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六十四章血泣來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血泣來了

    天亮了,張晏的房間里有三個正在筑基的人。他們的氣息強大了一些,體內的靈力漸漸液化。

    秦鴻光輕輕的敲門,張晏開門,他的到來張晏早就知道了,還知道對方在外面等了一段時間才進來的。

    秦鴻光低聲說,生怕打擾,“情況如何?”

    張晏說,“一切正常。”

    “那就好,我們出去聊聊。”

    走出房間,房間四周的下人已經被安排到其它地方,這里不會有人靠近。

    “張客卿,我已經有辦法讓你安然離去了,只是之后能不能逃得過元嬰期的追捕,那就看你自己了。”

    張晏早就知道了,通過細菌的偷聽,早知道情況,對方拿到一個令牌。

    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辦法?只要能讓我安全離開,那些靈石就算了。”

    秦鴻光大喜,等的就是這句話,他很佩服自己的機靈。這次,既可以避免帝都受到元嬰期的威脅,又可以省下一筆,而且三名筑基期,會對他的力量有大幫助。

    秦鴻光拿出令牌,說,“這是瞬移金符,可以瞬間逃離百里,正常情況可以使用五次,足以逃出五百里,即使是元嬰修士也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追上。”

    之前就偷聽到這瞬移金符的作用,現在再次確定,張晏心里就大定了。百里的距離,對于元嬰修士來說大約需要三百個呼吸,這時間足夠劈開禁錮符文。

    如此的話他可以使用瞬移金符離開,然后破除禁錮符文,將天魔軀體收起,一直待在仙府地圖一兩個月。即使元嬰修士也不可能等上一兩個月,等對方離開之后,自己再離開。

    “感謝少爺你的幫忙,我沒齒難忘。那么那些靈石就不用付了。”張晏說。

    秦鴻光一副理所當然的說,“咱們什么關系啊,你有困難,當然是要幫你的啊。當初你不也幫了我?對了,張客卿,我可以看看他們的情況嗎?”

    “可以的。”

    秦鴻光查探三人都在修煉,而且氣息漸漸變強。

    張晏隨即說,“少爺,這里已經沒有我的事了,我想,我是時候離開了。免得連累你們。”

    “路上小心,以后還有機會相見的。”

    張晏點點頭,走出了親王府。

    行走在清晨的帝都,街道冷冷清清,只有幾個早起的下人,在忙著掃地和煮早餐。

    一股神識鎖定了張晏,張晏知道地魔老祖已經發現了自己,只是離開親王府對方就發現自己了。現在就使用瞬移金符嗎?

    “咦?怎么這神識充滿敵意,而且跟地魔老祖不一樣?”張晏疑惑,難道還有第二個元嬰修士?

    血泣連夜趕路,很快就到了秦國帝都附近,他拿出黑煞的靈魂玉牌。真元力注入靈魂玉牌,靈魂玉牌發出一股光芒,指向某個方向。

    血泣一個瞬移,出現在某個山頭的上面。

    這山頭青青郁郁,看起來風景很不錯,然而卻沒有任何的鳥兒和動物,連昆蟲也沒有。

    “嗷”一個骷髏頭突然出現在空中,張開大嘴,要將血泣吞下去。

    血泣仿佛沒有看見,任由骷髏頭落下來。

    骷髏頭將血泣吞下,然后似乎露出滿意的表情來。然而下一刻,“嗚嗚”像痛苦一般發出怪異的聲響,然后扭曲,變小,最后消失。

    血煞骷髏陣,這可是血泣的得意陣法,也是血泣親自傳授給白煞的。其他了人布置這陣法,肯定有一些區別,而現在血泣很肯定,這就是自己傳授的血煞骷髏陣。說明白煞真的來過這里。

    血泣飄進去,一個個骷髏頭出現,卻沒有再攻擊血泣。‘連安全通道都一樣。’

    黑煞這些天非常的悲痛,自己的哥哥,從小照顧自己的哥哥,與他關系非同一般的哥哥。竟然失蹤了,而且有可能已經死亡,因為那場大戰黑煞也感應到。

    本來以為哥哥會沒事的,可是都過去兩天了,卻不見哥哥回來,他心里已經感覺兇多吉少了。

    正在悲痛中,發現有人進入血煞骷髏陣,而且血煞骷髏陣并不能阻擋對方。能夠這么輕易進入的,肯定是對這陣法非常熟悉的人才行。黑煞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哥哥了。

    “哥哥!”黑煞大聲叫喊,期待著進來的是自己的哥哥。可惜進來的是一個老頭。瘦瘦巴巴的身架,頭頂上灰白的頭發,眼睛卻有著一種震躡人的紅光。手上拿著一個靈魂玉佩。

    黑煞看清對方的模樣,既失望,又帶有恐懼。“拜見四長老!”白煞是血泣的親傳弟子。而黑煞不是,黑煞的資質沒有白煞好。

    憑著白煞的關系,這才受到些許重視,也弄了個靈魂玉牌。

    “白煞去哪里了?”

    黑煞立即眼紅了,帶著哭聲說,“大哥去追殺一個人去了,然而一直都沒有回來,已經兩天了,而且有元嬰修士出現過。”

    “元嬰修士?秦國怎么會有元嬰修士?”血泣眼睛紅光變亮。

    黑煞一看立即低頭,那眼睛不能看,不然會失去理智的。“弟子不知道,但是那波動確實只有元嬰修士才能擁有。”

    “帶我去看看。”

    血泣一把抓住黑煞,他那瘦的像皮包骨一般的手,竟然如同鐵鉗一般,抓得黑煞很痛。但是黑煞不敢出聲。

    “那邊方向。”黑煞指引方向。

    “嗖”一下只就出現在千米之外。

    “那邊!”

    “嗖嗖嗖”沒多久就到了當初大戰的現場。

    戰斗已經過了兩天,但是現場并沒有被破壞,大多保持原樣。

    血泣查看,戰斗殘留的氣息幾乎消散了,但是某些情況還是可以猜測出來。

    血泣凝重的看著地下亂石堆。“如此大范圍的將地面升起,需要的法力龐大,只有元嬰期才能做到。要殺的人是誰?”血泣并沒有問為什么要殺那人,對于他來說,不重要。

    黑煞悲傷的表情變為憤怒,“那人叫張晏,筑基期修為,是傀儡宗的弟子,也是親王府的客卿。之前壞了我們一次事情,我們就想干掉他。那個時候我們已經請了黑市出手,黑市出動了一個金丹初期的去了。本來以為萬無一失,沒想到不知道怎么出現個元嬰期修士。”

    “那個張晏在哪?”血泣陰森的說,此事必然與那個張晏有關,要是找到他,真相就明白了。

    黑煞略微緊張的說,“弟子本來是打算在山洞里等哥哥回來的,并不知道情況。不過如果那張晏還沒事的話,可能會回親王府。”

    “帶本座去親王府!”憤怒的血泣忘記了許多事情,他一心想找到弟子的靈魂,或者金丹,還有那兇手。至于其他,他一時想不起來。

    “嗖”血泣帶著黑煞很快就到了帝都外,血泣神識覆蓋帝都。很快找到了正走出親王府的張晏。

    張晏太好認了,個子高。常人看不出張晏的虛實,但是血泣的神識掃過,天魔軀體的異常一下子就被血泣知道了。

U赢电竞 竞技| 竞技|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菠菜| 电竞下注|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竞技| 电竞资讯|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