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二十八章荀俊語死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荀俊語死了?

    張晏帶著細菌在空氣中飛行,帶動空氣形成微風,沿路所過,總會有一些弟子突然生病。

    然后一陣的雞飛狗走,誰也不想沾染疾病,之前在一起有說有笑的,一旦有人生病,就會避之則吉。

    說白了修士也不過是擁有力量的凡人罷了。

    有時候隨風而飄,有時候主動飛行,張晏享受著飛行的快感。

    飛過一座座山,一棵棵參天大樹。實力提升到五級,相當于金丹期,現在張晏控制細菌的距離可以覆蓋整個靈獸宗,可以說靈獸宗都被細菌占據了。

    在半空中,張晏邊飛邊想著以后如何打算,他不會就這么窩在這里的。但是又不想以細菌的方式出現,他還是希望有個人身。

    只見下面的某個小山上,有人影,還隱約有吵雜聲。張晏好奇心大起,緩緩的降落,想湊熱鬧。

    兩名身材一般的修士正毆打一名壯漢,旁邊還有一名修士看熱鬧。

    那壯漢身材高大,魁梧無比,發達隆起的背肌,雙手捂著頭,兩條健壯的手臂趴在地面,那兩雙修長而肌肉發達地健美的大腿跪在地面上。

    很難相信如此魁梧的壯漢竟然會被兩名瘦小的修士拳打腳踢,毫不還手。

    “讓你嘚瑟,我們個個都生病,就你不生病。”修士甲帶著不忿說,拳頭使力的打。

    “就是啊,這太不公平了,我們都是天資出眾的天才,難道還比不上你一個廢脈嗎?打死你,看你嘚瑟。”修士乙同樣如此。

    “以為你哥荀俊語成為內門弟子,我們就不敢對付你了?告訴你,你們得罪的可是胥師兄,他分分鐘可以弄死你們。你那哥哥兩個月沒回來了吧?呵呵,你應該知道他死了吧?”

    剛飄落離地還有好幾米,就聽到他們的談話。聽到荀俊語的名字,他就想起了那個丹道天才,同時他的遭遇實在不幸。

    那么被打的壯漢毫無疑問就是荀俊語的弟弟,荀俊杰。

    荀俊杰本來一直挨打,不還手不還口的,但是當聽到對方說自己的哥哥死了,立即就大吼。“我哥不會死的,他一定活著!”

    兩人聽到荀俊杰大吼,不但不害怕,反而嬉笑道,“他一定死定,胥師兄重點關注下,他怎么可能捕捉到靈獸?恐怕連命都沒有了。”

    “你們胡說!”荀俊杰怒吼,嗓門非常大,三名修士都被大嗓門震到了。

    不過修士哪里會這么容易被嚇到,“我們沒有胡說,你沒有看到一起出去的弟子都回來了嗎?就你哥沒回來。”

    荀俊杰眼睛發紅,咬牙切齒,“你們這些人,我跟你們拼了。”說著就要掄起大腿粗的胳膊,做出打架的動作。

    三名修士一點都不驚慌,他們還怕一個凡人?

    前面那兩名修士手一動,兩道光芒射在地上,出現一虎,一豹。

    而后面的那名修士,修為達到筑基期,只是后退三步,一副看戲的樣子,他的名字叫烏明軒。

    荀俊杰眼睛發紅,但是看向那一虎,一豹,卻心生恐懼,那是妖獸,自己縱使力量大,也斗不過。

    “咳咳,咳咳。”

    荀俊杰突然咳嗽起來。

    他這么一咳嗽,本來不慌不忙的三名修士臉色大變,尤其是前面的兩名修士,立即用袖子捂著鼻子后退。

    “你生病了?不可能的,肯定又是騙我們,第二天又什么事都沒有了。”修士甲說,他們經常欺負荀俊杰,這可是有人在背后撐腰的,他們也喜歡欺凌弱小。

    這些天,荀俊杰用這招嚇過他們,可是每次都能湊效,沒辦法,生病事件實在鬧得太大了。

    “他肯定是裝的,都上當那么多次了,我今天不來,你們還要上當嗎?”烏明軒喝斥道,“胥師兄發話了,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將他打成重傷,趕快給我干事!”

    修士甲和修士乙對視一眼,下了決心似的,對靈獸下達命令。“攻擊,別弄死他了。”

    一虎,一豹俯身低吼,進入戰斗狀態。

    荀俊杰神情凝重,既然躲不掉,那就戰斗吧。他這一身肌肉也不是擺設,即使死,也要干掉一只。

    張晏飄落在一顆石頭上,看著這情景,心里也是不高興。大宗門里竟然有如此敗類,真是風氣敗壞。而且從他們的說話,張晏知道荀俊語的仇人竟然就是靈獸宗的人。就是那個叫胥師兄的人。

    顯然荀俊語他們的處境不妙,他們在靈獸宗很容易被人弄死的。怎么說也是朋友,一起談論過丹道,荀俊語還幫過自己躲避跟蹤呢!

    張晏菌絲一動,仿佛手臂一般,指揮著四團細菌。

    細菌們并沒有智慧,只會一些簡單的指令,但是正因為如此,他們做事毫不含糊,從不怠慢。

    當細菌飄落在一虎,一豹的鼻子邊的時候,它們正在低吼。自然有空氣進出鼻子間,細菌乘機進入,立即入侵呼吸道。

    這一虎,一豹不過是妖氣期,相當于人類練氣期,而細菌是四級細菌,相當于筑基期,輕易就入侵,毫無反抗能力。

    “吼”一虎,一豹,低吼著,準備看準時機攻擊。

    “嗚嗚”“噴嚏”一虎,一豹本來威勢十足,被突然而來的噴嚏打斷,威勢蕩然無存。

    “火虎”“風豹”修士甲,修士乙大叫,心里驚訝,這怎么回事?難道他們被傳染了?

    驚訝中,他們發現自己的口好像吸入了什么,好像是灰塵,然后感到一陣的癢癢,那是氣管里面的癢癢。

    “咳咳!”兩人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忍不住咳嗽了。

    “慘了,我們被詛咒了!”修士甲驚慌的說。

    “慌什么,立即到執法堂,那里有長老治療,小事而已,趕快去!”烏明軒并沒有驚慌。

    “好,好,我們馬上去,這里交給師兄了。”修士甲和修士乙立即慌忙離開。

    烏明軒臉色發黑,教訓個廢人,竟然還會遇上詛咒,真是倒霉。想起胥師兄的交代,烏明軒冷冷的看向荀俊語。

    荀俊杰被這么一看,心里頓時感到不妙,慌忙說,“你別過來,不然我會傳染你的。”

    “嘻嘻。”烏明軒冷冷一笑,“那種風寒感冒只會傳染練氣修士,我堂堂筑基中期修士是不會被傳染的。”

    荀俊杰立即說,“不是的,也有筑基修士被感染的,只是不多而已,但是你再靠近,說不定真會感染。”心里希望可以嚇到對方。

    烏明軒心里也是有些害怕的,但是想到,不是有長老治療嗎?于是他又不怕了。“哼!今天無論如何你都是要趴下的,乖乖的讓我打一頓,我好交差,你也好好的躺著。”

    荀俊杰一臉氣憤,一想起一個家族就剩下他們兩兄弟了,現在哥哥生死未知,要是真有三長兩短,就剩下自己了,心里就涌出怨恨。“胥力夫!你弄到我們家破人亡,還要折磨我們兩兄弟,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烏明軒陰險一笑,“嘻嘻,別以為你哥成為親傳弟子就有機會,胥師兄早就金丹期了,而且在你哥出去尋找契約靈獸的時候,他也出去了,最近剛回來,連帶出去捕捉靈獸的弟子都回來了,就是你哥沒有回來。你應該想到什么了吧?你哥怕是被干掉了。”

    荀俊杰一聽,頓時大驚,“不可能的,我哥不會有事。”

    “桀桀桀。”烏明軒一陣怪笑,“如果筑基期能逃得過金丹期的追殺,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一旁的張晏看不下去了,菌絲搖擺,讓幾個比較強壯的細菌對烏明軒進行入侵。

    張晏已經是五級細菌,但是他的手下都還是四級,因此可以輕易入侵練氣修士,對于筑基修士則有些困難。

    有些困難而已,并非不能。筑基修士可以對四級細菌進行抵抗,入侵一個筑基修士,消耗不少細菌,時間也需要。

    張晏認為綁架練氣修士就足夠了,而且練氣修士完全毫無反抗能力,因此才很少入侵筑基修士。

    眼前這個烏明軒,實在很可惡,尤其是背后的那個胥力夫。張晏決定出手教訓。

    烏明軒走過去,輕輕一掌,“啪”荀俊杰就被打飛,血氣翻騰。任憑荀俊杰周身肌肉,可是也不能抵擋修士注入了法力的一掌。

    烏明軒再次走近,又是一掌,荀俊杰雙眼通紅,肌肉繃緊,回以一拳。

    荀俊杰的拳頭很大,比一般人大一倍,可是面對烏明軒注入靈力的一掌,卻是沒有效果,反而給震飛。

    烏明軒怪笑,正享受著虐待的快感,“桀桀,沒用的,區區凡人如何能跟修仙者比擬。”隨著他怪笑,一些細菌進入了口腔,進入呼吸道,進入消化道。還不止,一些細菌從皮膚處侵入。

    烏明軒原本怪笑的臉上露出驚恐。“邪魔入侵!”他感到身體被入侵,尤其是從皮膚入侵的細菌,他能感受到。

    修真界并沒有細菌的概念,但是并不代表不知道細菌的存在,金丹以上的修士是可以感應到細菌的存在。只是并沒有重視,認為細菌是邪魔,會乘虛而入,會侵襲凡人。而修士靈力可以祛除和消滅,因此并沒有在意,也沒有人研究。只是將他歸類為外邪或者邪魔。

    先是皮膚表面的細菌,被靈力逼出體外,皮膚的防御力是非常的強的不容易入侵。

    “咳咳”烏明軒一陣咳嗽,呼吸道也被入侵了,此刻他正集中靈力祛除細菌。可是呼吸道不比皮膚,呼吸道有大量的粘液,這些粘液既有防御病菌的作用,也可以成為細菌的滋生之地。而且肺部也是比較脆弱的地方,因此,靈力祛除肺部的細菌有些難。

    與此同時,烏明軒感到腹部一陣脹痛。

    同時皮膚上被祛除的細菌又一次的進行襲擊,這些細菌可是被張晏操縱,很有紀律性,哪里最容易被入侵,就往哪里鉆。

    很快烏明軒全身發熱,氣喘吁吁,靈力也不知道往哪里使好,全身都在被入侵。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這是烏明軒昏倒前說的。細菌已經占據他的身體,讓他的免疫功能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要張晏一個命令,他就完蛋了。

    荀俊杰看著突如其來的變故,一陣稀里糊涂,雖然他五大三粗,不過他還是有腦子的。這種情況不可能是巧合,肯定是有人救了自己。

    他向四周拱手,朗聲說,“多謝前輩出手相救。”

    “你不怕我?”一陣傳音傳進荀俊杰的腦海里,細菌沒有嘴巴,自然不能說話,但是張晏可以傳音。

    荀俊杰先是一驚,隨即坦然,對方要害自己的話根本就毫無反抗可能。“前輩救了我,晚輩感激不盡。”

    “哈哈,我有事讓你去做。”

    荀俊杰心里警惕,都說靈獸宗修士生病事件是人為,是魔道所為,而且是很厲害的魔道。很可能就是這個救了自己的人做的,如果對方的要求傷天害理,他一定拒絕。“前輩請說。”

    “將此人帶到治療處!”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电竞菠菜|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资讯| 电竞竞猜| 菠菜电竞|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lol外围| 电竞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