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四十六章黑白雙煞

第一百四十六章黑白雙煞

    龐大的修真界,密林滿布,到處都是山林。雖然人類修士是修真界的主流,但是還是有無數的妖獸,妖修。一些深山之中,說不定就是修真者的洞府所在。

    在秦國,城市之外,大多是平原,當也有一些山丘,峻嶺。秦國帝都十里之外,有幾座小山。山上綠樹林蔭,有些野獸山鳥之類。

    而這幾座山當中,有一座山,雖然綠樹覆蓋,卻沒有任何鳥獸。

    一只小鳥在天上飛,飛著飛著,飛進了這個禁區,本來宜人的景色,突然出現一個骷髏頭。

    “唧”小鳥驚懼,來不及離去,被那骷髏頭吞噬,天空飄落幾條羽毛,小鳥已經尸骨無存了。

    而那骷髏頭也消失不見了,剩下的還是翠綠的山林和可怕的寧靜。

    這個地方已經被白煞據為己有,在這里設置了陣法。

    白煞身披白色長袍,面容也是蒼白,他面前是一個祭壇,祭壇上坐著一名少女。如果張晏在這里的話,他會認得這就是十三公主。

    此刻,十三公主秦柔沙正癡迷的看著白煞,猶如花癡一般。

    白煞微笑,溫柔的說,“柔沙,你愿意為我付出一切嗎?”

    十三公主柔情似水的說,“白哥,我愿意為了付出一切。”

    白煞手一手攬著十三公主,一手用手指撫摸十三公主下巴。

    兩人四眼對望,臉龐漸漸拉近,十三公主閉上眼睛,似乎要迎接即將到來的熱吻。

    突然洞府一陣的波動,讓本來興致大好的白煞停住了動作。

    洞府里進來了一名黑紅色衣服的男子,他非常狼狽,受傷了一般,跌跌撞撞。

    “弟弟?”白煞放開十三公主,走向黑煞,并彎腰扶持。

    “弟弟,你怎么受傷了?”白煞用一種溫柔的語調說,比之與十三公主的時候更加的溫柔。

    黑煞喘了口氣,說,“沒事,哥不用擔心,只是情報有誤,沒想到對方隊伍里竟然有高手。我是用血遁逃回來的。”

    “嗯?二皇子身邊也就一個筑基期的葉靖琪,雖然也是筑基期修為,但是遠遠不是你對手,而且只要血煞陣布置成功,他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白煞分析,黑煞襲擊的事情是經過白煞的許可的,按照情報分析,對方應該會被黑煞捉拿的。

    黑煞說,“沒錯,葉靖琪不足為慮,可是那世子秦鴻光身邊竟然有一名傀儡門的修士,他有一種黑色的東西,竟然可以克制我的血煞。還破壞了血煞陣,我的血煞旗也無法抵擋那黑色東西的攻擊。大哥你看!”

    黑煞拿出血煞旗,這血煞旗里面儲藏著許多的血煞,也不知道殺了多少人,這才能累積如此多的血煞。此刻這血煞旗上有一塊微不足道的黑斑,靜靜的附在上面。

    白煞接過血煞旗,擺弄了一下說。“這血煞旗少了四分之一的血煞,對方的法寶竟然如此厲害,那法寶是什么樣子的?”

    黑煞說不出個所以來,“就是黑色,很小的黑色點,我從未見過此東西。”然后露出憤恨的神情,“大哥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啊。上次我威逼洛河三怪辦事,也是他破壞了,還破解了我的血煞掌。我原本以為他不過是普通筑基期修士,沒想到竟然克制了我的血煞。”

    白煞皺起眉頭,看了一眼黑煞,柔聲說。“弟弟也累了,這事就不要管了。反正我們現在已經做了一個公主。而且我已經使用癡情咒讓她癡迷于我,聽我的話。按照計劃,只要讓她回到帝都即可。至于你說的那傀儡宗修士,會有機會的,敢兩次阻礙我們的好事,我一定好好的招待他。”

    黑煞聽了心里高興,只要哥哥出手,對方肯定死定,哥哥可是金丹后期巔峰的修為。要不是沒有渡劫的信心,他早就渡劫了。而他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為渡劫做準備,只要成功,哥哥成為元嬰期修士,他們兩人就能橫著走。

    “哥哥,就一個公主,會不會太冒險了?”黑煞問,本來可以多一些的,就是被張晏給阻礙了。

    “一個也夠了,畢竟我們只是竊取氣運而已,只要有氣運加身,我渡劫就多兩成把握了。”白煞說。

    修士渡劫固然難,魔道渡劫就更加難,尤其是那些作惡多端的魔道,他們的劫往往帶有他們的罪孽,甚至可能是天劫變異,變為更強大的天劫。

    因此魔修渡劫非常困難,準備也是比修士的多。

    而白煞這些年殺的人,他自己都不清楚,對于渡劫一點信心都沒有。因此他必須找些能安全渡劫的手段。而利用氣運壓制罪孽,是他認為最好的方式。

    氣運虛無縹緲,難以捉摸,但是有真實存在。而一國的氣運是一個國家的人民累積而來,它的威能非常大。

    秦國正是擁有了九龍玉璽,正是具有聚集氣運的能力,從而存活到現在。

    多少年來,打九龍玉璽的主意的人,統統都失蹤了。

    黑白雙煞也不敢,但是如果只是獲取一些氣運呢,還是可以的。

    “哥,我們接下來應該怎么做?”黑煞問。

    白煞想了想,說“第一,將十三公主‘送’回去,并且暗中扶持,讓她在歷練中活過來,獲得氣運。第二,讓斷魂閣出手,除掉那個傀儡宗修士,只要付出代價,區區筑基期必然死定。另外,讓那個惡心的家伙也出手吧,搗亂帝都,好讓我們渾水摸魚。”

    黑煞聽了想了想,“哥,如果讓斷魂閣出手,會不會讓宗門知道我們竊取氣運的事情?”

    白煞微笑,“不會,雖然斷魂閣是血煞宗扶持的,但是他們對于顧客的信息向來保密,所以不會讓宗里的人知道的。”

    竊取氣運來渡劫,這種方法并不是黑白雙煞發明的。而是本來就有,好處是容易渡劫,壞處是這會讓自己的命運與某個國家有了聯系。不止如此,甚至會讓身邊的人與某個國家有聯系,是好是壞沒人說得清楚。

    如果一個宗門的弟子竊取某個國家的氣運,有可能會讓那個宗門帶來未知的因果,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壞的。因為不知道會帶來什么,那么宗門又豈會讓弟子去碰觸。

    白煞柔情的說,“弟弟,我先幫你療傷。”

    黑煞嗯了聲。

    在十三公主哀怨的眼神中,兩人親昵的療傷了。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竞技|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