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危機逼近

第一百一十八章危機逼近

    丹道比試落幕了,丹青子還在做最后的努力。這丹道大比還有其他目的的,其中就是看能不能與靈獸宗聯盟。

    在靈獸宗主峰,丹青子再次拜見掌門,在場的還有長老們。

    “蕭掌門,魔道入侵目標就是仙府鑰匙,我們兩個宗門都拿到鑰匙,無法避免。何不團結一致,一起對抗魔道?”丹青子苦口婆心的勸說,無奈這些天以來都是如此,對方打起哈哈,不以為然,以為自己可以應對。

    “丹長老無須多說,天魔宗已經不是當年的天魔宗,我們靈獸宗也不是當年的靈獸宗。因此,魔道不來則已,來了我們會讓他們有來無回!”蕭英耀振振有詞的說。

    丹青子嘆了口氣,如此的說辭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也不過是盡人事而已。“既然如此那么我告辭了。”

    “等等。”蕭英耀叫住丹青子,“丹長老不如多待幾天,好讓我們盡地主之誼。”

    丹青子哪里不知道對方想什么,不就是想讓自己煉器,然后偷學而已。“我還急著回去報告情況,不能久留,魔道來襲,我沒有時間浪費,告辭。”說著毫不客氣的離開了。

    離開后,蕭英耀眉頭皺起,不知道想什么。

    桓燁熠說,“掌門,他要走就讓他走啊,干嘛留他啊!”

    桂元青說,“你有所不知了,煉器本來就是我宗弱項,如果可以學到一招半招也是好的。”

    “切,我們靈獸可是非常厲害的,法寶差一些也沒什么。”桓燁熠不以為然的說。

    蕭英耀擺擺手,示意不要說了,“好了,這事情放到一邊,我們現在處理一下市集發現的客人吧。”

    話音剛落,閻宏博帶進來兩人,他們雙手捆綁,狼狽非常。他們手上的可不是一般的繩索,都是法寶。

    這兩人如果張晏在的話都見過,一個是玄冰真人,一個則是在市集跟蹤他的不知名修士。

    玄冰真人左右張望,感受到在場的長老修為都是元嬰期,心如死灰,看來今天走不了了。

    一看見正坐上的蕭英耀立即行禮,腰部呈直角,“玄冰拜見掌門!”

    玄冰真人身邊的是他的一個弟子,見師傅如此,他也嚇怕了,立即跪拜。

    “免禮!”蕭英耀面容嚴肅,十分威嚴。

    那弟子一看他的面容立即低下頭來。

    玄冰真人剛剛挺直腰,一股威壓就讓他差點喘不過起來,那是高修為的威壓,如果強行抵擋,必然受傷。

    只聽見蕭英耀說,“玄冰道友來到貴地,本來是歡迎的,但是為何在路上企圖襲擊我宗弟子。”

    玄冰真人渾身出汗,頂著威壓說,“掌門誤會了,玄冰只是路過貴地,并無打擾之意。”

    “哼!”蕭英耀冷哼一聲,威壓頓時大了幾分。

    玄冰真人頓時站不穩,半跪在地,咬緊牙關支撐著。

    蕭英耀高聲的說,“你是當本掌門是傻子?在弟子必經之地逗留兩個時辰之久,而且遇到弟子都會特別留意,還敢說不是打本宗弟子主意?莫以為本掌門好欺騙,本掌門想知道真相并不一定要問。”

    玄冰真人頓時無話可說,而且他被威壓所迫,根本連說話都難。

    “掌門饒命啊,掌門饒命啊,我只是很師傅的命令行事的。”弟子并沒有受到威壓,但是看見玄冰真人的模樣,心生害怕,生怕等下就到自己了,于是什么都說了。

    蕭英耀看了弟子一眼,見其跪倒,低頭,瑟瑟發抖,于是收起威壓,笑著說。“你來說說你們要做什么?”

    “是,掌門,我說,我說。”弟子慌忙說話,“我奉師傅玄冰真人的命令,跟蹤張晏,并且匯報給師傅。如果他走出集市,第一時間將對方去哪里傳信給師傅,然后師傅就會出手將他擊殺。可是最后不知道為什么,對方突然失去了蹤影,跟蹤不了,最后沒有成功。”

    “哦?當真?”

    弟子連忙說,“弟子所說句句屬實,如有欺騙不得好死。”

    蕭英耀點點頭,看向玄冰真人。

    玄冰真人臉色蒼白,剛才的威壓讓他喘不過起來,舒了口氣,說,“蕭掌門,本人與那御劍宗弟子張晏有過節,因此才會想教訓對方,并非有意冒犯貴宗。”

    “在我宗山門下攔截弟子,而且是丹道比試的人員,這難道不是冒犯本宗嗎?要是你成功了,我宗顏面何存?”

    玄冰真人立即認錯,“玄冰知錯,請掌門念在云端谷的份上,原諒玄冰吧。”

    蕭英耀靜靜的看著玄冰真人。大殿的氣氛變的沉寂。

    桂元青傳音,“此人沒有說實話,一個金丹修士為何會對筑基期出手,而且還是御劍宗的弟子,必然有極大的利益。至于說仇恨,他提到張晏的時候壓根就沒有表露出仇恨,因此這是借口。”

    閻宏博傳音,“要不使用搜魂吧?”

    桓燁熠傳音,“搜魂不好,人會變傻的,萬一是誤會呢?最近我剛好煉制出迷心丹,就試試藥力吧。”

    掌門和長老們點點頭。

    玄冰真人見他們點頭,頓時感到不妙,周圍的靈力都不受控制,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束縛。別說他被法寶捆著雙手,即使是平時也難以抗拒。

    桓燁熠出現在面前,拿著一顆丹藥伸了過來。

    玄冰真人掙扎,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丹藥,可是沒有用,巨力將他的口撬開,丹藥進入了口腔。

    “嗚嗚嗚”一陣的梗咽,玄冰真人眼睛漸漸迷離。

    桓燁熠說,“說吧,為什么伏擊張晏?”

    束縛玄冰真人的力量消失,玄冰真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呆呆的說,“因為他身上有仙府地圖。”

    “什么!”

    掌門和長老們大吃一驚,這可是百煉仙府的鑰匙之一,靈獸宗千辛萬苦得到了一把。如果再多一把,那么把握就更大了。

    仙府的誘惑可是非常的大,個人得到,那是飛升的保障。宗派得到那是幾千,幾萬年的繁榮昌盛。

    天魔宗為什么強大?因為當年有天魔下界,賜下功法和留下了血脈的緣故。

    而百煉仙府呢?丹藥不說,功法和仙器肯定不少。而且就單單是秘境,里面的靈藥就非常豐富,這已經可以保證宗派的發展了。

    蕭英耀立即問,此事事關重大,“消息確定嗎?”

    玄冰真人呆呆的說,“確定,當年就是他偷了玄氣門的寶庫,那里有虎門的所有財產。而虎門當年得到了仙府地圖。而且虎門被滅之后一直找不到仙府地圖,他們又一直隱瞞虎門財產的事。”

    長老們面面相噓。

    桂元青說,“他并未親眼見到仙府地圖,因此并不一定就是在張晏身上。”

    閻宏博說,“但是即使只是有可能,我們也應該嘗試。”

    桓燁熠將目光落在玄冰真人身上,其他長老也如此。

    桓燁熠說,“我們不能出手,就讓其他人出手吧。之后造成影響,我們就有借口向云端谷開戰了。這些年這云端谷太不像話了,也是時候敲打敲打。”

    “說得是。一石二鳥。”長老們同意。

    掌門點頭。

U赢电竞 电竞竞猜|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下注| 竞技|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lol外围|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