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四十八章火焰獅鷲來襲

第二百四十八章火焰獅鷲來襲

    “鐺鐺鐺。”葉城的城墻上發出警報聲,這些天來,基本上十天八天就會出現一次,以至于市民都已經習慣了。

    “妖獸來了!”有士兵大喊,市民有序的躲起來,而士兵則居高臨下攻擊妖獸。

    大多數的情況下,進攻的妖獸都是低級妖獸,甚至有的其實是迷路的妖獸,實力不強。士兵有城墻作為防御,又有強大的弓箭,低階妖獸輕易就能消滅。

    但是如果遇上厲害的妖獸呢?

    城內有修士團,他們都是些筑基期和練氣期的修士,是城主府的力量,聽命于城主。有城墻和士兵保護,修士可以放心使用法術,對妖獸造成大量的傷害。

    葉爾琴作為代理城主,本來是可以調配的。可是修士團只是負責保衛葉城,并不會幫助葉爾琴,只是在葉城遇到危險的時候才會出手。

    “嗷”妖獸的吼叫聲。

    “刷刷刷”士兵的箭雨聲。

    瞭望塔上,偵察兵粗略估計,妖獸數量超過了一百之數。

    “趕快請修士團!”偵察兵看到這么多的妖獸震驚了,這是最近一個月來最多的一次。

    修士紛紛飛上城墻,用術法和法寶攻擊。

    “愚蠢的人類,統統都得死!殺死你們,我的修為也會更進一步。”一聲陰森的話語后,天空飛起數只飛禽類妖獸。其中中間的,是一只身體肥碩,鷹頭,獅子爪子,卻有著寬大的翅膀的獅鷲。

    “變異獅鷲!”有修士認出來了。

    這獅鷲本來是葉城外的一只妖法期的獅鷲,因為某些原因變異了,并且成為了妖丹期的妖獸。如今,變異獅鷲竟然帶領了一隊妖獸攻擊葉城。

    這只獅鷲有一個特征,就是身上本來青銅色的羽毛,卻變為紅色,像一團火焰一般。妖獸之所以襲擊人類,攻打城池,可不僅僅是因為人妖不兩立,最重要的是通過殺戮人類獲取氣運,促進修為。

    這變異獅鷲就是通過殺人類而修為提升的,因此它對于殺人特別熱衷。

    本來葉城作為大城,有不少的金丹修士,變異獅鷲不敢輕舉妄動。可是最近幾次的試探,變異獅鷲發現那些金丹修士都不出來,于是大膽起來了,敢于挑釁。

    “天啊,是妖丹期妖獸,趕快逃啊!”修士都是練氣期和少數的筑基期,哪里敢跟妖丹期戰斗?

    “不要走,只要你們合力組成陣法,必然可以戰勝它。”葉爾琴作為代理城主,并不能一直待在城主府,與士兵一起戰斗,是加深士兵之間的信任和爭取更多市民支持的辦法。

    然而修士并沒有理會葉爾琴,說到底修士團不認同葉爾琴這個代理城主,并不會聽從葉爾琴的話。

    張晏在仙府地圖里看到此情景,感嘆的說,“看來有必要對修士團進行改造。”

    葉爾琴站在城墻上,看著紛紛離去的修士,一陣無力感。

    士兵對于妖獸非常害怕,但是他們有職責在身,還是戰戰兢兢的站在城墻上。

    除了士兵,還有一名修士沒有走,那是一名練氣九層的修士,瘦削的身材,黑黝黝的皮膚,還有那樸素的衣著。從外表看,很可能是一名平民的修士。平民修士并不會得到多少修煉資源,他們具有修煉資質,卻被某些團體用來當炮灰。

    “你怎么不走?”葉爾琴好奇的問,修士團都走了,而客卿卻遲遲不來。面對妖丹期的妖獸,練氣修士逃跑并不是什么丟臉的事。

    “我不走,修士都逃跑了,誰來對付妖獸?”聽聲音年齡不大。

    “妖丹期妖獸來了,你不過是練氣修士,打不過的。”葉爾琴說,如果她不是代理城主,如果不是有薛飛章保護,她也會逃跑的。

    “不是打不打得過的問題,是我必須留在這里。”小年很倔強。

    葉爾琴心里觸動了一下,如果是自己,她有膽量站在這里嗎?如果沒有薛飛章保護自己,她也不會來這里。

    “你叫什么名字?”

    “修士團后補,桑天縱。”

    “哈哈哈。”變異獅鷲帶領一群飛行妖獸緩緩靠近城墻,它并沒有立即進攻,進攻不是目的,它的目的不過是殺一些人類罷了。它沒有忘記,城里有著十幾個金丹修士。

    變異獅鷲的眼睛有著一團火,看著葉爾琴身后的薛飛章。

    “人類,你們還是乖乖的受死吧,我火焰獅鷲今日就要血洗葉城。”變異獅鷲爪子舉起,往前一指。那些飛行妖獸立即飛向城里。

    “住手!”葉爾琴驚慌大叫,一旦妖獸進城,市民就得遭殃,可是妖獸們怎么會聽她的?

    “射擊!”城墻后面是自己的家人,士兵們明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依然勇敢的對這些飛行妖獸發動攻擊。

    “愚蠢的人類,區區武器如何能傷得了我的妖獸。”火焰獅鷲不屑,并且警惕的看著薛飛章,對于同階的修士,它一點都沒有輕視。而它的目的也不過是殺些人類,獲取氣運而已。

    火焰獅鷲不敢輕舉妄動,薛飛章表面是金丹修士,實際戰斗力卻沒有達到金丹期,面對火焰獅鷲并沒有勝算。所以薛飛章默默的站在葉爾琴身邊,隨時出手救葉爾琴。至于士兵,他沒有能力救。

    “啊。”一陣陣的慘叫響起,還有一些重物墜地的聲音。

    火焰獅鷲注意力一直放在薛飛章身上,聽到慘叫聲心里很高興。城墻上有上萬的人類士兵,殺一個士兵得到氣運不多,但是數量多了,氣運也就不少。

    “噗噗”重物不斷的墜地,還有士兵驚呼聲和妖獸的呻吟聲。

    “嗯?”火焰獅鷲本來以為是一邊倒,士兵必然被屠戮,等火焰獅鷲看清楚的時候大吃一驚。確實是一邊倒,飛行妖獸全都倒地,有的還掉落在城墻外,身受重傷。

    而士兵則是臉驚訝和懵了。

    “不可能!我的妖獸不可能輸給普通人類。”即使使用大型的武器,普通人類也難以與妖獸戰斗。

    城墻上的人都驚訝了,尤其是士兵,他們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面對妖獸,人類的力量毫無作用。沒想到的是,這些飛行妖獸突然栽倒,像喝醉酒,像中毒一般。

    “一定是中毒!”一些士兵如此想。“一定是巫女使用了毒!不,不,我說錯了,是代理城主使用了毒!”

    “肯定是了,不愧是巫女,不,不愧是代理城主。”

    “切,你們懂什么?那是巫術,很厲害的。”一名不愿透露名字的士兵說。

    士兵們慶幸之余,也很感激葉爾琴,認為是她出手救了自己。

    “巫女威武,不,應該是代理城主威武!”不知誰說了聲,然后士兵們紛紛叫喊起來,士氣十足。

    葉爾琴蒙了,我沒有做任何事,這根本與我無關,只以為是薛飛章做的。以她的修為還不知道金丹期到底有多強,所以,將這現象都歸咎于薛飛章的能力,而自己就將功勞包攬了。

U赢电竞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竞技| 竞技|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lol外围| 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