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死亡來臨

第一百一十九章死亡來臨

    張晏獲得靈石,讓超級細菌吸收。一兩天之后就要離開靈獸宗,回御劍宗了。這期間如無要事,他不會走出靈獸宗。

    當初那個跟蹤自己的人,張晏還是很在意,對方肯定會等機會下手。而在靈獸宗應該會是安全的。

    這一天,白天張晏到荀俊語那里討論丹道,晚上很晚才回來。

    月已當空,走在綠樹林蔭的路上,也別有滋味。

    進入自己的樹屋,啟動法陣照明,伸伸懶腰,就要打坐冥想。

    忽然,法陣的光芒暗淡了,四周寂靜。

    “誰!”張晏發現自己的樹屋被法陣籠罩,與外面隔絕,此陣法張晏看不懂,但是不妨礙猜測是比較高級的陣法,能布置這種陣法的人不會比自己差。

    屋里氣溫下降,冷得刺骨,玄冰真人出現在張晏面前,冷冰冰的臉龐,呆滯的眼神,散發著寒冷的氣息。

    張晏一個激靈,他當然認得玄冰真人,這個兩次對自己出手,每次都是險里逃生,那是畢生難忘的經歷。如果沒有法陣的阻礙,他一定第一時間逃跑,然而現在身處法陣,那是無法逃離的。

    強忍心中的害怕,淡定的行禮,“前輩你好,請問深夜來訪有何指教?”張晏心里祈禱這玄冰真人認不得自己,只是有事找自己罷了,可是心里又想到那個跟蹤自己的人,那么這次真的劫在難逃了,對方竟然敢在靈獸宗對自己下手。

    玄冰真人呆呆的說,“交出仙府地圖。”

    張晏心里一個咯噔,這事情終于被知道了嗎?嘴里卻說,“前輩是不是搞錯了,我不知道什么仙府地圖。”

    玄冰真人依舊呆呆的說,“交出仙府地圖,否則死!”

    看來是逃不掉了,張晏發現了玄冰真人的異常,也想到會不會還有其他人在附近。于是散發出細菌,在周圍的空氣移動。要是隱藏著敵人,一碰到細菌,就能感應到。然而,房屋里,并沒有其他人。

    也是,一個金丹后期的高手難道還不能解決他一個區區的筑基期嗎?

    張晏現在進退兩難。

    先下手為強?對方如此高階,殺不死。

    逃跑?并沒有這手段,即使使用遁地,對方也能隔著地面攻擊。

    “我并沒有仙府地圖。”邊說,邊將靈力注入太極道袍,只希望能抵擋幾招,有人發現異常,前來救援。

    果然。“啪”的一聲,太極道袍發出太極球,張晏四周都被冰塊覆蓋了。

    玄冰真人的手還停留在空中。“交出仙府地圖,否則死!”

    張晏知道戰斗在所難免了,放手一搏吧。手指向前一指,下品靈器飛劍放出,“去!”飛劍飛向玄冰真人,玄冰真人周身寒氣散發,形成防御。

    可是飛劍并沒有攻擊到玄冰真人,快要相碰的時候,張晏手法一轉,飛劍轉了方向,往上飛去。他的目標不是玄冰真人,而是陣法。并不指望破開陣法,只希望弄出點動靜,讓外面的人知道這里異常。

    “砰”飛劍被彈回來,果然不能破除,不愧是高級陣法。

    “玄冰掌!”玄冰真人打出一個一米長的白色手掌,寒氣逼人,四周溫度又降了幾分。

    張晏對這招很熟悉,當初在這一招之下逃命,那是因為有嗜冷細菌的抗寒,以及沒有完全打中的緣故。

    玄冰掌與太極球相撞,“咔嚓”整個太極球被寒冰包裹,并且往后退了幾米,直到撞到墻壁。

    張晏感到極度的寒冷,寒氣不斷入侵,盡管有嗜冷細菌吸收寒氣,一時半會還是受不了。

    “交出仙府地圖,否則死!”玄冰真人依然如此說。

    包裹在冰塊里的張晏毫無辦法,他根本就沒有對付的手段。催動身體的靈力,太極球突然漲大,將冰塊漲破。

    “紫電!”“火焰劍!”雙手并用,一手用電,一手用火焰劍,同時指揮飛劍攻擊。整個空間都被紫電和火焰覆蓋。

    要是同階修士,一定會被如此密集的攻擊弄得手忙腳亂。

    然而玄冰真人可是比張晏強大許多,面對如此攻擊不慌不忙。

    “冰封千里!”

    自玄冰真人為中心,白色的光環向四周擴散,所到之處全是冰凍。火焰劍熄滅,紫電打在光環上,發出耀眼紫光消失不見。

    張晏再次冰封,這一次可不是前一次那般輕松,這一次是完全被冰凍,連血液,連嗜冷細菌也被冰凍,雖然沒有被殺死,但是動彈不得。

    “踏踏”玄冰真人踏著沉重的腳步走近,嘴里還不忘說,“交出仙府地圖,否則死!”

    玄冰真人一步一步的走近,伸出他白皙的手,抓向張晏。

    “嗖”一道白光破開冰層,自張晏的手腕飛出。

    玄冰真人非常遲鈍,不躲不閃,被這白光撞個正著。

    “嗷”原來是白狐,她沖出來咬住玄冰真人的手腕,玄冰真人吃痛,手一甩,將白狐甩到一邊。

    “砰”白狐撞到墻壁,發出一聲悶吭,嘴里吐血,癱倒在地,起不來了。

    玄冰真人被白狐咬傷,本來應該憤怒,然后將她殺了的,可是現在的他意識迷糊,只知道取仙府地圖,不然就殺了張晏,因此在白狐沒有威脅之后,他就不再理會了。

    “交出仙府地圖,否則死!”還是那一句。

    張晏郁悶,而且害怕。被冰封的他根本就連動彈都不行,就算他想交出仙府地圖都沒有這個能力。他有符寶,可是這個時候也無法使用,使用符寶也需要一點點時間,然而這時間對方不會給自己。

    玄冰真人見張晏沒有反應,于是又攻擊了。一把白色飛劍出現,乃是玄冰真人的法寶,玄冰劍,屬于下品寶器,威力強大。

    “交出仙府地圖,否則死!”

    張晏現在連說話都難,感到巨大的危機,竭力運轉靈力,可是沒用,太極道袍也被冰封,不能發出太極球。唯一能做的是指揮細菌攻擊,可是這有用嗎?

    “細菌攻擊!”雖然知道沒有用,四級細菌并不能對付金丹修士,但是殊死一搏也不得不如此了。

    細菌沿著白狐咬的傷口進入血液,玄冰真人感到有入侵,但是只是本能的用靈力反抗。細菌在強大的金丹修士的力量下紛紛死亡。

    “嗖”寒光一閃,玄冰劍橫劈了一下。“啪”冰封張晏的冰塊被整齊的劈開兩半,而張晏也頭身分離,鮮血自傷口噴射出來,噴出兩米高。

    “嗚嗚嗚”白狐受傷倒在地上,看到這一幕,悲傷起來,雖然她與張晏相處時間短,可是至少認為張晏不是壞人,沒想竟然就這么看著對方死了。

    頭身分離,那是必死的,即使是修士,神魂強大一些,也不過是遲一點死亡而已。

    筑基修士神魂比凡人強,在死亡的一剎那,如果立即使用秘術,也可以借尸還魂。可是張晏一點都不會這法術,因此,此時此刻是必死局面。

    張晏現實看到玄冰劍占來,然后看到自己那無頭的身體,知道自己死了。

    回想這一生,碌碌無為,多年苦讀,為的就是一份工作。在以為平淡過一生的時候,來到了修真界,在以為可以修仙成道的時候,就這么被人砍了頭顱。

    天意難測啊。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菠菜| 电竞竞猜|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