滅啦,如此歹毒之物怎么可以留下來呢?”拍了拍丹鼎,法訣一打,“起火!”

    藍哲那眼睛里出現了火焰,是丹鼎的火焰,又像是他的怒火,牙齒咯咯的作響。

    “好,做的好!”葉三劍大叫,拍手稱快,“沒想到這弟子如此會做,這么珍貴的東西說燒就燒。”

    “丹師兄這徒弟不錯,我越來越欣賞了。”冷寒霜欣喜的說。

    許久,關火打開丹爐,一道金光,從縫隙里傳進了張晏的掌心,消失不見。

    丹爐里除了一點點的灰塵,什么都沒有了。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竞技|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下注|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