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一十一章玄天戒指

第二百一十一章玄天戒指

    王三少與王燁雷聯系已經過了二十五天了,也就是魔靈事件過了十天了。

    桃花谷依然整整有條的運作,下人們該生產的生產,該干活的干活,該修煉的修煉。經過管家的努力,下人們除了食物上自給自足,甚至還能生產一些麻布和鐵器。

    那些下人當中有的會編織布料,通過使用一些類似麻的植物,制造和編織麻布。

    而鐵器則是使用礦物熔煉,制作而來。下人當中并沒有會打造鐵器的,只是將那些礦物融化,改變成農具的形狀。這些鐵器粗劣,但是總比徒手要好。

    下人們發現,城主的府邸外面漸漸的升起了一座赤紅色的山。管家告訴他們,那是鐵礦,可以提煉出鐵來。

    礦物的來源,來自噬金細菌的搬運。噬金細菌不知疲倦的將土壤中的礦物吞食,然后又將礦物運送到制定的地方。高級的,有靈性的礦物都集中在府邸里,由張晏來收集。低級的則在府邸外面堆積。這地方大部分的礦物都是鐵,因此外面的鐵礦,已經堆積如山。

    張晏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研究傀儡和術法。傀儡都制造好了,天魔病毒在不斷改造傀儡。

    張晏很謹慎,沒有讓天魔病毒肆意改造,他怕改造出控制不了的天魔。

    這些天來,總結了一些心得。

    天魔病毒改造過的傀儡,肉身變得比生前強大很多,但是術法沒有大改變。

    天魔病毒如果留在傀儡的體內,傀儡的實力會更加強大,尤其是有魔力注入,或者傀儡受傷的時候,天魔病毒會吸收一些負面的東西,然后產生魔力,讓天魔妖獸更加的強大。

    有天魔病毒的傀儡,雖然更加強大,卻會出現失控。天魔病毒吸收負面的東西多了,就會狂暴,變得嗜殺,難以控制。

    而沒有天魔病毒的天魔妖獸,實力弱一些,卻不會出現失控的現象。

    府邸大廳,管家在向張晏匯報山谷的情況。

    “少爺,山谷已經可以自給自足了,一些下人已經踏入修士的行列,一切都平穩。另外有一件事情,就是關于那王三少的。”

    “他搞事?”張晏對于這個王三少并不感冒,本來是將他作為人質,引出大魚,好獲得氣運的。現在來看著王三少已經沒有用了,都十天沒有人來山谷了。

    管家接過話說,“沒有,王三少這些天變了一個人似的,竟然要求做事,哪怕我們說沒有工錢。當然我還是按照規定,給了相應的食物。”

    “嗯,你看他是不是轉性了?”王三少的轉變很可能是因為那天的事情,竟然要拜自己為師,可能只是演戲。張晏更在意的是玄天戒指和魔靈。

    玄天戒指本來是一件比仙府地圖還要高一級的仙器,張晏哪里會放過?只是顯然受損,不然為何一點仙氣都沒有,魔靈也無法煉化。

    管家頓了頓,想了想,說。“以老奴的眼光看他是洗心革面了,不過接觸的時間尚短,還需要觀察一下。”

    “嗯,讓他過來見我。”張晏有自己的打算,正常情況,要看清楚一個人,需要很長的時間。張晏并不會浪費時間,所以他想用極端點的辦法。不管王三少是否改過自身,也要好好的利用。

    王三少來到客廳,這府邸他來過很多次,那個時候還是一副器宇軒昂,不可一世的少主。如今再次踏進這府邸,物是人非,感覺完全不同,感覺這府邸給他一種壓抑和威嚴的感覺。

    “拜見城主大人。”王三少恭敬的行禮。

    “不必多禮了,叫你來,想必你也知道有事。”張晏沉聲說,同時觀察王三少,此時的王三少沒有了紈绔那種玩世不恭,而是一個乖乖的好孩子一般。

    “城主大人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只要我王某能做的,一定做。”這些天,他要求做事,哪怕管家說沒有工錢,但是他想表現,他想獲得張晏的信任。因為這是他目前唯一的希望。只要得到仙種,憑著自己的資質,一定可以快速修煉,然后就可以恢復以前的風光了。

    仙種,是管家的說法,下人們心信不疑。那些修煉的下人都已經步入修士的行列了,管家更是最近到了練氣三層。哪怕下人們并不會隨意談論修煉的事,但是還是讓其他下人知道了。管家也親口說了,只要做事認真得到城主認可,就有可能得到仙種。這讓許多的下人都拼命的干活,以期待獲得城主的青睞。

    王三少就是看中這一點,其實早在王三少被跟班欺負的時候,王三少就已經發現下人當中出現了修士,隱隱猜測與城主有關。如今,他發現那些下人資質再差,修煉速度竟然不慢。而自己自從受傷,修煉就無法進取。于是他就抱著希望,他以為只要得到仙種,就可以擺脫修煉的問題。

    張晏很有深意的看了王三少一眼,這人看起來也不是完全的紈绔,他內心還是有野心和目標的。“主要是兩件事,第一就是魔靈,雖然他活不久了,但是畢竟現在沒有消滅,不安心。第二就是關于你的玄天戒指,那可是仙器,應該是受損了。你真的不能脫下來嗎?”

    王三少思量了一番,認真的回答,“很抱歉城主大人,這戒指自從認主之后就一直在手上,脫不下來。平時沒有任何作用,但是如果有危險的攻擊靠近手部,就會防御。”

    “嗯。”這樣的結果張晏早就預料,一定是有什么特別的地方,讓這玄天戒指認王三少為主。“你還記得這戒指如何認主的嗎?”

    王三少回憶說。

    當初王三少和他的母親生活非常艱苦,有一頓吃,沒一頓吃,也經常被一些惡霸欺負。

    某一天,他撿了一仗不起眼的戒指,以為是寶貝,于是拿到商店去賣。結果被店主轟了出來,說他拿爛銅爛鐵來搞事。

    王三少被轟出來之后,以為這戒指不值錢,就用一條繩子圈著,掛在脖子上。

    后來,有一次,被惡霸欺負,打得遍體鱗傷。事后就發現戒指出現在手上,怎么也弄不下來。

    戒指認主之后雖然沒有顯露什么厲害的功能,不過自從王三少帶上這戒指之后,就很少生病,而且有活力許多。再后來就是魔靈出現了。

    “這么說,認主的關鍵是因為戒指沾染你的血液了?”張晏從王三少的講述中得出結論,但是魔靈可是研究了很久,也不能讓戒指認主。難道是因為魔靈從來沒有使用血液來煉化?那是說不通的,所以,很可能王三少的血液有些不一樣。

    “我取你一點血液查看一下。”

    在王三少配合下,張晏取了一滴王三少的血液,檢查了一番,并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就是普通血液。

    將那滴血液碰觸玄天戒指,玄天戒指微微發光,將血液吸收。

    “真的是血液,可是為何只有王三少的血液有用?”

    百煉這個時候出聲了,“我知道原因了。”

    這是一件時代久遠的仙器,全盛時期比起仙府地圖還要高一個檔次。或許是因為受損,或許是因為年代久遠,器靈已經消失,仙氣也幾乎消散。

    如此的一件失去器靈的仙器,需要大量的仙靈之氣才可以恢復。魔靈畢竟還只是化神期,并沒有達到仙人級別,所以并不能認主。

    王三少的血液能夠認主,很可能是因為這玄天戒指的制造者或者前任主人設下了某種認主功能,比如血脈認主。只有具有某種血脈的人才可以認主。

    因此王三少就是某個大能的后人,所以才讓玄天戒指認主。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投注|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