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栽贓嫁禍

第二百二十九章栽贓嫁禍

    張晏收起所有的東西,包括尸體和血焰叉,然后又收起陣盤。

    收起陣盤之后就出現在包廂里,包廂竟然絲毫無損,果然是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外界感應不到里面的情況。

    突然張晏感到異常,整個酒樓都在騷動。

    “剛才那是怎么回事?難道有人在施展法術嗎?”

    “是三號廂房,過去看看。”

    張晏聽到這些人的議論之后,心里明白,遮天蔽日陣可以掩蓋金丹期的攻擊,但是王燁雷使用血焰叉,威力太大。血焰叉是寶器,攻擊遮天蔽日陣的時候有一些氣息泄露出去。

    幾道氣息快速靠近,那都是金丹期的修士,肯定是漢城的客卿發現異常,過來查探。

    怎么辦?立即進入仙府地圖?讓他們找不到?

    不行,這酒樓的人見過權星華和王燁雷。如果就這么消失了,那么以后都不能再使用權星華的人身出現了。

    張晏想了想將小火叫了出來。“小火,用血焰叉攻擊我!”

    “啊,大哥你別想不開啊。”小火不明白發生什么事。

    “沒時間了。快點,注入你的真火攻擊,但是不要太狠了,讓我受點傷就可以。放心我不會想不開的,這不就是我一個肉身罷了。”張晏快速的說,那些金丹修士很快就到,必須快點。

    “好吧!”小火握著血焰叉,注入真火,然后往前一推。

    血焰叉作為寶器自然不簡單,注入真火之后威力更加強,哪怕小火只是注入一點點。

    “哧”“嗚嗚”肉身被刺傷,并且真火在傷口處肆虐。因為同化了這肉身,張晏也感覺到痛苦。“小火,不用這么用力吧!”

    小火委屈的說,“大哥是你叫我做的,不關我事。”

    張晏控制肉身,此時感覺到一陣的虛脫,這傷真不一般。“好了,你放出分身制造離去假象。”

    “咚咚”外面有敲門聲。“客觀你們怎么樣?”是掌柜的聲音。

    張晏虛弱的說,“進來吧。”

    掌柜進來,看見的是受傷躺在地上的張晏。

    “怎么回事?發生什么事了?”

    張晏沒有解釋,而是等待那些金丹修士到來。

    十個呼吸之后,那些金丹修士到了。

    “是誰在城里施展法術?”來人有五個,其中一個就是安東生。

    “權客卿,你怎么受傷了?”客卿們都疑惑。

    張晏虛弱的說,“我沒事,帶我去見城主,我找到殺死少爺的兇手了。”

    “你是說真的?不會是隨便找個頂替吧?”安東生狐疑的說,關于兇手,其實他們都嘗試查過了,但是沒有結果,只有那一場大火最為異常,極有可能就是被大火燒死。可是兇手是誰,就查不出來,那真火的氣息至今無人查出是誰的。

    “當然是真的。趕快,我受傷了,必須盡快療傷。”張晏掏出一顆丹藥服下,穩住傷勢。

    很快,在客卿們的幫助下,將張晏帶到城主前面。

    馬浩穰剛剛處理完事務正在休息,就被下人告知客卿們有要事要見他。

    于是他去到會議室,坐在正坐上。

    “權客卿,本城主讓你去調查,你卻玩失蹤,遲遲沒有消息,到底怎么回事?”馬浩穰一看到權星華就有些不高興。

    張晏此刻臉色蒼白,坐在一張椅子上。“城主大人,關于少爺被殺一事,已經查到真兇了。”

    馬浩穰眼睛瞪大,馬弘化死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因為沒有確鑿的證據,因此也不敢明著說,而此時竟然有人直接說了。

    “你可有證據?”馬浩穰沉聲說。

    “有。我這傷就是證據。請胡老幫我驗傷,尤其是里面的那股火屬性真元力,跟那場大火的真元力是一樣的。”

    眾人紛紛驚訝,那場大火極有可能燒死了馬弘化。

    胡老是客卿中資質比較老,做事謹慎,而且感應能力非常強。查看了一下傷勢,沉思了一陣。“權客卿的傷是被叉類的法寶所傷,上面有一種火系真元力,與那場大火的真元力一模一樣,很可能就是同一個人施展的。”

    馬浩穰青筋突起,手掌用力一拍,會議桌被拍出許多裂紋。“是誰?”

    張晏說,“是穿山城的王燁雷。”

    客卿們細聲議論。有的相信,有的不信。

    “王燁雷修煉的是雷系術法,如何能使用這么強大的真火?即使使用,也會附帶雷電屬性的,但是那場大火現場并沒有任何雷系靈力,只有一些雜駁的靈力。”胡老提出自己的疑惑。

    張晏拱手對馬浩穰說,“城主大人,先讓我說明事情的經過,你們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

    首先是妖嬰期的虎蛟不知為何死在妖獸森林外圍,然后王燁雷發現了虎蛟的尸體,但是尸體并沒有拿走,只是拿走了血焰叉。卻被馬弘化等人發現了,于是殺人滅口。為了掩蓋事實,只是使用血焰叉的力量毀尸滅跡。對于金丹期來說,馬弘化等人毫無還擊之力。

    之后就回去煉化,恰巧玄冰城主將他的兒子王三少給留下了。此時的王燁雷正在煉化血焰叉,因此沒有親自去將人帶回去,只是讓一些散修前去,結果散修們都沒有完成任務。兩人結下仇怨。

    “城主大會他不得不來,這個時候他還沒有徹底煉化血焰叉,結果被玄冰氣了一下,血焰叉的狂暴火元力壓制不住。他為了避免被人發現,于是到八寶樓去找靈物壓制。我和安東生都在場,可以證明那個時候他身上有不受控的火元力。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對方就是兇手,但是也沒有實質的證據,所以就約他到茶樓,試探。結果試探出來了,他怒羞成怒,使用遮天蔽日陣困住我。還好最后氣息泄露,他急忙逃跑,不然我就危險了。”

    眾人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

    馬浩穰大吼一聲,“啊,給我去將王燁雷捉回來。”

    “城主,對方有寶器血焰叉,實力要比一般金丹修士強大,除非幾人同時出手,不然沒有勝算。”胡老此時還能理智的分析。

    “不管如何,都給我將他捉回來,我要親自審問。”

    漢城,作為大城,城內嚴禁飛行。然而今天,漢城有許多的靈光飛出城外。城內的居民都看見了,感到有大事發生了。

    與此同時,妖獸森林的外圍出現了許多的妖獸,妖獸中間是幾個人型妖獸。

    “蛟龍王要提前進攻人類國度,這是為何?不是應該過三年才這么做的嗎?”

    “不知道,我們照做就是,反正人類是我們的食物,得到氣運之后還能提升修為。”

U赢电竞 lol外围|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竞技| 电竞比分网|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