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九十九章受傷的白狐

第九十九章受傷的白狐

    離開集市的張晏不快不慢的走路,沒有御劍飛行。后面有幾個尾巴跟著。

    最容易賺錢的是什么?煉丹也是其次,打劫打劫的才是最好賺的。很拗口的,但是很實在。

    走著走著,感覺不對勁。被跟蹤了嗎?沒有。埋伏?沒有。

    這就是奇怪的地方,難道他們不打算出手?還是說御劍宗的地盤治安特別好,那些人都不敢造次?

    逗留了一會兒,發現真的沒有人跟蹤了,一陣的失望,同時心痛啊。本來想著低價出售丹藥,引來某些人的注意,然后讓他們打劫自己,最后自己反過來打劫他們,沒想到竟然沒有人打劫。光是顯露出來的就有六萬靈石啊,也不是少數目,對于那些普通修士來說,非常多了,沒理由不心動啊,沒理由不行動啊,不科學啊。

    沒人打劫,那么不就是白白的損失了四千靈石了。

    失落的走著,為那四千靈石而心痛。前面是一個湖泊,這湖泊叫碧鏡湖,因為常年湖水呈現淡青色,湖面平靜沒有波濤,因而得名,附近野獸很少去那里喝水,原因是這湖泊的水是死水,喝了容易生病。

    雖然是死水,但是景色和不錯。看著美麗的風景和平靜的湖水,心里也多了一絲安靜。

    好吧,不急,慢慢來,兩百萬靈石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頗有興趣的在湖邊走著,不時的看向那些水草和花草,心里期待著要是遇上珍稀靈草之類。那些小說里不是都這么YY的嗎?隨便走走就會遇上珍稀靈藥,然后有靈獸保護,然后再打一頓架。

    正想著,突然傳出一陣驚叫聲“啊”然后是落水聲,嘩啦啦的。

    誒?

    知道張晏在想什么嗎?深山野林怎么會有人啊?但是剛才那“啊”的一聲聽起來很有誘惑,十個男人九個會認為是一個美女驚叫聲,加上落水聲,那會是什么情形。

    一定是某個美女掉水里了,這個時候最適合的是英雄救美,然后再來一段浪漫的情緣。

    張晏YY的想著,卻不焦急,剛落水也不見得會有什么事,說不定人家會游泳呢!

    湖邊的水草有點高,部分達到一米高。

    慢悠悠的走過去,看到什么?眼睛瞪得老大,沒想到竟然

    看到了,看到了,美麗,貌美如花的人間尤物——白狐。

    稍稍有些失落,竟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事情。

    “嗷嗷”一陣慘叫聲傳來,很清脆,帶著凄慘。

    張晏沒有馬上去救,而是警惕起來了,這不是野獸,從身上散發出的妖氣可以看出,這是一只妖獸。

    妖獸會吃人,人也會捕獵妖獸,兩者之間的關系不會好到哪里。因此見到這情況不要腦子發熱,沖上去救,不然,有可能是陰謀,被吃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嗷嗷”不過看著凄慘和掙扎的白狐,張晏認為對方真的落水了,而且不會游泳。眼看一浮一沉,隨時被淹死了。

    “誒,算了,就大發慈悲救救你吧。”伸手一指,數個冰球形成,打落在水里,濺起一陣水花。

    “嗷嗷”白狐本來受傷,在湖邊喝水,聽到有人來了,慌張的躲在草叢里。那人一直不走,好像在找什么,白狐慌了,以為是在找自己,想逃跑,一不小心滑腳掉水里了。

    本身不會游泳,加上受傷,實力無法發揮出來。喝了幾口碧綠的水,更是差點臭得差點昏過去。那人一副看好戲的走過來,完全沒有打救的意思,心里更是絕望,難道我堂堂就要被淹死了?

    然后那人竟然向自己使用法術,這是落水下石嗎?“完了,沒想到死在人類手里。”

    沒想到的是法術好像都打偏了,落到水里。還沒有高興完,周邊的水溫度下降,變成冰了,一陣冰冷讓白狐瑟瑟發抖。

    那人竟然又粗暴的將她連同冰塊扔到地上,冰塊是碎開了,她的傷口也開裂了。痛得她趴在地上,嗚嗚的叫。用可憐,帶有殺意的目光看向張晏。如果現在還有實力的話,哪怕十分之一,都足以將對方干掉。

    張晏看著地上的血跡一陣抱歉,只以為是自己弄傷對方了。“嗯,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有意的,這里有丹藥,你吃了吧。”拿出凝血丹,在前面晃了晃。

    白狐不屑的看了一眼,別過頭,仿佛說,就這丹藥?不要。

    張晏愣了一下,只以為對方不敢吃陌生人東西。

    于是一手按著頭,一手將丹藥塞了進去。

    “嗚嗚”白狐慘叫,卻無法反抗,硬生生的吞下了丹藥。憤怒的看著那人類,她在想,要不是受傷了,肯定要將這人類碎尸萬段。

    “這才乖。”張晏并沒有在意那憤怒的目光,靈機一動,想到了自己有一只靈獸手鐲。這靈獸手鐲不僅可以存放靈獸,還具有控制的能力,丹青子還加上了一個低級的防御法陣。

    張晏并不會駕馭靈獸,根本就沒有學過,這靈獸手鐲也是不會用。不過眼前不是有一個很好的對象嗎?修為弱,又是受傷,要是這都不能收服,說明真的不會了。

    “進去!”對著白狐喊道。白狐一臉懵逼的看著,不明白這人類干嘛了。

    張晏額頭冒汗,想了想,往手鐲里注入靈力。靈力注入后手鐲發出靈光。“有門!”張晏大喜,即將可以收服靈獸了。

    白狐一臉警惕,她終于知道了,對方要收服自己,果然人類都是這樣子,不是想殺妖獸,收取材料,就是想捉捕妖獸,將妖獸作為工具。

    藍色的眼睛里露出了陰狠,即便傷口再次裂開,即便是死,她也不要受如此侮辱,她都要給予這個人類致命一擊。她有這個能力,哪怕是在重傷的情況下。“噌”五只爪子伸出,發出鋒利的光芒,她這爪子不亞于靈器。要是全盛時期,即使金丹修士都不敢接。微微挪動身體,前肢微彎,就要蹬起。

    手鐲的靈光閃爍,“嘩啦啦”一聲響,一個光罩發出。“砰”將身邊的東西彈開。

    “嗚嗚嗚”白狐本來就要發動攻擊了,突如其來的光罩將她彈飛,因為太近了。只是彈飛,可是傷口再次撕裂了。

    張晏呆呆的看著,原來只是激發防御罩啊,不是收服靈獸啊。同時也替白狐感到悲哀,遇上自己真是你不幸。如此折磨對方,忠誠度會不會猛掉呢?突然想起某些游戲的設定。

    “咳咳,這個不好意思啊,是意外,不是我想的,要不你自己進來吧。不是有自動認主的嗎?”張晏想不到怎么操作,就想到能不能像那些主角一般有霸王之氣,靈獸見到都會主動認主的。

    白狐虛弱無比,眼睛里的怒火已經無法抑制,可是身體不允許啊。想讓自己主動認主?絕對不可能,絕對不可以被修士奴役,哪怕是死。然而此刻她感應到熟悉的氣息,那是她最不愿意見到的人,一直追趕自己的修士。

    “怎么辦?難道真的要被他們帶回去,我情愿死。”想到這,白狐看了一眼張晏,這個白癡還在指著靈獸手鐲,叫自己主動認主。憤怒之中又露出不屑,嘴角微微翹起,這白癡晾他也玩不出花樣,渡過眼前難關再說。要是他敢玩花樣,就拼著同歸于盡,也要殺了他。

    身體一躍,化為白光進入了靈獸手鐲。

    “誒,我果然有主角光環啊,說幾句話就收服妖獸了。”張晏大喜,妖獸進去了還不是收服了嗎?

    可是為什么一點感應都沒有,不是應該有心靈感應,知道對方想法之類的事情的嗎?

    摸不著頭。

    “算了,慢慢摸索吧。”懷著良好的心情繼續觀光。

U赢电竞 电竞菠菜| 竞技| 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