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一十七章邪念起

第二百一十七章邪念起

    原本像是奄奄一息的薛飛章站起身,手持法器大義凜然的說,“小姐不用怕,區區幾個毛賊而已。”

    “哈哈哈,薛飛章,能夠保護到這個份上已經是盡心盡力了,將那個丫頭交給我,我毒狼盜賊團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一伙蒙著臉的強盜打扮的人走了進來,為首的眼睛旁邊還有一道刀疤。

    山洞不大,最多也就可以容納四人并肩而行,他們跑不了。

    薛飛章此時心如死灰,逃不了,這么狹窄的山洞根本無法逃,而自己不過是強撐而已。

    “我跟你們走,不要傷害薛伯。”葉爾琴站在薛飛章前面,雙手張開。

    “小妞,只要你跟我們走,我們就不殺他。”為首的男子說,聲音并不自然,似乎是特意改變聲音。

    “小姐,不要信他們,剛才那三支箭,我認得,就是想要殺你的那伙人的,他們是要殺了你。”薛飛章將手搭在葉爾琴肩膀,渾身顫抖,隨時倒下一般。

    “過來吧,你若乖乖的跟我們走,我們就放了他,不然我就將他的肉一片片的割下來。”為首男子手拿大刀,手指在大刀上撫摸。

    “不要。”葉爾琴不想看到這情形,她知道薛飛章已經沒有戰斗力。

    “小姐,不要相信他們,他們是害怕我手上的法器,這才沒有攻擊。你要是過去,他們必然動手。”薛飛章看出來了,對他們追捕的人有兩批,一批要活捉,一批則是要命,但是他已經無法在戰斗了,也只能裝裝樣子。

    為首男子向身邊的人眨了眨眼,身邊的人領會,隨即拉起弓箭,瞄準前方。這個地方弓箭使用很不方便,但是也沒有多少地方躲避。

    “殺了他們!”

    身邊兩人將弓箭拉滿,準備射擊。

    薛飛章心急如焚,自己死無所謂,但是小姐不能死。而葉爾琴也毫無辦法,只有等死,父親的托付她沒能完成,心里一陣的悲傷,眼淚嘩啦啦的流下。

    “啊”一陣慘叫聲從洞外傳來。

    “有人襲擊我們!”山賊們大驚紛紛往后看,連拉弓箭的兩人都沒有射出箭矢。

    “刷刷刷”一道綠光飛進山洞,穿過一個的山賊。

    “噗噗噗”一個個山賊倒在地上,毫無生機。

    “修士!”眾人大驚,他們哪里是修士的對手,即使是薛飛章這個重傷的修士,他們都非常的小心。

    為首的男人立即驚醒過來,他沒有忘記自己的任務“先殺了那女的。”

    為首男人提著大刀沖過去。

    “小姐小心。”薛飛章用盡最后的力氣,與葉爾琴交換了位置,背對大刀。

    “刷”大刀在薛飛章背部砍過,鮮血直噴。

    “薛伯!”葉爾琴被撲倒在地,心如刀割。

    “刷刷刷。”綠光不斷在山洞穿梭,很快山賊們全都倒下,包括那為首的男人。

    “我還來得及時吧!”張晏收起木靈劍,踢開那些尸體,走了進來。絲絲氣運不斷涌入張晏的身體。

    當張晏在尸體堆中走出,看見正在哭泣的葉爾琴,心里升起一股邪火,那男人般的感覺突然涌現,某處不自覺的膨脹起來。多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張晏非常的懷念,還是宅男的時候總是偷偷摸摸的嘗試這感覺。自從變為細菌之后,這感覺就沒有了因為沒有了肉身,甚至連看美女的感覺都沒有了。

    “不對勁!”張晏清醒過來,眼前這個小妞確實很標志,很不錯,是多數男人喜歡的類型,瓜子臉,清秀,身材好,現在還楚楚可憐,讓人憐惜的哭泣。

    但是不應該讓自己產生邪念。張晏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也不至于是壞人,即使一見鐘情,也不應該胡思亂想才對。何況自己又不是沒有見過美女,眼前的美女最多就是漂亮,一定是有些東西影響了自己的思想,讓自己往種馬那方面想。

    說起種馬,張晏就想起來了,現在的肉身是權星華的。權星華雖然是修士,但是并不是說修士就一定清心寡欲。相反,權星華是個花花公子。家里有四個老婆,外面還有不少,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因此他的記憶,他的肉身都有著花花公子的特質。于是一看見美女就會有特殊的反應,那是本能的反應。

    同化了權星華的肉身,大部分的記憶都留著,這些記憶與在腦部的張晏產生共鳴。關鍵時候就會涌現出來,可以說相當于奪舍。

    對于這種情況,張晏不但沒有感到羞澀,不安,尷尬,反而非常的高興。這意味著如果自己放棄細菌體,將靈魂注入這副軀體,那么就可以真真正正的變回人類,與人類沒有區別。

    至于這副軀體那些殘存的,齷齪的記憶,張晏可以不理會,又或者慢慢將它清除。

    葉爾琴很擔心薛飛章,薛飛章已經昏迷,命懸一線。但是她還是察看到張晏的到來,察看到張晏那猥瑣的模樣。這模樣她見得多了,‘這人不懷好意’。哪怕張晏救了她,她也萌生不出感激。

    “嗯。”薛飛章痛苦呻吟,背部的傷口很深,深可見骨,血液已經染濕了衣服。

    “薛伯!”葉爾琴大急,卻毫無辦法。

    “喂,老頭,堅持住,你還死不了。”張晏對著奄奄一息的薛飛章說。

    薛飛章此時趴在葉爾琴懷內,眼睛閉上,好像用盡力氣一般,低沉的說,“我不行了,這位道友,麻煩你帶小姐到漢城,感激不盡了。”然后頭顱一歪,就背過去了。

    “薛伯!嗚嗚,你不能就這么拋下我。”葉爾琴大哭。

    張晏搖搖頭,慢步走過去,這就臨終托孤嗎?張晏并不想帶個拖油瓶,利用一下多累積氣運可以,做奶爸他可不愿意。

    “你,你要干嘛?”葉爾琴一邊哭泣,一邊警惕的看著張晏。

    張晏一臉無辜,我做了啥了?至于這么警惕我嗎?“救人啊,不然他就真的死了。”

    “你,你會救人?”

    張晏翻翻白眼,對修士來說,剛剛斷氣是可以救活的,除非是高階修士造成的傷,或者壽元耗盡之類。

    張晏不理會這妞,向薛飛章打入一道真元力,穩住他的生機。然后在葉爾琴不情愿下,將薛飛章的身體拿了過來。

    用真元力封住傷口,讓細菌們進入體內,清除毒素和有害的細菌。

    之后拿出一顆恢復丹藥,喂食之后,薛飛章恢復了心跳和呼吸,傷勢在緩慢恢復命是保住了,需要長時間修養。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资讯| lol外围|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