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五十二章十年

第二百五十二章十年

    在葉城的西區,那里有一片別墅,別墅的規格是最好的。但是這里很少人出入,因為這里是專門給修士居住的地方。葉城專門為這些修士提供住宿,每個月還提供一些修煉資源。

    別墅當中,有一間特別豪華的別墅,里面傳出一陣拳肉交集的聲音。

    “噗”桑天縱被幾人打倒在地,臉青紅腫。

    一名黃袍修士坐在椅子上,他叫蕭錢,是蕭宏的弟弟。蕭錢看著桑天縱,“桑天縱,我記得昨天就警告過你了,一切要聽從指揮,你卻還是不聽,那就不要怪我了。”

    桑天縱被打得滿身是傷,卻依然倔強,“修士本來就應該保護百姓,為什么你們卻躲起來。”

    “哈哈哈!”蕭錢大笑,“你這小子腦袋被驢踢了,他們的生死關我們什么事,我們是修士他們是凡人,不是同一個層次。這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這修士團就是我大哥的修士團。如果是城主大人,我還得給點面子,那丫頭?她不配!”

    桑天縱很生氣的看著蕭錢,久久不言語。

    蕭錢并不喜歡有人這么看自己,一手抓著桑天縱的頭發,說,“你小子竟然敢這么看著我,好,看我怎么整死你!”

    “蕭師兄,他怎么也是修士團的人,城里有記錄,不能死的。”一手下說。

    “哼!”蕭錢放下桑天縱,“將他關在柴房里,他這個月的俸祿都歸我。”

    手下連忙將桑天縱拖走。

    一手下小心的靠近,低聲說,“蕭師兄,這個月的俸祿剛剛送來了。”

    “哦?”蕭錢感到奇怪,好像還沒有到時間,而且現在是葉爾琴管理葉城,本來還想著俸祿會被推遲,然后自己要去鬧事的。“怎么會這么早送來?難道那丫頭想收買我們?哼,不可能。將俸祿拿來我看看,我要看看是不是做了手腳。”

    手下拿了幾瓶丹藥過來。

    “丹藥?不會是拿次品丹藥充數吧?”蕭錢皺眉說。

    當他打開丹藥瓶,倒出一顆丹藥,立即一股藥香撲鼻而來。“嘶,上品升基丹!上品練氣丹!”

    他驚訝了,連同那些手下。

    俸祿一般都是靈石,有時候會有丹藥。丹藥在秘境非常容易見到,畢竟這里不缺靈藥。但是上品丹藥依然不多見,通常只有那些大家族才能擁有。

    修士團并不缺丹藥,下品丹藥經常都可以獲得。而蕭錢則通常使用中品丹藥,上品丹藥卻很少使用。

    “啊,哈哈。”蕭錢大笑,“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丫頭想巴結我們,想我們為她賣命。區區幾顆丹藥就想收買我們?沒門!”

    說著將幾瓶丹藥都收入懷中。

    手下看見了,欲言又止。

    “看什么!”蕭錢臉色變化,真的像變臉一般,“這幾瓶丹藥是我的,你們有意見嗎?其余的你們分發出去,如此好的丹藥數量少些也很正常。”

    原來這蕭錢是打著這個主意,手下也不敢多說,去分發丹藥了。

    蕭錢拿到好丹藥,就迫不及待的去修煉。上品丹藥要比一般丹藥純凈,修煉起來速度快,而且沒有副作用。

    蕭錢已經是筑基后期的修為,只要繼續修煉幾年,就可以像他哥一樣成為金丹修士。秘境沒有金丹渡劫的設定,因此只要有足夠的資源和良好的資質,就有大概率結丹。當然結丹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秘境讓結丹容易了,卻還是需要領悟一些東西,才可以成功。

    “服下這幾瓶升基丹,應該就到了筑基巔峰了,就差領悟了。”蕭錢很有信心,夢寐以求的境界快要到達了。

    當蕭錢服下一顆升基丹,果然,上品丹藥就是了得,修為在緩緩的增長。

    蕭錢立即打坐修煉,不久,又服下一顆升基丹。

    直到服下兩瓶升基丹,修為已經達到筑基巔峰,距離結丹只差感悟。這一步很近,又是非常遙遠。如果頓悟那么立即就可以成為金丹修士,如果領悟不到,或許一輩子卡在那里也是有可能。

    蕭錢感到自己的修為無法再增長,于是嘗試一下感悟,如果真成功了,那就是一步登天了。

    突然身體里冒出一些奇怪的東西。

    “嗯?這是什么?難道跟突破有關?”蕭錢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奇怪的東西上,那是球狀或者桿狀的東西,非常的細小,他們在侵襲細胞。

    “外邪?怎么會有這么多外邪!”蕭錢立即調動靈力祛除外邪。可是他不驅除還好,靈力一與細菌接觸,立即活了起來一般,大量的繁殖。

    “這,嗯。”蕭錢全身發抖,忽冷忽熱,全身都像失去控制一般,軟弱無力。本來到了筑基巔峰的修為也受到了影響,竟然往下掉。“這,這丹藥有毒!”

    又過了一天,但凡服用丹藥的修士都病倒了。

    桑天縱被關在柴房,找了個機會逃了出來。同時因為沒有吃丹藥,躲過一劫。

    這事引起廣大關注,修士可是葉城的其中一個根基,他們出問題,整個葉城都會元氣大傷。

    矛頭指向城主府,指向葉爾琴。大家都說,城主府發放了一批有毒的丹藥。

    然而,城主府否定發放過丹藥,因為還沒有到發放俸祿的時候,并且城主府向來只發靈石,很少發放丹藥。

    一時間,葉城謠言四起,許多的人都相信,這是葉爾琴使用了巫術。

    在某些人鼓動下,葉城竟然出現了許多反對的聲音,甚至葉爾琴連出門都可能被襲擊。

    面對這些反對的聲音,張晏也發狠了,決定不再容忍他們。細菌侵襲了整個葉城,只要反對的,統統大病一場。

    連葉爾嘉和葉爾俊都沒有例外。

    當葉爾嘉和葉爾俊病倒的消息傳開,葉城一片靜寂,誰都怕了,并且不敢再出頭。連自己的親生哥哥都出手,這巫女可不是善良之輩。

    葉爾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哭過,放棄過,可是想到父親,想到葉城的市民,她最后還是堅持下來了。

    蕭宏在知道自己的弟弟蕭錢病倒之后,去了城主府一趟,然后沒有出來。沒人敢問發生了什么事,只是覺得實在太恐怖了。

    直到過了五個月,蕭宏才從新出現,并且一聲不吭,站在葉爾琴那一邊。

    而葉爾琴也不再是代理城主,而是副城主。

    時間一天天過去,葉城在巫女的陰影下整整有條的發展。不論抵御妖獸,還是各項商業和農業,都有序的進行。

    三年后,城主府掛上白布。

    葉爾琴哭不成聲。

    秦鴻光等人找葉爾琴商量建立隊伍,去妖獸森林歷練。被葉爾琴一口拒絕,她看清楚秦鴻光為人,之前沒有掌握葉城的時候,不出現,現在掌控葉城了,就來討便宜,哪有這么好的事。而且葉城是父親交給自己的,無論如何都不可以交給別人,哪怕是一支隊伍。

    秦鴻光等人很不愉快的走了。

    六年后,皇家的人都各自組隊進入妖獸森林。結果一去不復返。

    十年后,皇家的人依然了無音訊。那必有一人氣運化龍之說破滅。

    整個人類國度都沸騰起來了,從來沒有例外過的,十年必然有皇家血脈氣運化龍,卻出現意外。

    皇家的人據說已經死絕,一個都沒有活著,事實上在人類國度里已經沒有他們的蹤影了。

    有人說他們都死了,也有人說他們當中有人悄悄離開了。

    另外,桑天縱和葉爾琴走得很近,只是葉爾琴過于看重政事,遲遲沒有走最后一步。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投注| 竞技|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