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章封山(上)

第二百章封山(上)

    第二天,從破曉時分開始,人們就起來了,他們各自忙各自的,本來桃花谷的人就不多。一千花農加上五百侍女,再加上他們的親屬,也就五千人左右。對于新城主,他們是沒有任何的信心,這里的環境確實很好,但是因為前任城主的緣故,并不能自給自足。許多人因為這里糧食早就差不多吃完了,而且對于新城主沒有信心,因此,選擇離開。留下的,大多是沒有去處,想到外面也是不容易,這才沒有離開。

    還沒有到響午,人們就聚集在山谷的出口,有的閑聊,有的道別,有的勸說,總之就成了市集一般。

    直到響午了,張晏這才出現,依然是用玄冰的外貌。

    眾人看著這仙風道骨的老人,都不敢說話。

    只有王三少還敢低聲細語,“這就是城主嗎?就他一人?不會以為一人就可以支撐一座城吧,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妖獸隨時會攻擊過來。”

    星哥查探了一下,發現玄冰的修為看不清,而且身上寒氣陣陣,有些害怕的說,“少爺,不能少看對方,對方的修為是筑基期,比我還要高,要是對方聽見可就不好了。要不我們也離開吧。”

    “哼!筑基期又如何?難道還敢拿我怎么樣?我父親可是金丹強者,他敢對我不利嗎?”王三少不以為然的說,以前也見過筑基期修士,雖然不敢得罪,但是對方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樣。

    張晏輕輕飛起,飛到山澗上,居高臨下將眾人看在眼里。大約有三百多人要走的樣子。

    張晏使用真元力說。“各位,今天桃花谷就要封山了,以后未經允許不得隨意進出,違反者,將受到嚴重的懲罰。而留下的人,有可能在這個山谷里渡過很漫長的時間,山里將會自給自足。所以,大家需要想好了,要走的,就立即離開。不走的,相當一段時間都不可能離開。大家明白嗎?明白就可以離開了,我給你們六百個呼吸的時間離開。現在開始。”

    下面的人們出現了吵雜,一些人在做最后的勸說,希望可以勸說其他人跟著自己離開。

    張晏沒有理會,山谷的防御只有靠自己和細菌以及傀儡,這些人,可有可無。不過是想從這些人身上獲取一些氣運而已。然而如果只是靠這么一點點人,什么時候才可以氣運化龍,所以最終還是要走攻城掠地的道路。

    一個張晏肯定做不到,但是又如何找幫手呢?

    時間漸漸的流逝,要離開的已經離開了,剩下的大多是不想走的,也有糾結著的。

    “時間到了,如果再不離開,就要封山了,未經允許,不得進出。”張晏甕聲說。

    “城主!你打算怎么封山,如果本少爺要出去,你也不給?”王三少傲然的走出,他到現在還不相信對方不讓自己出去。

    “封山就是封山誰也一樣,包括你在內,我會一視同仁。”張晏淡淡的說,那些花農侍女離開,張晏不在意,但是這個王三少,他很在意,只要對方留在這里,就可能引來敵人,這就是他想要的,他需要一個不強的對手或者敵人,來練練手。

    “什么!你竟然連本少爺都要囚禁嗎?告訴你我父親可是穿山城的城主,金丹修士。”以往王三少報出父親的修為,對方都會遲疑,都會衡量利弊。然而如今

    張晏聽了露出微笑,這就是自己想要的不強的對手。于是他大聲說,“封山!”聲音響徹整個山谷,即使剛剛離開的那些人,都聽到,紛紛往后看。

    張晏舉起手,天上出現一個巨大的缺口,缺口不斷的擴大,并且有東西要鉆出來。

    “吧嗒吧嗒”先是許多的樹根,不斷的伸出,然后是粗大的樹身,再然后就是樹冠。

    樹根落下,覆蓋整個山澗,密不透風,不斷的深入大地,當樹身出來之后,整個山谷都微微震動“轟隆隆”,響聲不斷。

    樹妖出現之后,后面還跟著許許多多的毒蛇。其中有兩條一紅一青,尤為明顯。

    “啊”一些膽小的人們驚叫,“妖獸啊,快跑。”

    此時的王三少臉色蒼白,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他從來未曾這么近距離看見妖獸。

    張晏的聲音再次響起,“從今以后,這個山谷封閉,不單單出口有守護,即使是四周的山地,都會有陣法和毒蛇。靠近者后果自負,死了概不負責。”

    “山谷里是有規定的,任何認不得違反,不然我必然會懲罰他。

    第一,山谷的一切都是我的,都得聽我的。

    山谷的一切都是自給自足,包括你們的住處,都是需要你們付出勞動或者金錢才能住。沒有付出足夠的代價,就睡外面。與那些毒蛇一起睡。”說著話的時候,張晏還特意的看向王三少,意思很明顯,這就是跟你說的。

    “第二,目前山谷由管家管理,任何糾紛和事情都可以跟管家說,由他處理。如果他處理不來,就由我來處理。”

    “管家!”

    管家連忙走出,深深的向張晏鞠躬,“屬下在這。”

    “以后山谷都是你管理,有不聽從管理的,就告訴我,我會讓他們知道在這里,他們一文不值。”張晏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盯著王三少,這是在警告對方。

    “哎呦!我真的是好怕好怕啊!”王三少做出一副怕怕的模樣,隨即話鋒一轉,“哼!我王三少他娘的還真的是沒有怕過誰,你若敢碰我一條頭發,我父親一定會讓你后悔,我父親可是金丹期,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般。你們說是不是?”

    “是啊,敢跟三少作對的都沒有好下場!”跟班響應,除了星哥,還有八人,他們平時都橫行慣了,都在起哄著。

    “嘻嘻。”張晏看著幾人起哄,非但沒有不高興,反而高興起來,“有恃無恐真是好,那么我的計劃就更加好完成了。”

    張晏周圍寒氣逼人,一股威壓散發,在張晏的控制下,只是讓王三少和那些跟班承受。其余的人只是感到張晏的氣勢不凡,而感覺不到威壓。

    “啊”十個人慘叫,趴伏在地,苦苦支撐,即使是練氣十層的星哥都無能幸免,面對筑基期,他不敢強撐,怕惹惱對方。威壓讓他們身體沒有了任何的防御力,細菌輕易入侵,五級的嗜熱細菌和五級的靈芝真菌都入侵。

    此時,他們的生死已經牢牢的掌控在張晏的手上,只要張晏愿意,他們的舉動和言談都被監視,生死已經不由他們了。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 竞技|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