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七章偶遇仇人不相識——挖坑

第二百二十七章偶遇仇人不相識——挖坑

    張晏將神魂附在玄冰身上,用玄冰的身份在漢城活動。那些監視的人,那些想對玄冰不利的人,張晏都不在意。在漢城他們不會動手,而等到自己恢復了,也就不需要害怕。

    乘此機會淘淘寶也好。

    漢城作為大城,金丹期修士也有一些。因此漢城之內也有出售高級的修士用品。其中一間叫八寶樓的店鋪,就是漢城最大的修士店鋪之一。

    八寶樓有七層,下面三層對外開放,根據修為或者身份,才能進去相應的樓層。玄冰是筑基期,只能到達第二層。

    沒辦法張晏唯有用權星華的身份出現,讓玄冰自己在街道閑逛。

    八寶樓并不簡單,除了有漢城的大家族參與其中,據說還有元嬰修士在背后撐著,因此就算是大城主,也得給面子。

    “歡迎光臨,權客卿。”迎賓小姐有些害怕的行禮,卻不忘捂著胸口的衣服。

    張晏苦笑,權星華的身份有好用的地方,也有不方便的地方。

    走進去之后徑直往樓梯走,在第二層竟然遇到熟人。

    “權星華你竟然來了這?”安東生竟然在二層,正在觀察那些靈藥和丹藥。

    張晏為頭皺起,一種討厭的感覺生出,這是權星華的記憶影響,在權星華的記憶中安東生是個麻煩人,經常說東說西很討厭。

    按照張晏中肯的評價,安東生就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

    “我就不能來這嗎?”張晏盡量按照權星華的舉動來應對。

    安東生一點都不生氣,說,“當然可以,只是,你遲遲沒有完成城主的任務,這就算了,那事情很難查出來的。但是你好歹向城主匯報一下,這下好了,城主對你頗有微詞。”

    “我的事不用你管。那是誰?”張晏發現二層里還有一人,是王燁雷。此時的王燁雷身上散發著一股狂躁的火靈力。

    “這是穿山城的城主,王燁雷。”安東生介紹說。

    王燁雷也發現了張晏,以為是綠衣修士權星華,權星華的名頭可是響當當,主要是種馬方面。“原來是權道友,久仰大名。”

    “呵呵。”張晏回以微笑,“原來是穿山城的城主,聞名已久。”

    雙方似乎一見面很融洽,就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般。

    “誒,你們怎么會在第二層的?不是應該上第三層比較好?”張晏提出疑問,他其實已經發現王燁雷身上的問題,只是不確定。

    “實不相瞞。我最近修煉了火系功法,想著雷火雙修,威力倍增,沒想到出了岔子。尤其是被那個玄冰被氣了一下,火靈力不受控制,以至于現在如此。所以想來這里找找有沒有化解的丹藥的。”

    王燁雷如是說,他想隱瞞血焰叉,那可是寶器,一旦被別人知道,肯定會引來許多人爭奪。本來血焰叉很難煉化,需要幾個月以上才能徹底煉化,因為城主大會的緣故,他不得不來。也因此并沒有完全煉化血焰叉,然后在城主大會上,被張晏氣了一下,真元力紊亂,一時壓制不住血焰叉的力量。如果這個時候出漢城,很可能被某些人發現異常,所以就想找些寶物或者靈藥壓制。

    “原來如此,我也想看看這里有什么用得著的寶物,咱們一起看?”

    “好極,好極。”王燁雷并不知道眼前這人就是他想消滅的真正罪魁禍首,只以為可以跟漢城客卿拉關系,也是好事。

    之后三人上到三樓,三樓是專門為金丹期而設的,上面出售的都是靈器和較高級的靈藥和靈丹。

    “幾位前輩好,晚輩這里有些丹藥,或者會適合各位的。”迎接他們的是一位筑基期的侍應。知道他們需要丹藥,這并不奇怪,剛才他們的談話很可能被聽到了。

    秘境靈藥眾多,因此丹藥也相當豐富,不過高級的丹藥還是很少。主要是高級的靈藥都是在危險的地方,不容易得到。

    “這是冰蓮丹,乃是用千年的冰山雪蓮煉制而成,對于冰系修士非常有效,也能壓制火系靈力。”侍應微笑著說,明顯是說給王燁雷聽得。

    王燁雷有些心動,這冰蓮丹可以壓制血焰叉的力量一段時間,足夠讓自己回到穿山城。

    張晏一直在留意王燁雷,見對方心動,心里有了想法。“讓我看看?”

    張晏的要求,侍應不可能不答應,于是給張晏看。

    張晏將冰蓮丹放在掌心,冰蓮丹散發著陣陣寒氣,讓周圍空氣出現了一些煙霧。看起來有一種飄渺的感覺。

    “寒氣十足,此丹使用千年冰山雪蓮煉制,而且那個地方非常的潔凈,使得冰山雪蓮毫無雜質,藥性強烈。另外煉制此丹的人使用的是寒屬性的火焰,因此藥力保留九成以上,是一顆不可多得的極品寒屬性丹藥。”張晏邊評論,邊釋放出各種細菌。這冰蓮丹寒氣十足,一般的細菌難以生存。除了嗜冷細菌可以正常生長之外,其他細菌都會被凍死。張晏身上的細菌并非一般的細菌,也需要進入休眠狀態才可以抵擋寒氣。

    當然張晏也想到辦法,利用嗜冷細菌包裹其他細菌,減少凍死的可能。一瞬間這冰蓮丹就被細菌污染了,只要有人服用,那些細菌就可以入侵對方。

    “權前輩原來是丹道好手,失敬失敬,全都被前輩你說中了。”侍應贊賞道。

    “哈哈。”張晏很高興似的,將丹藥交還侍應手里。“略懂一二,評價一下丹藥還可以,煉制就不行了。”

    王燁雷在一旁看得心里癢癢的,既然張晏這么肯定,必然很好,吃了此丹肯定可以壓制暴躁的血焰叉,等回到穿山城,再進行煉化,就好了。

    “這冰蓮丹怎么賣?”

    “兩百萬靈石。”

    “這么貴?”王燁雷心里糾結,一面需要壓制血焰叉的丹藥,一面是這丹藥價格很貴,舍不得。

    張晏見此隨即傳音說,“王道友,此丹可是極品,寒氣可以壓制火靈力。而本身非常純凈,祛除寒氣之后,還有非常純粹的藥力,這種藥力無論那類修士都能吸收,可以讓金丹修士更進一步。因此道友使用此丹既可以壓制甚至清除火靈力,又可以增長修為,一舉兩得。”

    “當真?”王燁雷此時對于張晏并沒有戒心。

    “當然了,雖然我不會煉丹,但是評點丹藥是我的長處,不會錯。再說這可是八寶樓,從來不買假貨,價格偏貴,又物有所值。”張晏信誓旦旦的傳音。

    張晏又向侍者說,“此丹藥是極品沒錯,不過修煉寒屬性的修士不多,我想此丹已經很久沒有人問津了吧。而且我們也是熟客,是不是應該打個折?”

    侍者滿臉笑容,“哈哈,權前輩確實很照顧我們的生意,是熟客了,好吧,那就打八折吧。這可是最低價格了,是貴賓才有的。”

    最后王燁雷下定決心購買了冰蓮丹。將冰蓮丹握在手上,寒氣隨即與體內的暴躁火元力相互抵消,身上的火元力波動消失。

    張晏點點頭,善意的提醒。“這冰蓮丹果然有效,如果用真元力包裹,再吞服下去,慢慢的釋放寒氣就可以消除火元力的隱患。等到寒氣消除,還可以將它煉化,獲取那純粹的藥力,修為也將更進一步。”

    “多謝權道友指點,不然我也下不了決心買這丹藥。”王燁雷滿心歡喜,到了他們這樣的境界,想要提升是很難的,所以遇到合適,可以提升修為的丹藥都不會放過。

    “不客氣,小事而已,我們再看看還有沒其他好東西。”張晏一副樂于助人,善良的模樣。

    三人觀察這里的物品。

    侍者靠近張晏,低聲說,“權前輩你上次說要的貨到了。”

    張晏一愣,潛意識的說,“什么貨?”

    “就是那見仙丹,上次沒貨,這次我們進了不少。”侍應神神秘秘的說。

    “見仙丹?”聽上去好像很了不起的丹藥,但是自己并不記得訂過這東西。可能是同化的時候弄沒了吧。“拿來看看。”

    侍應隨后拿來一瓶丹藥,遞給張晏。

    張晏倒出一顆,聞了一番,一股清香的藥力從鼻子進入,腦子感覺一陣的輕松。“這是什么丹藥?似乎是蘊含一些靈藥,但是成份非常復雜。”一般來說丹藥的成分越復雜,雜質就越多。當然并非所有丹藥都如此。

    “嘻嘻,就是見仙丹,權前輩你想要的貨。”侍應詭異的笑,笑得很怪。

    張晏不明所以,只是覺得既然是一種自己從未見過的丹藥,那就拿來研究一下吧,于是把丹藥收進仙府地圖。

    至于價格,張晏怎么會給不起,而且百寶樓信譽不錯,價格稍貴卻不會坑人。

U赢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官网|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