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比試狩獵

第一百三十五章比試狩獵

    傍晚,車隊在一塊空地上扎營。

    護衛分工合作,部分去扎營,部分找木柴燒火,部分喂馬吃草。

    甘建樹走過來對張晏說,“張晏,你是在深山生活的是吧,狩獵功夫肯定一流,我曾經參加過皇家狩獵,不如咱們比賽,如何?”

    張晏用那呆滯的眼睛看著對方,“如何比?”

    “看誰狩獵的野獸多。”甘建樹自信滿滿的說。

    “好。”

    “你沒武器,我給把刀你吧?”

    “不需要。”

    甘建樹一愣,“沒武器如何狩獵?難道用徒手嗎?”

    “沒錯。”張晏那萬年不變的面容,還有粗獷的聲音,讓人感覺好像狩獵不過是簡單不過的事。

    他們的談話,侍衛們都聽到,都發出笑聲,有的則笑聲議論。

    “跟隊長比?肯定輸啦。隊長的箭法可是百發百中的。”

    “就是啊,不然怎么會被選中,參加皇家狩獵啊。”

    “這呆瓜生得高大,可惜腦子有問題,我就不信他能捉到獵物。”

    “不能這么說,他的力量肯定很強,可是敏捷不夠,如果跟那些大型動物戰斗還是可以的。”

    “我看好隊長。”

    “我也是。”

    “不如我們賭一賭,到底誰贏?”一個護衛提議,他是隊伍里最好賭的。

    “切還用賭,一定是隊長贏。”

    秦鴻光走過去,幾名護衛看見秦鴻光,立即不吭聲。那名說開賭的護衛見他們不吭聲,疑惑的問,“怎么了?”

    其他護衛指了指他后面,開賭的護衛脖子機械的轉了轉。“啊,少少爺,我,我們只是玩玩而已。”

    他微笑著說,“我知道,本少爺也玩玩。我賭張晏會贏,一千個金幣。”

    “啊!”少爺要賭就算了,可是竟然買那個漢子贏?開賭的護衛喜歡賭,可是也不敢贏少爺的錢。訕訕的說,“少爺啊,這不過是我們下人之間玩玩,你就不要了吧。”

    “怎么?我不能玩嗎?”秦鴻光不滿的說。

    “能,能!”開賭的護衛哪敢說不能,“只不過那漢子輸定的。”

    “未必,我看好他。”秦鴻光神情淡定,又好像在想什么。

    開賭的護衛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到底要不要收少爺的錢呢?

    少爺也參賭,其他的護衛也紛紛的加入,但是他們都是買隊長贏的。

    兩人進入叢林,甘建樹配有寶劍,背后背著弓箭。他很好奇,張晏沒有武器,如何狩獵,對于對方能在森林生活,甘建樹并不感到奇怪。只是奇怪在對方身上沒有武器,如何獵殺野獸罷了,至少也得有些工具吧。

    甘建樹輕手扒開草叢,輕腳的靜靜走過去,狩獵可不能驚動獵物,不然獵物就會逃跑。一旦逃跑要射中就很難。

    甘建樹發現前面有動靜,按照經驗肯定有獵物。

    張晏跟著他后面,卻并不會輕腳。“咔嚓”一條樹枝被張晏踩斷,一陣響亮的聲音傳開來。

    “刷刷刷。”三只兔子被驚嚇,立即往樹林里跑,速度飛快。

    “該死。”甘建樹來不及對張晏抱怨,立即舉起弓箭射擊,“嗖嗖嗖”他快速射出三箭,終于將一只奔跑的兔子射中。

    其余兩只只能看著逃跑了,追上去并不一定就能追到,反而有可能遇到未知的危險。

    就在甘建樹看著兔子逃跑,以為只能得到一只兔子的時候,一聲轟雷般的爆鳴聲響起。

    “轟”張晏所在的地方出現一個深坑,人已經飛在空中。

    甘建樹驚呆的看著一個龐然大物飛向空中,落在遠處。乖乖,十幾米遠的距離,竟然直接就跳過去了。

    又是一陣的轟鳴聲,煙塵滾滾。龐然大物再次飛向空中,落在遠處。

    甘建樹震驚的站在那里,還沒有在震驚中恢復過來,張晏抓著兩只野兔,回來了。

    甘建樹看著還在掙扎,竟然沒有被壓成肉醬的野兔,一陣的驚訝,對方竟然捉住了靈活的兔子。

    “我比你多一只。”張晏粗獷的說。

    “額,這才剛開始,還早著呢!”甘建樹收起輕視之心,使出多年的經驗,繼續狩獵。

    前面有聲音,聽聲音好像是野豬,對面一米高的草叢里肯定有野豬。甘建樹心里大喜,野豬一只就可以讓整隊人飽飽的吃一頓了。正要小心的摸過去,野豬可不是一兩支箭就能殺死,需要近身戰斗才行。

    “轟!”正要小心摸過去的甘建樹又嚇了一跳,然后聽到一陣野豬的慘叫聲。

    良久,對面的草叢里走出一個粗獷的漢子,肩膀上還扛著兩只野豬,一大一小。

    甘建樹手中的箭都掉落在地了,跳這么遠他也可以,只是對方比自己重得多,而且對方如何確定野豬的位置的?這么跳過去不消耗體力的嗎?怎么感覺對方好像不在乎,好像這不過是輕輕一跳似的。

    狩獵繼續,一陣陣轟鳴聲響起后,張晏身上掛滿了獵物,尤其是那兩只野豬,特別顯眼。

    而甘建樹身上只有三只射殺的野兔。

    張晏抖動一下身體,上面的野兔掉落了兩只,都是被捆綁手腳,還生生的。

    “呃。”看著掉落的野兔,張晏說,“隊長你幫我拿兔子吧,我扛著野豬就忙不過來了。”

    甘建樹一臉通紅,這狩獵自己輸得透徹,心里嘀咕著,“果然是野蠻人,也只有野蠻人才可以用如此的方式狩獵的。”

    “好吧,我幫你拿。你以前都是這么狩獵的嗎?”看著張晏的獵物真的掛滿了,隊長也不是小氣的人,幫忙拿一下吧。

    “哦,是吧。”張晏根本不會狩獵,只是神識比普通人強大,因此控制著軀體捕捉而已。天魔軀體不夠靈活,但是力量和爆發力都很強。那些野獸根本就無法逃過張晏的神識,就連它們即將去到哪里,張晏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啪啪”盡管甘建樹已經幫忙拿了一些獵物,但是張晏的移動還是太生硬,獵物經常的掉落,這次除了一只大野豬之外,全部都掉落在地了。

    “你怎么弄的?小心些,那些兔子被砸死了就必須馬上吃了。”甘建樹說,他這話說的在理。他們雖然有干糧,但是并沒有野味好吃。不是每個地方都可以找到獵物的,因此,肉類是很好的東西,要珍惜。

    張晏不好意思說,“不好意思。”

    “唉,算了都快到營地了,我幫你拿吧。”于是甘建樹一手拿幾只,肩膀扛十幾只野兔,拉著小野豬回去了。

    兩人回到營地,此時天色已經暗下來,營地升起了火堆。火堆上有鐵鍋,煮著開水。有的護衛已經餓了,在啃著干糧。

    看見兩人回來,所有護衛都圍了上來。

    “哇隊長,今天真是豐收啊,如此多的野味,夠吃好幾頓了。”一名護衛大喊。

    “是啊,怎么這么多野兔的?難道這里是野兔的集中地?”

    “沒錯,而且這些野兔很多都是活的,是被活捉的,難道隊長發現了野兔窩,一窩端了?”

    護衛你一言我一語,說得甘建樹耳朵都紅了,這都不是我捉的,好不好。

    “還在干什么?還不快點扒皮燒烤!”為了不讓他們繼續說下去,甘建樹大喝。

    護衛們見隊長發火了,都不敢說了,馬上拿野味處理。死的現在吃,活的先放著。

    一護衛接過張晏扛的野豬。

    護衛腳下一沉,驚嘆道,“小伙子,干得不錯,這野豬足有兩百斤,你能捉到也很厲害。”

    張晏面目表情,沒有說話。

    一部分護衛處理獵物,一部分的人已經在跟開賭的護衛談論贏錢的事。

    “先前說好的啊,買隊長贏,一賠一點二,買張晏贏,一賠二。”開賭的護衛心里郁悶,二十多個護衛參與,有的幾十個金幣,有的比較狠,竟然一口氣三四百金幣。即使少爺輸了一千個金幣。也還虧幾十個金幣。而且少爺的金幣自己到底要不要好呢?

    “誰贏了?”秦鴻光走過來問。

    開賭的護衛心想,要是不將少爺那一千金幣拿到手,恐怕自己就要破產了,拼著得罪少爺,也不得不說了。“少爺啊,雖然那張晏打了一只野豬,有兩百斤。可是隊長也打了二十只野兔,外加一只小野豬,論重量還是優勝了。”

    秦鴻光托著下巴,狐疑的問,“是嗎?你是如何確定數量的?”

    開賭的護衛以為少爺要賴賬,這不能啊,不然自己可是要破產了。“這,這還有假,他們都各自扛回來了。”

    “是啊,是啊。”護衛附和道。

    秦鴻光不以為然說,“托回來并不能說明就是自己獵殺的,也可以是幫別人拿的,你問過沒?”

    “還用問?”開賭的護衛心里想,但是也不敢頂嘴,“那少爺,我這就過去問問。”

    于是開賭的護衛輕輕的走過去。

    火堆前,張晏坐在那里眼睛盯著火堆,其實他的眼睛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實際上是在修煉。

    甘建樹也盯著火堆,心里卻是不爽,今天臉丟大了,竟然輸得那么徹底。而且心里在想著張晏狩獵時候的動作,實在是看不透,完全沒有內力,就是純粹的力量。難道真的只是純粹的煉體修士?

    純粹的煉體修士很少見,也常常被人鄙視和忽略,而且修煉非常的困難,以至于沒有人這么做了。

    突然甘建樹看見,一個豬頭從側面伸了過來。

    正在想事的他嚇了一跳,掄起拳頭就要打過去,看清楚原來是自己人,這才停住手。

    “胖子,你干啥,想挨拳頭是不是?”甘建樹晃了晃差點打出去的拳頭說。

    “嘻嘻。”開賭的護衛有些胖,因此外號胖子,他嬉笑著說,“嘻嘻,隊長啊,我只是想問一下,今晚的獵物你打了多少?”

    甘建樹一聽,頓時火起,不提還好,一提心里就不爽。輸得如此的明顯,他不想說。“咋了,你嫌少不想吃是吧?可以,你今晚就不要吃肉了。”

    “啊,不不,隊長,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我只是想確定一下你是不是打了二十只野兔和一只野豬啊?”開賭的護衛連忙解釋。

    甘建樹心想,還說,就真的這么想我出丑嗎?你們不說這事不就過去了嗎?“你就是想我說不是,是吧?好,我告訴你,我就打了三只野兔,平常不都是這樣的嗎?你滿意了吧,今晚你不用吃肉了,啃干糧吧。”

    “啊!”開賭的護衛驚呆當場。良久才反應過來,“隊長啊,我要不吃肉沒力氣了啊。”

    不遠處,幾個護衛癱倒在地,嘴里嘀咕著什么。“我的三百金幣。”“我的四百金幣。”

    秦鴻光摸了摸下巴,在想著什么。

    黑暗的樹林,火紅的火堆,還有飄動的烤肉味。

    護衛們大口大口的吃著烤肉,有的是含淚吃的,不知道是烤肉太好吃,還是化悲憤為食量了。

    張晏只吃了一只野豬腿,如此的食量在他們眼里也是正常,畢竟塊頭大。其實張晏根本就不需要吃東西了,細菌們可以在外界自己覓食,然后提供營養給張晏本體。

    夜里張晏睡在馬車里。

    秦鴻光又找甘建樹談話。

    “那些獵物真的是他打的嗎?”秦鴻光問。

    甘建樹郁悶的點點頭。

    “怎么做到的?”

    “他的肉身非常強悍,可以一下子跳出十幾米,我肯定他沒有用內力,而且他動作很慢,但是很準,野獸都無法逃脫。”

    秦鴻光摸了摸下巴,“這么說是個可造之才啊,要是練一下功法,那不就很厲害了?”

    甘建樹搖搖頭,“錯過了最佳時期,沒有多大用的。”

    “至少也是個厲害的煉體修士!”

    秦鴻光想著如何將張晏弄到自己的旗下。

    張晏當然知道他們的談話,并未在意。哪里都可以修煉,而且他打算利用秦鴻光的身份,進入皇宮,打探皇宮里有沒有進化石。要說一個國家里寶物最多的,就是皇宮,進化石如此的寶物,說不定皇宮里會有。而且秦國曾經也是一個可以比擬中型宗門的國家,它的積累非常宏厚,有可能會有進化石。

U赢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