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三十章天魔頭顱

第一百三十章天魔頭顱

    時間又過了一個月,張晏在這段時間里除了到處感染低級弟子之外,還在做一件他認為最重要的事。就是弄個人身,好讓自己可以以人身在外面活動。

    除此之外,就是跟胥力夫玩躲貓貓。胥力夫之前被桂元青打了一巴掌,受了點輕傷,關鍵是在被打的時候,真氣紊亂,細菌乘虛而入。

    作為金丹修士,并不怕四級細菌,但是四級細菌有張晏控制,躲在一些難以消滅的地方,暗中繁殖,因此,雖然不能讓胥力夫生病,卻也難以完全清除細菌,留下隱患。

    至于跟靈獸宗高層的談判,張晏并沒有著急去做,或者說急的也是靈獸宗高層,他急什么?要讓一個龐然大物低頭,那是相當困難的事情,急不來,而且張晏心里也有些害怕高階修士。只要被他們發現自己所在,他們完全有能力瞬間消滅自己,毫無還手之力。因此張晏一直都很小心。

    張晏看著高大的無頭天魔一陣的嘆息,這么久的時間了,他唯一想到的就是用這無頭天魔當做人身。無頭天魔在不注入負面情緒的時候,并不會有魔氣散發,就像普通人一般。而且他已經可以比較靈活控制這無頭天魔了。

    唯一的問題是沒有頭,只要弄個頭,弄個人類的頭顱上去,那么就是一個高大的人類。修真界高大的人是有的,最多也就讓別人多看幾眼罷了。可惜這個頭如何弄?張晏可不會制造人頭。

    與此同時,靈獸宗的長老們還有掌門,比張晏還要煩惱。那個疑似藍哲的魔道,讓他們連修煉的心情都沒有。

    “此魔道不除,靈獸宗永無寧日!”閻宏博狠狠的說,這也是所有人心里想的。

    桓燁熠說,“藍哲的目的肯定是我宗某一件寶物,最有可能的只有兩件。第一件是仙府鑰匙,沒有誰不動心的。第二件是兩千年前,我宗收藏的天魔頭顱。當年集合幾個宗派的所有力量,斬殺天魔,為了不讓天魔有復活的機會,將天魔的肉身分為六份,由不同的宗派收藏。我們靈獸宗獲得天魔頭顱。經過我們處理,天魔頭顱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桂元青說,“藍哲的目的極有可能是天魔頭顱,之前他在御劍宗干擾丹道比試,為的就是天魔左手。這一次,極有可能就是為了天魔頭顱而來。當然仙府鑰匙也是有可能的,而且說不定仙府地圖也在他手上了。”

    一說仙府地圖,他們幾人心里有些想法,要是能弄到,該多好,這是增加獲取仙府的籌碼。

    “問題是對方現在不現身,我們也沒有辦法!”桓燁熠說,這些天他們都使用神識查探過,但是并沒有任何發現,即使發現張晏的神識,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分魂之類,找不到本體就沒有任何意義。

    “要不拿出天魔頭顱和九蓮華鼎,引出魔頭藍哲?”說話的是靈獸宗長老譚雪翎,他掌管靈獸宗的寶庫。

    “不行!”蕭英耀發話,“九蓮華鼎乃是仙府鑰匙,關系重大,不能冒險。倒是天魔頭顱可以一試,畢竟已經沒有作用了,我猜測對方是想收集天魔的殘軀,煉制強大的傀儡。”

    “既然如此也不能讓魔頭煉制成功,不然也是禍害!”桓燁熠說。

    蕭英耀點點頭,“這是當然了,但是相比九蓮華鼎,還是可以割舍的。而且我們會輕易讓他得手嗎?”

    長老們紛紛點頭。

    這一天,張晏神識附在某個細菌身上,瀟灑的在空中飄蕩,細菌們緊跟在附近。為了安全著想,仙府地圖已經不在那房屋里了,而是移動到某個山頭。那個山頭正是胥力夫洞府所在。

    張晏打算弄出第一個生病的金丹修士,好增加自己談判資本,讓靈獸宗知道不單單低階修士,金丹修士也會遭殃,逼迫對方妥協。

    就在細菌們隨風飄蕩的時候,四道身形,分不同的方向,將細菌包圍了。

    這還不止如此,還在瞬間,隔絕了周圍。

    “陣法!”張晏第一時間就想到,看樣子似乎是普通陣法,只是讓外面不知道里面動靜的陣法而已。

    “魔頭!我們是不是應該坐下談談?”蕭英耀毫不客氣的說。

    張晏心生警惕,對于元嬰修士他一點都不敢輕視,可是總得面對的,就先將自己的要求透露一下吧。用細菌,組成一些字。“談啥?”

    “我們可以答應你一些不過分的要求,但是你必須離開靈獸宗。”蕭英耀說。

    “可以。”

    張晏爽快的答應了,倒是讓本來要費一番唇舌的四人有些意外。問題是張晏并不提出需要什么,這讓四人處于被動位置。他們哪里知道,不是張晏不提出,是他控制細菌組成字體需要不少精神力,因此盡量的少“說話”。

    雙方靜默了一陣,桓燁熠先忍不住了,“你需要什么?”

    “你們有什么?”張晏不會直接說自己需要進化石的,因為這會讓對方懷疑,要進化石干啥?反正都是要敲詐的,還不如將利益最大化,看他們能拿出什么。

    張晏的話,讓四人心里很不爽。這就好比綁匪綁架了人,家人問贖金的時候,綁匪說,“你有什么可以給我的?”這不讓人郁悶嗎?贖金應該是綁匪先提出來的才是。

    蕭英耀看向桓燁熠,桓燁熠會意,拿出一個頭顱。這頭顱比一般人的略微大一些,頭發蓬松,兇神惡煞。

    張晏并不明白對方拿出一個頭顱是為了什么,但是他也感覺這頭顱不簡單,至少細菌無法入侵這頭顱。

    桓燁熠說,“藍哲魔頭,你就是為了天魔頭顱而來的吧。”

    天魔頭顱,張晏立即知道這東西來歷了,跟天魔左手一樣,都是天魔的殘軀。本來沒有什么用,但是張晏又想到,自己不正是缺一個頭嗎?這頭比常人的大一些,恰恰跟無頭天魔吻合,只要拿到這個頭顱,然后將無頭天魔粘合。那么張晏就有完整的“人身”,就可以以人身的方式出現在外面了。

    想到自己又可以以人身的方式出現,張晏就興奮了,至于進化石,能得到就得到,不能得到也可以在別的地方尋找。修真界可不只是靈獸宗才有進化石的。

    “可以!”細菌組成兩個字。

    靈獸宗看到這兩個字,稍稍松了口氣,要是只是天魔頭顱,他們還是樂意送走這個瘟神的。

    就在這個時候,遠在某個山頭,某個樹下,某粒灰塵,發生了巨大的震動。

    “哼!切斷!”

    仙府地圖里,百煉冷哼一聲,發出強大的氣勢,在仙府地圖里用力一劃。

    一股看不見的氣勢,好像切斷了什么。

    “嗯!”遠處某個山峰,一名老者悶哼一聲,吃了虧。這老者是靈獸宗的臺上長老,黎志行。剛才他跟蹤細菌上的神識,找到了那魔頭的所在。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強大的神識將他的神識強行切斷。

    黎志行運起功法,調整好氣息,低聲說,“不愧是活了兩千年的老怪物,竟然切斷我的神識,讓我吃了個虧。”

    與此同時,張晏在仙府地圖里驚駭了,那氣勢讓他根本就無法提起反抗的意識。

    百煉一臉虛弱的出現,嘆了口氣說,“唉,要是當年,區區化神期算什么?”

    張晏知道,剛才一定很危險,百煉救了自己一命。“多謝百煉前輩救命!”

    百煉擺擺手,“你我還來這一套,不過你得小心了,要是再來一次,我也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張晏心生警惕,看來得快點離開這里了,此地不宜久留。正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趕快拿到東西,立即離開。

    此時,靈獸宗四人顯示看見“可以!”兩個字,然后就沒有聲色了。片刻之后,他們收到了太上長老的傳音,竟然被對方發現了,對方強行切斷了神識。

    這讓四人心里震驚,同時也暗自心驚,這豈不是說對方有太上長老那般實力了?那么自己不也有危險了。

    然后,字跡有再次顯現,顯現得非常快。

    “你們好膽!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本座了,本座要讓你們知道,本座掌握的,不僅僅是低階修士的命!”

    顯示完之后,就沒有任何動靜了。

    四人臉色不好,對方是要對高階修士出手了,這如何是好。

    “前輩息怒,這只是誤會,我們坐下來可以談談。”桂元青客氣的說,可是沒有得到回復。

    “對,這是誤會,我們沒有冒犯之意,我們很有誠意的。”桓燁熠說,依然沒有回復。

    四人臉色蒼白,對方不想談判了,對方要行動了。

    “這幾天高度戒備,一有什么事立即匯報!”蕭英耀無奈的說。

    長老們無奈的點頭。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投注| 电竞冠军|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竞猜| 竞技|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