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一十八章貴人之說

第二百一十八章貴人之說

    夜里,氣溫下降,山洞里升起小小的火堆作為驅寒用。

    張晏坐在一旁打坐,雙手遮擋尷尬位置,心里的邪火時不時的涌現,張晏在利用打坐壓制這邪火,并且心里有一種不服輸的念頭。‘我就不信區區邪念能耐何得了我。’

    葉爾琴在一旁照顧薛飛章,時不時的看向張晏。這人怎么說也是救過自己,但是他的眼光很怪異,總感覺有意圖似的。

    氣氛有些靜寂,除了火堆發出烘烘的燒火聲,別無其他聲音。張晏要壓制邪火,而葉爾琴則心里對張晏有偏見,不想說話。

    深夜,寒氣最盛的時候,火堆燒了一半。

    “嗯。”薛飛章痛苦呻吟一聲,努力睜開眼睛。

    “薛伯。”葉爾琴大喜。

    薛飛章看見葉爾琴心里高興,同時打量四周,這不還是之前的山洞嗎?那些‘山賊’呢,而且還有一個陌生人。“小姐,你沒事吧。”

    “沒事,我們被人救了。”

    薛飛章努力的爬起來,結果背部傳來一陣劇痛。“吸。”深深的吸了口氣,薛飛章忍著痛楚,“多謝道友救命之恩。”張晏并沒有顯露修為,但是身上的綠衣實際上是一件道袍,一看就知道是修士。

    張晏聞言,結束靜坐。“小事而已。可以跟我說說你們的情況嗎?那些人必然不是什么山賊,倒像是某個城的士兵。”

    “薛伯。”葉爾琴對張晏戒心重,并不想讓張晏知道自己的事。

    薛飛章輕輕拍打葉爾琴的小手,“那是救命恩人,我們得坦白。”

    很快,張晏就了解情況。就是有人圖謀葉城,想捉葉爾琴作為威脅,讓葉文德就范交出城鎮證明。

    但是事情沒有這么簡單,那些人當中出現了一股勢力,他們不是要活捉葉爾琴,而是要殺了她。

    “如果你死了,誰會得到最大好處?”如此情況就是利益關系,沿著這方向查,必然可以知道幕后的人是誰。

    薛飛章說,“可能是老爺那些仇人吧,利用小姐打擊老爺,讓老爺的病惡化。然后再想辦法奪取葉城。”

    “沒有城鎮證明,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即使控制葉城也名不言順。”葉爾琴緊握拳頭,“而且父親說了,只要找到那個貴人,他就會輔助我,讓葉城在危機中站穩腳。”

    “貴人?”

    葉城早些年來了一個邋遢道人,在城主府附近徘徊,士兵驅趕過許多次,可是道人依然如故。士兵也不敢做得太過,因為這道士有修為在身,是修士。

    后來此事被葉文德知道,接見了他,沒想到自此就將邋遢道人當成神人一般,對邋遢道人的話深信不疑。

    據說葉城現在的局面,早就在邋遢道人的預言當中,而能夠化解危機的人就是葉爾琴。只要葉爾琴到達漢城,就會遇到貴人,那人會幫她應對葉城的危機。

    張晏聽了感覺很神奇,來到修真世界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聽到未卜先知的事情。雖然早就知道會存在這樣的神人,但是遇到了,又是另一番感覺。

    “那么,那貴人有什么特征?不然就算你到了漢城,去哪找?怎么找?就算對方出現在你面前,你也不知道啊。”

    眾人突然沉默,薛飛章露出為難之色。

    “嗯?不能說?”張晏好奇。

    “不是不能說,而是,我們也不知道?”

    “不知道?那怎么找?總不會自己蹦出來吧,即使自己蹦出來,你們也不知道是不是。”

    “唉。”薛飛章嘆了口氣,隨即扯動了傷口,久久不能緩過來。“每次問起這問題,那神秘人就說一些奇怪的話,我們也弄不懂。”

    細滅虎蛟逐氣運,菌落桃源轉人身。助人為樂得功德,葉得貴人定興旺。

    氣沖九圣九關開,運籌帷幄何時來。化身法相戰九龍,龍氣沖天破蒼穹。

    “什么意思?”張晏聽不明白。

    “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葉得貴人定興旺,一定是說遇到貴人,我們葉城就能興旺起來。”

    字面的解釋好像就是如此,然而更多的是不解。

    山洞靜悄悄的,只有那還在燃燒的火堆,發出啪啪的聲響。

    “好吧,反正我也是要到漢城的,就送你們一程吧。”張晏是有私心的,送他們過去,意味著會有許多人來找事,自己就可以順手獲得氣運。比起主動找事好得多。

    “實在太感謝道友了,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只要小姐平安到達,我就算死了,也心滿意足了。”薛飛章老淚縱橫。

    葉爾琴忍不住了,眼淚嘩啦啦的直流。“薛伯,你不會有事的。”

    張晏搖搖頭,不想看這種情景,繼續打坐,與邪火戰斗。

    山洞靜悄悄的,除了火堆噼啪聲,以及薛飛章微弱呻吟聲,在無其他。

    張晏在靜坐,心里久久不能平靜,本來他心神被那些污濁思想,需要靜下心。然而聽了他們關于那貴人的句子,心里就不安起來。

    細滅虎蛟逐氣運,細是指細菌嗎?這里沒有細菌這個名詞,是那個世界才有。滅虎蛟,自己不正是殺了虎蛟,并且得到氣運嗎?

    菌落桃源轉人身,是不是說自己去了桃花谷,并且得到人身,說的是不是自己現在的狀況?

    助人為樂得功德,這好理解,一路上幫助那些平民清除細菌,也是可以得到氣運。

    現在偶遇他們稀里糊涂的幫助他們,其實只不過是張晏為了獲得氣運而已,但是就是這么的巧合。

    最后的一句,化身法相戰九龍,龍氣沖天破蒼穹。是不是說自己需要與九龍戰斗,最終才可以走出秘境?別的修士不會法相,偏偏張晏會,雖然很少使用,但是確確實實很強大。是不是說戰勝九龍的關鍵是法相?

    想了想,張晏覺得自己想多了,前面的還好說,后面的戰九龍是不可能的。九龍如此厲害,即使魔靈,那化神期的時候都被這里的法則弄得不敢出來。九龍作為法則守護者,實力毋庸置疑。

    但是這真的都是巧合?這詩句里的內容似乎都是針對張晏的,都是在說張晏的情況,尤其是前半部分,已經應驗了,后面的部分是不是也會應驗?還有的就是到底那個神秘人,那個邋遢道人到底是誰?真的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張晏的心里很是不平靜,表面打坐,其實根本無法靜下心來。

    天明,薛飛章的傷勢好了些,靈力恢復了些,修士的體質比較好。薛飛章雖然還沒有戰斗力,但是慢慢走路還是可以的。

    三人離開山洞,向漢城走去。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冠军| 电竞冠军|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