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零二章強悍的左手

第一百零二章強悍的左手

    正要說出最后一個字,正要放出符寶,正要做好被法器凌遲的準備,一切都準備好了,現在就只有依靠那符寶的威能和拼命的狠勁。

    “啊”一聲巨大的慘叫聲響起,非常的宏亮,誰聽到誰怕,那是極度痛苦的慘叫。膽子小的說不定晚上都會發噩夢。

    這聲音讓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就連正要釋放符寶的張晏也愣住了。

    慘叫的竟然是刀疤臉。

    所有的目光都看過去,都驚訝的發現,刀疤臉完了。

    高高掛起的鐮刀還散發著寒光,下面是滿口鮮血,鮮血還不斷往外冒的刀疤臉。他的胸膛出現一只血手,血手抓著什么,鮮血淋漓。

    做成這一切的是一個蒙面人,他竟然將左手硬生生的穿透刀疤臉的胸膛。

    所有人都猜測到,這人乘著刀疤臉灌注靈力的時候,注意力都集中在張晏身上的時候,從背后發動了襲擊。用左手從背部貫穿,殺死了刀疤臉。如此殘忍的手段,讓人看了頭皮都發麻了。

    “刀疤!”猴子大吼,雖說他們是強盜,殺人如麻,不過時間久了,幾人還是有感情的。多年的朋友被殺,此刻猴子發瘋了。掏出符寶,發出強大的攻擊。

    “符寶——玄冰毒雨”

    玄冰毒雨,冰系和毒系結合的法術,既有寒冰針刺的攻擊,又蘊含劇毒。雙重打擊下,難以防御。尤其是劇毒,歹毒無比,戰斗的時候沾上,順著靈力運轉,很快就會毒素攻心,難以救治。

    張晏看到如此厲害的攻擊,心里驚駭,真的是小看了天下英雄了。打劫的都可以擁有如此寶物。那符寶——玄冰毒雨,等級上只是筑基期威力,但是恰當的時候使出來,即使筑基中期都有可能因此而中毒,沒有對應的解毒丹的話,很可能在幾個時辰內毒發身亡。

    玄冰毒雨鋪天蓋地,數量足有好幾千,沒人能躲得過如此密集的攻擊。

    那人面對玄冰毒雨,瞳孔一縮,大手一張,粗壯的左手變大,擋住了所有的玄冰毒雨。

    “鐺鐺鐺鐺!”玄冰毒雨竟然不能刺進大手分毫。大手一抓,所有的玄冰毒雨被強大的力量震成煙霧,再一揮手,大風刮起,吹走煙霧。

    “這是什么怪物!”對方的手變為兩米長,這哪里是人的手。“魔道一定是魔道!”敢在御劍宗山門附近出現的魔道肯定不簡單。

    那人除了有一只巨大的左手,眼睛還放出紅色的光芒。臉上蒙著面巾,看不出樣貌。如此打扮,除了魔道還能有其他可能嗎?

    張晏手托符寶,心里震驚,看不出容貌,但是那種感覺實在太熟悉了。

    魔道抵擋了攻擊,用那紅色的眼睛看向猴子,猴子驚懼,慌忙使用了十張符箓,以及用法器攻擊。

    “轟隆隆”巨大的左手連連揮舞,像拍蒼蠅一般,任何的攻擊都土崩瓦解。

    “別過來!”猴子大叫,不斷后退,看向四周,想尋求幫助。只要有人出手幫忙,他就可以快速逃離,卻悲催的發現他的伙伴們都轉身離開,毫無停留。

    如此怪物,他們毫無勝算,那只大手不懼怕攻擊,不懼怕毒,不懼怕法器,還怎么打。而修為最高,擁有中品靈器的刀疤臉已經死亡。

    第二強的猴子,也完全不是對手,他們哪里還敢逗留。

    猴子露出絕望的神色,最后還是拿出了幾個符箓,然而

    天空變黑了,巨手從天而降,重重的將猴子拍落在地,化為肉醬,符箓散落一地。

    修士都被出現的魔道嚇怕了,轉身逃跑,遠遠的往后看了一眼,嚇得臉色蒼白,速度加大幾分。

    場上,除了兩具尸體,就剩下張晏和那人蒙面人,兩人雙互對望。

    滴答,汗水從張晏臉頰落下,面前的怪物如果攻擊,即使有太極道袍,也是枉然。剛才瞬間消滅兩名筑基修士,已經說明他的實力,那怪物般的左手非常恐怖,絕對不比靈器差。

    面對如此強大的魔道,張晏沒有信心戰勝,也不是不想逃,而是他現在拿著已經準備在即的符寶,無法逃離。撤銷需要時間,不然會有爆炸的可能,而如果撤銷了的話,就沒有可以威脅到魔道的手段了。對方只要攻擊,完全沒有抵擋的可能。

    細菌靠近,一股強大的靈光讓細菌無法靠近,這是比靈器還要強大的靈光。

    就這么靜靜的站著,對視。

    終于,還是魔道先說話,他紅色的眼睛恢復了些許靈動,就像恢復過來似的。“你真想跟我動手?”用一種帶有沉重的聲音說。

    張晏一聽,手里的符寶握緊,雙眼注視這對方,要是對方真的攻擊,一定要第一時間發出符寶。“我不想跟你交手,但是如果你出手的話,我只有放手一搏。”

    “哈哈哈。”魔道仰天一笑,讓張晏緊張了,也不知道要不要乘著對方大笑攻擊。

    “放心吧,我的目的不是你,是它!”說著魔道伸手,一把發著靈光的鐮刀正徐徐落下,最終落在他手上。

    張晏心里撲通撲通的,魔道的話不可信,這是所有人的一個共識。對方本來就強大,現在還將中品靈器拿到手了。這就不妙了,一旦對方發動中品靈器,他就岌岌可危,更不要說對方那可怕的巨手。

    緊張得手都有些抖了,害怕是一方面,一方面是維持著蓄勢待發的符寶也是有消耗的,如果在繼續下去,大約二十個呼吸,就必須取消或者放出去。

    魔道左手拿著鐮刀,鐮刀本來也有兩米長,再加上左手有兩米長,就是四米了。如此長,如此的詭異形象,實在嚇人。宛如死神,在展示他那勾魂奪魄的死神鐮刀。

    將鐮刀放在肩膀上,轉身飛走了。臨走前,還轉頭看了張晏一眼,眼中露出怪異的光芒。

    張晏大汗淋漓,手部也因為維持符寶狀態而痙攣。看對方走了,重重舒了口氣。

    立即取消符寶,因為沒有發出,符寶只是消耗少少能量。

    差點完蛋了,給張晏深深的上了一課。

    遠處有靈光靠近,有修士靠近了,張晏驚覺,以最快的速度將猴子和刀疤臉的儲物袋和符寶拿走,顧不得有沒有遺漏,立即飛走。

    遠處五名修士趕到,他們被打斗的波動吸引而來。初時還以為白狐被修士找到,匆匆趕來。

    趕到的時候剛好看見一個書生打扮的修士,取走儲物袋,狼狽而逃。

    “師兄,原來是有人在打斗,我們要不要過去查看?”看到對方狼狽而逃,說不定有遺留,這不就便宜他們了?

    一名弟子不同意,“過去查看或許惹禍上身,誰知道他們是什么人?”

    “師兄?”四名弟子看向中間的師兄,關凱捷。

    此刻的關凱捷臉色怪異,陰沉中帶著絲絲冷笑,看著遠離的背景在沉思著,時而痛苦,時而露出邪笑。一字一句的說,“奪命書生,終于找到你了。”

    四名弟子被關凱捷嚇了一跳,剛才還好好的師兄,怎么就出問題了呢?

    不顧四名弟子,關凱捷走過去,視察現場。雖然不能還原情景,但是關凱捷還是看出一些端倪。

    拿出一符箓,輕輕打開,無火自燃,周圍出現許多的霧狀煙霧。這是氣息,殘存在空氣中的氣息。這符箓是氣息尋找符箓,可以利用來尋找目標。

    這里的氣息很多,亂七八糟,但是關凱捷一點都不著急,非常認真的查看每一條氣息。直到看到一條氣息,那氣息去過那兩具尸體旁邊,就是那個逃跑的人,那個關凱捷無法忘記的奪命書生。

    “終于被我找到了!”關凱捷眼睛露出兇狠,拿出一個瓶子,使用法訣,封印了一道氣息。“走,回去!”

    弟子們不明所以,師兄到底在做什么?

    一個弟子說,“師兄,我們還沒有找到白狐,這么回去,是要遭責罰的。”

    關凱捷詭異一笑,舉起瓶子說,“不怕,有了它,師傅不會責罰我們,說不定還有獎賞呢!”

    弟子們不明白,但是也不敢違背,紛紛離開。

U赢电竞 电竞比分网|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lol外围| 菠菜电竞| 电竞冠军|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