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二十六章良好形象,此刻破產

第二百二十六章良好形象,此刻破產

    城主大會之后,一些人就離開了漢城,回去安排事情了。玄冰并沒有回去,他想等張晏恢復了再回去。

    “很抱歉玄冰城主,城主大會之后,房間就不能免費住宿了,需要交納靈石。”掌柜滿臉笑容的說。

    城主大會的時候,城主們的住宿都是漢城包辦,是免費的。如今結束了,收費也正常。

    “好吧,我交納就是,如何收費?”玄冰沒有在意,交納就是了,他不缺錢。

    “抱歉啊,玄冰城主,我們以為你不再住宿了,所以已經將房間出租出去了。”掌柜不斷的搓手,額頭冒著汗。掌柜不過是普通人,面對修士也很難淡定。

    玄冰哪里不知道對方是故意讓自己無法租房?掌柜肯定不敢這么干,背后必然有人在搞鬼。“那我走了。”

    玄冰毫不在乎的離開了茶樓,至于去處,他會沒有?別忘了還可以去權星華的住處。

    玄冰剛走出去,就發現有人監視自己,沒有在意,就像之前那樣在城內游逛。

    “聽說有幾個村莊被妖獸襲擊了。”

    “是啊,簡直是血流成河啊。”

    “這次的妖獸潮比預料的來得早啊。”

    “何止啊,據說出現了許多變異妖獸,這次麻煩了。”

    “我聽說啊,是因為一些妖獸吃了妖嬰期的虎蛟,因此變異了,總之就是可怕。”

    “沒事的,我們在大城,那些小城才是最擔心的。”

    “是啊,是啊,現在的糧食價格都貴了。”

    現在的妖獸襲擊事件其實都只是前奏,是由于高階妖獸活動,使得低階妖獸害怕,四散而逃引起的。真正的妖獸潮還沒有開始。

    城主府,馬浩穰坐在大廳正坐,而下面則是幾名男女。

    “這次的城主會議算是順利進行了,大部分的小城都整合了,其余的不足為患,只要妖獸來襲,他們撐不住,就會向漢城求救,到時候再整合即可。”馬浩穰看向四周的幾人,這幾人分別是大皇子,二皇子,十三公主,秦鴻光,秦鴻聲,秦鴻燕。

    秦鴻光就是親王府的二世子,秦鴻聲是大世子,秦鴻燕是郡主。

    這么多皇家歷練的人選,馬浩穰覺得自己賭對了。至少囊括了四分一的人選,只要他們當中有一個能氣運化龍,那么他就能繼續做大城的城主,甚至有可能成為中央麒麟城的城主。

    而這些人之所以聚在一起,也是因為皇家歷練實在太難。所以才聚在一起,增加成功幾率。類似的團隊還有幾個。

    大皇子開口說,“一切都按照馬城主的去做吧,我們對于這個并不懂。”

    “嗯。那就這么做吧。”馬浩穰很滿意他們的態度,在他心里,這幾個不過是乳臭未干的年青人,懂什么?只不過偏偏他們是皇家血脈。

    不多久,幾人走出了大廳,笑容滿臉,對馬浩穰連連道謝,好像很滿意似的。

    之后他們分成兩批各自離去。

    “大哥,這馬浩穰并不怎么看好我們,說是跟我們商量,其實什么都是他說了算。”二皇子低聲說。

    “我知道,但是剛開始都是如此。別忘了我們可是有皇家氣運在身,以后肯定有機會掌握軍權。遲早我們都可以進入氣運神殿的。”大皇子說。

    “但是也沒必要跟秦鴻光他們一起吧,他們可是對手。”十三公主不滿的說,不知為何,十三公主一直對秦鴻光很不友好。

    “那也只是權宜之計。”大皇子露出陰森的臉色,“這馬浩穰是個陰險的人,非常狡猾,多幾個皇家血脈,他才會這么容易答應幫我們。只要我們取得軍權,或者得到那些金丹修士的支持,我們就可以實行計劃了。本王子可是有辦法進入青龍殿。到時候也可以讓他們消失。”

    與此同時,秦鴻光,秦鴻聲,秦鴻燕。三人也是說著類似的話。

    “目前我們實力較弱,也就幾個筑基修士和一些士兵而已,必須盡快發展勢力。”秦鴻聲說。

    “是的大哥,我們才是兄弟,那些王子們肯定會排斥我們,但是只要我們三兄妹齊心合力,一定可以完成父親的心愿的。”秦鴻光說。

    秦鴻燕點點頭,非常同意,“沒錯,當務之急,我們應該拉攏一些修士,這些天還有許多修士在城里,我們嘗試一下。”

    “好,我們到外面看看。”秦鴻燕高興的說。

    張晏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竟然枕在葉爾琴的大腿上,這感覺確實舒服,突然有種不想起來的想法。

    “實在不好意思,竟然枕了這么久,你的腿酸了吧。”強忍著那種不想起來的念頭,還是起來了。

    “沒事。”說著葉爾琴想站起來,“哎呦。”一陣麻痹襲來,身體就要跌倒。

    張晏連忙伸手去扶,扶得急,平衡不好,兩人都掉在地上,張晏卻到了下面,墊住了。總算讓葉爾琴沒有跌倒,輕輕的著地。

    兩人此時貼在一起,很是曖昧。

    “你沒事吧。”

    “沒事。”葉爾琴紅著臉,不知如何是好,想走開,現在腿又麻痹。

    薛飛章適時地走了過來,咳嗽了一聲。“咳咳,小姐我扶你起來吧。”

    “嗯。”葉爾琴臉色更紅了。

    薛飛章一手扶著葉爾琴,同時釋放出真元力,他已經可以控制部分的真元力。真元力緩解了腿部的麻痹感,葉爾琴這才站穩。

    張晏感覺到這時的氣氛尷尬,于是說。“呃,大家在這里都很悶了吧。那么咱們就出去吧,你們也想找那個貴人的嘛。”

    “對啊,我們一定要找到那個貴人。”說起貴人,葉爾琴心里充滿期待,到底會是什么人會幫自己?帥不?

    “好,那咱們出去。等等。”張晏突然想到什么。“薛伯需要偽裝一下,因為他的軀體是鞠嘉懿的,最好易容一下。”

    張晏拿出一條金色的羽毛,這就是當初的百靈鳥妖的羽毛,可以屏蔽氣息。“這羽毛你戴在身上,可以隱藏氣息,讓別人不知道你的修為,然后再稍稍改變一下形象。這樣也好保護你家小姐。”

    薛飛章深深鞠了一躬,“多謝前輩,我都不知道如何道謝才好,如此照顧我們,只能說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好了,好了,小事而已,咱們出去。我們已經在漢城了,大家都要守規矩。”

    “好。”

    三人出去。

    張晏首先走出,并且與那些下人打個招呼,以免他們大驚小怪。

    沒想一出門,就有四名婦人沖了過來,邊沖過來邊喊,“夫君!”

    “臥槽!”很少說臟話的張晏此時此刻都不自覺的說出口了。

    這四名婦人雖然并非樣貌丑陋之輩,但是臉上滿是胭脂水粉,如果年輕二十歲,身材沒有發福的話,應該是貌美如花的。此刻四人都拼死撲過來,張晏一陣的頭皮發麻。‘該死的權星華,死了還要留下個爛攤子,早知道就不同化這具軀體了,哪怕找個普通人的也行。’

    “嗖。”張晏進入了仙府地圖,躲過一劫。

    “夫君,人呢。夫君。”四人失去了權星華的蹤影,在院子里找。

    此時葉爾琴和薛飛章走了出來,薛飛章容貌已經改變,氣勢也收斂,一般人認不出來。

    “你們是誰!怎么會在這里!”四名婦人紛紛挺胸叉腰。

    葉爾琴和薛飛章蒙了。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夫君新寵的狐貍精,告訴你,無論你多么的得寵,我們都是這里最大的,我們是名正言順,你是路邊野草。”婦人開始維護自己的地位了。

    “你們誤會了,我和權前輩不過是朋友。”葉爾琴連忙解釋,同時張晏剛剛建立的良好形象,此刻破產了。‘果然是花花公子,這人是色狼,也不知道幫助自己會不會是別有所圖,不會是看中自己了吧。葉爾琴,你不能上當。’

    “信你才怪,你這種**我見多了,瞞不過我們的。”

    四名婦人的圍攻下,你一言我一語,葉爾琴完全無法解釋,解釋也沒用。

    最后還是薛飛章使用術法,帶葉爾琴離開的。

    張晏在仙府地圖里嘆息。“唉,被這權星華害死了。而且因為以權星華的身份出現的,以后還要繼續用。唉,愁啊。”

    仙府地圖飛出屋子,在城里飄蕩,最后落在玄冰身上。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电竞菠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电竞菠菜|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竞技| 电竞比分网|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