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四十九章襲擊火焰獅鷲

第二百四十九章襲擊火焰獅鷲

    葉爾琴心里感到不安,這不是自己的功勞,卻被自己占了。低聲說,“薛伯,是你做的吧?”

    薛飛章默不作聲,似乎默認了。此時的他有些緊張,他擔心火焰獅鷲會對葉爾琴出手。

    “巫女?是什么東西!”火焰獅鷲在空中停留,士兵不明白士兵說的巫女是什么,但是眼前的情況比較奇怪。從那些士兵的表現來看,火焰獅鷲猜測眼前的一名人類女子很不簡單,是造成那些飛行妖獸墜落的元兇。而且按照士兵所說,那是巫術,火焰獅鷲從未聽過的法術。“不管如何,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火焰獅鷲全身發火,張開嘴巴,嘴巴上火焰涌出,并且有雷電溢出來。

    “雷火擊!”

    火焰獅鷲吐出一個火焰球,球體四周還布滿雷電。

    “小姐小心!”薛飛章第一時間反應,釋放出上品靈器黑影。

    黑影化為黑芒,貫穿火焰球,引爆了火焰球。

    “轟隆隆”火焰和雷電紛飛,火焰球爆炸了。

    薛飛章站在葉爾琴前面,警惕的看著四周,必須盡快找出火焰獅鷲,并且擊敗對方,同時需要保護好小姐的安全。

    火焰和雷電散去,眼前空蕩蕩一片。

    火焰獅鷲去哪了?

    薛飛章仔細查探一番,他怕火焰獅鷲偷襲,良久,才發現遠處有一個紅點,紅點正遠離著,這火焰獅鷲竟然就這么逃跑了。

    火焰獅鷲不傻,本來它就是利用那些飛行妖獸殺些人類罷了,現在飛行妖獸都倒地了,它哪里還敢待,攻擊不過是為了逃跑而已。

    “我們勝利了!”士兵歡呼,這勝利感覺很突然,但是只要活著就比什么都好。

    薛飛章松了口氣,危險過去了。

    然后聽到了張晏的傳音。“將那些忠誠而且勇敢的士兵都集中起來,我要獎賞他們。”

    薛飛章不知道張晏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他相信張晏肯定不會做不利于葉爾琴的事。

    薛飛章使用真元力說,“各位城墻上的士兵們,你們很勇敢,在妖獸攻擊的時候依然勇敢的站在這里,所以,我們代理城主決定獎勵你們。等下分批到城主府,領取你們的獎賞。”

    士兵們不知道什么情況,守護葉城是他們的職責,最多能積累一些功勛,做個小隊長罷了。現在代理城主說獎勵他們?這是什么情況?

    一些人在私底下討論著。

    “還用說,肯定是想巴結那些士兵,讓士兵為代理城主賣命。”

    “這有用嗎?士兵本來就聽命于城主府的。”

    “我就不看好了,士兵都是些容易滿足的家伙,或者真可以被收買,但是沒有用啊,葉城還得靠那些修士。”

    與此同時,城里的一些人正注視著城墻發生的事情。

    客卿們,葉爾嘉,葉爾俊,秦鴻光等人都密切的關注著。

    客卿們都是金丹修士,對于外面的情況都清楚,卻沒有哪個站出來。

    葉城的東邊,某個高級的茶樓里,三名金丹期的修士正在喝茶,他們分別是葉城排行第八的柏斯伯,第十二的賀高軒和第十四的山文博。所謂的排名,不過是這些客卿太無聊,而自己弄的戰斗力排行。實際上沒有什么用。

    “這小娃很有意思,竟然真的具有特殊的能力。”山文博說。

    “我不認同,我認為這其實是那個薛飛章出手的才對,在葉爾琴身上并沒有感覺到強大的力量。不過是區區練氣八層而已。”賀高軒說。

    “葉文德一輩子都很有計謀,我覺得他讓這丫頭做城主是有深意的,說不定他早就知道這丫頭的能力。”山文博說。

    “那又如何,這葉爾琴不過是個大家閨秀,哪里能領導葉城?我還是看好葉家兩兄弟,他們才有能力領導葉城。”賀高軒說。

    “好了,別說這些了。”柏斯伯是他們三人當中實力最強的,三人以他為首。“本來我們是想等火焰獅鷲攻入城里的時候伏擊它的。這樣既可以獲得它的妖丹,又可以彰顯我們的重要性。現在它逃跑了,我們就去干掉它吧。”

    客卿也是需要資源修煉,如今妖獸橫行,妖丹也就成為資源之一。客卿雖然是金丹期,但是如果單打獨斗,難免會受傷,因此幾人合作,會更加安全和獲得更多的資源。

    “本來可以埋伏在這里的,現在卻要出去尋找,真是麻煩。”賀高軒抱怨道,這么做會讓葉城遭受損失,也會死一些人,但是他們不在乎,他們只在乎自己會得到什么好處。

    “別說了,立即出發吧,遲了會讓火焰獅鷲跑了的。”柏斯伯說完,立即飛出酒樓。

    其余兩人見此也飛出去,在葉城的天上劃過三道光芒。

    城里禁止飛行,除非是有重大的事情,不然就是挑釁。三人是葉城的客卿,卻沒有人敢說他們什么。

    “剛才不出現,現在卻公然飛行,真囂張,真沒把別人放在眼內。”即使在仙府地圖的張晏也知道他們的行為,于是他將一些丹藥給了薛飛章,讓他獎勵給那些忠誠的士兵,并且吩咐了幾句。然后駕駛仙府地圖,在后面跟過去。

    兩個時辰之后,在某個山谷里,有一個巨大的巢穴。巢穴用一些不同顏色的草筑成,上面鋪著一些獸皮,很舒適。巢穴不遠處有一清泉,泉水清澈并且時不時散發出一些靈氣,這是火焰獅鷲平時喝水的地方。

    火焰獅鷲回來之后就在巢穴里休息,這次損失了不少的飛禽妖獸,真是虧大了,花了不少時間收服的,最重要的是沒有收獲多少氣運。

    休息了一會兒,火焰獅鷲昂起頭顱,看向四周,妖丹期的直覺告訴它,有危險。

    “刷刷刷”三把法寶襲擊而來,一把鉤狀靈器,兩把飛劍靈器。

    “吼”火焰獅鷲怒吼一聲,翅膀一拍,立即飛起,避過法寶的攻擊。

    “卑鄙的人類,竟然敢偷襲我。”火焰獅鷲眼睛敏銳,發現了不遠處樹林里有三名修士。

    “既然被發現了,那就正面攻擊吧。”山文博控制飛劍攻擊。

    火焰獅鷲看見飛劍襲擊而來,立即再飛高百米,誰料就在這時,天上出現一個透明光罩。

    火焰獅鷲拍打翅膀,控制不了高速移動的身體,直接撞上光罩。

    “嘭”火焰獅鷲撞得滿頭星斗,努力的拍打翅膀停在空中,不斷的搖晃腦袋。

    “機會!巨劍決!”賀高軒法訣連打,飛劍立即化為五米長大劍,直劈火焰獅鷲。

    火焰獅鷲還沒有擺脫眩暈,就看到巨劍劈來,嚇得魂飛魄散,只來得及釋放妖氣,卻無法形成法術。

    “噗呲”巨劍在火焰獅鷲腹部劃開深深的傷痕,連內臟都可以見到。

    “嗷”火焰獅鷲慘叫,掉落在地,身受重傷。

    “賀兄法力高深,火焰獅鷲已經重傷,毫無還手之力了。”山文博見此立即阿諛奉承幾句,這附近已經布下陣法,火焰獅鷲又重傷,已經不足為患。

    “哈哈,要不是山兄你聲東擊西,讓它撞到陣法,我又如何會這么容易得手?柏兄的陣法才是最實用,功勞最大的是柏兄。”賀高軒也謙虛道。

    柏斯伯話語不多,此時也露出笑意。“大家都有出力,我們先殺死它,然后再分配吧。”

    “好!”

    三人將靈器召集,在空中盤旋,準備給予火焰獅鷲致命一擊。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竞技|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