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一百九十章漢城士兵

第一百九十章漢城士兵

    張晏吸收了氣運之后,認為虎蛟已死,因此不再用仙府地圖趕路了。仙府地圖很安全,但是速度太慢。

    張晏可以選擇釋放出傀儡來趕路。天魔軀體已經毀壞,修復需要很長時間。妖獸的傀儡不方便使用,這里有人類活動,使用的話可能會被當做妖獸給滅了。

    “以后你就叫玄冰吧。”張晏對嗜冷細菌說,嗜冷細菌占據了玄冰真人的尸體,并且通過張晏的傀儡術,成功的融為一體。如今,玄冰已經將修為提升到筑基期了。

    “好的,大哥。”玄冰是子細菌嗜冷細菌,還是四級,并未化形,但是與玄冰真人的尸體融合之后,吸收了一些記憶。雖然記憶零散,還是讓他的智慧提升了一些,至少可以簡單的交流。

    就像現在,玄冰就可以口吐人言了。而且還可以使用玄冰真人生前的一些招式。

    妖獸森林的外部范圍,大多是一些妖氣期和妖法期的妖獸,對玄冰沒有威脅。而且玄冰穿上了玄冰道袍,那是下品防御靈器。站著讓那些低階妖獸打,也沒有事。

    玄冰劍是上品攻擊靈器,現在的張晏已經可以隨意使用,雖然威力不是百分百,但是非常的厲害。

    威力上玄冰劍比蛟龍角還要強,而且具備冰凍屬性,不過蛟龍角帶有毒性,金丹期也不敢碰。

    就這樣,在妖獸密布的妖獸森林外圍,一個身穿白衣,鶴發童顏,道骨仙風的道人出現了。

    走了兩天,周圍的樹木變得稀疏,而且矮小,樹齡有的不過是幾年。這地方一定有人類經常活動,因為樹木是被人砍掉的,所以才變得稀疏,還能看見一些樹樁。

    而且妖獸稀疏,偶爾還可以見到野獸。有野獸的原因就是這里的靈氣稀薄,不容易誕生妖獸,而妖獸一般也不會在這樣的環境出沒。

    此時天色暗了下去,又是到了傍晚了,太陽下山了。這里的太陽據說是一條火龍所化,因此白天較熱,尤其是中午。晚上,由另一條藍龍接班,藍龍是冰屬性,因此晚上較冷,尤其是午夜。

    晚上的森林很危險,無論野獸還是妖獸也會躲藏在黑暗中,對于一般人來說非常的危險。

    玄冰并沒有這種覺悟,繼續的趕路,只要不迷路,這里沒有任何危險。

    就在這時,一陣的呼救聲和野獸的叫吼聲響遍森林。

    張晏判斷呼救的是人類,他正在被野獸追殺。

    玄冰快速的移動,趕過去,救人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自己需要有人指路,順便問問如何走。

    “刷刷刷”玄冰雖然白發蒼蒼,身體卻保養得很好,不比年輕人差。很快就趕到現場。

    只見一只巨熊追著一名人類。巨熊有三米高,是妖氣期妖獸,并不會法術的那種妖獸,但是身體強壯,防御力驚人,刀槍不入來形容并不為過。

    人類是后天武者,身手敏捷,身穿鎧甲,下身并無鎧甲保護,只是普通褲子和靴子。只見他死命的跑,邊跑邊喊,大約是叫喊著救命,但是因為跑得厲害,聲音都變了。

    “救人?”玄冰正想沖過去救人。“等等!”張晏叫住了他,“附近還有許多人,不需要救。”

    玄冰仔細查看四周,這才發現異常,原來周圍竟然埋伏著不少人,看他們裝備精良,顯然是士兵。不怪玄冰之前發現不了,畢竟玄冰本質上還是四級細菌,只是獲得人類的記憶而已,還不是很聰明。

    “啪”“噗”就在這個時候,那人類被一塊較大的石頭絆倒,他跌倒在地,慌忙轉身,看見的是魁梧而且兇神惡煞的巨熊,巨熊張開大嘴,張開雙爪,準備與人類來個親密接觸。

    “嗷!”巨熊大叫一聲,然后雙爪拍過去,下一刻人類就要被拍得血肉模糊了。

    人類驚恐,眼睛瞪大,瑟瑟發抖,連逃跑都忘了,就差尿褲子了。

    大爪就要拍到人類的時候,一道身影略過,人類不見了。十米開外出現一名身穿灰色盔甲的隊長,還有他手上拉著人人類{士兵}。

    “轟”大爪拍在地上,濺起灰塵無數。

    這一聲巨響仿佛是信號一般,樹林里飛出無數的黑影。“嗖嗖嗖”無數的箭矢飛出,準確的命中巨熊,很少射偏的。

    “噗噗”巨熊的皮果然防御力驚人大部分的箭矢彈飛,只有小部分能刺進皮肉。

    “吼”巨熊暴怒,昂天大吼,散發出妖氣,妖氣出現之后身體變得更加強大,身上插著的箭矢紛紛掉落。

    “標槍手準備!”隊長大叫,并且站起來,拔出佩劍,佩劍注入內力,閃閃發光,這隊長是先天武者。

    一排士兵手持標槍,側著身子準備投放。

    隊長手拿佩劍,也準備與巨熊正面交鋒。

    就在這時,暴熊奮起,跳了起來。轉身跑了,跑了。

    眾人一愣,暴熊竟然逃跑了,不是應該失去理智沖上來的嗎?士兵手上蓄勢待發的標槍也不知道是否投放,對于逃跑的目標,標槍準度不夠,暴熊皮粗肉厚,一兩支標槍并不能傷到它。

    “別跑!”隊長沖出去,是要將暴熊留下。

    就在這時,天空飛來一道劍光,劃著優美的弧度射向暴熊。

    暴熊奔跑很快,可是飛劍更加快。“噗呲”飛劍刺中后心,巨熊慘叫,轟然倒下。

    天上飛來一名修士,身穿道袍,舉止飄逸。

    “多謝上仙。”隊長向那修士行禮,修士擺擺手示意不用在意。

    “閣下看了這么久,是不是應該出來了?”修士說,他是筑基修為,發現玄冰并不奇怪。

    玄冰眼看對方發現了自己,也不慌張,沒必要慌張。不在意的走了出來。

    士兵們看見玄冰走出,立即將弓箭對準,戒備著。

    玄冰淡定的走出,對那修士說。“在下玄冰,剛好路過此地,聽見打斗所以過來看看,并無惡意。”

    玄冰一臉淡然,仙風道骨,有一股親和力。

    修士聽了,露出善意的微笑,“貧道方旭華,是漢城的客卿,咱們移步說話。”旭華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而隊長見此,輕輕的擺手,那些士兵紛紛將弓箭放下。

    “好,一邊說。”玄冰捋了捋胡子,微微一笑,跟著旭華走到一邊。

U赢电竞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竞猜| lol外围| 电竞资讯| 电竞比分网| 电竞投注| 电竞下注| lol外围| 电竞菠菜|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lol外围|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