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七十五章殘魂古安道

第二百七十五章殘魂古安道

    張晏對金尸全身都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問題,就差尸珠沒有檢查,也無法檢查,表面沒問題,只有煉化的時候才知道。

    張晏不敢自己煉化,那么可以由其他人煉化嗎?比如細菌。不過也只有子細菌才具有靈魂,才能煉化尸珠。張晏并不想他們出事。

    “那么就試探一下。”

    張晏叫來天魔病毒,讓天魔病毒使用剛剛獲得的天魔火煉化尸珠。天魔火比起小靈的真火還要強大,相信即使有什么東西,都可以消除。

    天魔火如此強大,萬一毀掉尸珠怎么辦?

    沒事,尸珠毀了,張晏就將金尸煉制成傀儡,雖然實力比不上金尸,但是也差不多。

    黑色的天魔火靠近尸珠,包裹尸珠。高溫而且具有強大的侵蝕力的天魔火并沒有將尸珠破壞,而是慢慢的融入其中。而張晏的神識則在旁邊觀看,隨時應對出現的狀況。

    尸珠本來是灰色的,在天魔火進入尸珠之后變得漆黑。

    一直沒有動靜,張晏感覺奇怪,難道是自己猜錯了?金尸沒有做手腳?

    就在天魔火快要將尸珠煉化的時候,尸珠終于出現異常。

    “嗷!可惡的魔道,可惡的大天魔!我要與你同歸于盡!”憤怒的聲音與強大的怨念釋放出來。

    在一旁觀看的張晏感覺到滔天的怨恨和殺意,一下子陷入幻境之中。

    那是一片的血色,無論天空還是大地,都被鮮血覆蓋。

    牛頭人身,蝙蝠翅膀的大天魔飛在空中,龐大的身影配合氣勢,有一種天下無敵的架勢。

    大天魔的后面是一個個的魔道,下前方是一個大宗派,劍陣密布,飛劍穿梭。

    張晏一看大驚失色,這不就是御劍宗嗎?這修士就是在這次大戰中隕落,然后被圓月夜魔獲得的嗎?那么這金尸就是御劍宗的元嬰期長老?

    張晏眼睛瞪得老大,生怕看漏一分。

    可惜的是,影像很模糊,這不過是怨念形成的記憶而已,除了大天魔之外,其余的都看不清。

    許多的修士出現,可以猜測是天魔宗和御劍宗弟子在戰斗。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

    “師傅!”哪怕看不清,張晏還是認出了丹青子,他與一個魔道大戰,影像只是停留了一陣,卻讓張晏非常的擔心。因為影像最后停留的是一個身影靠近了丹青子,并且發出了攻擊,那攻擊讓丹青子身形扭曲。

    “師傅不會有事的。”張晏心里安慰自己,丹青子可是煉器大師以及煉丹大師,身上怎么會沒有保命手段?即使受重傷,也可以用丹藥壓制傷勢,從而保命。

    而影像最后落在大天魔身上。

    只見大天魔一拳打在劍陣上,本來強大的劍陣立即支離破碎,里面的修士紛紛受傷,四散而去。

    散開的修士邊飛,邊控制飛劍,數道飛劍攻擊大天魔。

    大天魔不躲不閃,硬生生的擋下來,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然后以極快追上一名修士,一拳打爆了修士的頭顱,哪怕修士祭出法寶抵擋,也無濟于事。

    張晏看得心驚,那修士身上的靈光和法寶來看,應該是一名金丹修士,竟然不堪一擊。

    “大天魔我跟你拼了!”元嬰修士人劍合一,化為一把飛劍直刺大天魔。

    大天魔面對飛劍并沒有硬接,身后翅膀一張,躲過攻擊。

    飛劍不依不饒,追著大天魔。

    大天魔怒吼,在飛劍靠近的時候一拳打出。

    “砰”飛劍打飛,大天魔退后三米。

    飛劍顯露出元嬰修士,此時他手握飛劍,半跪在空中,口吐鮮血。

    又數道飛劍攻擊大天魔,還有許多的術法緊跟著攻擊。

    大天魔在密集的攻擊中狼狽飛出,卻沒有受多大的傷。

    “吼!”在密集的攻擊下,大天魔被打火了,大吼之后口吐一個個黑色火焰——天魔火。

    “烘烘”一個個黑色的火球在場上飛舞。

    “快躲!”哪怕有修士提醒,依然有躲避不及的。

    “啊!”但凡沾染天魔火的修士,紛紛慘叫,最終化為飛灰。

    元嬰修士不忍再看,掏出一顆丹藥,這丹藥服下,身上氣息瞬間飆升。“大天魔受死!”

    再次人劍合一,沖向大天魔,這次的攻擊比上次還要強大許多。

    大天魔正在放火,放得正過癮,一把飛劍讓他心生警惕。

    “天魔拳!”大天魔揚起右手,四周的靈氣,魔氣紛紛匯聚,形成一個碩大的黑色拳頭。

    黑色拳頭與飛劍撞在一起,釋放出巨大的威力。

    然后影像漆黑,什么都看不見了,只聽到大天魔的聲音。“很強的古安道,竟然可以傷到本天魔,本天魔記住你了。”

    看完影像張晏心里震驚,御劍宗傷亡慘重,這事他早聽聞。但是親眼所見,就更加的擔憂。尤其是親眼看見丹青子受傷,這就更加有種馬上回御劍宗的想法。

    正當張晏陷入震驚的時候,一道怨恨的聲音讓他驚醒了。

    “魔道賊子,拿命來!”古安道的靈魂手持飛劍,不斷的對天魔火亂砍。天魔火被砍開一塊塊,竟然不能合在一起。

    “住手,古前輩。”張晏連忙說。

    “誰!”古安道發現了張晏的神識,嘴里狠狠的說,“魔道!受死!”

    “不,不,古前輩,我不是魔道,我是御劍宗的弟子張晏。古前輩是御劍宗的長老嗎?”張晏連忙解釋,古安道如今已經只剩下殘魂了,沒有恢復的可能,但是他骨子里的怨恨并沒有消散。

    “御劍宗,張晏?”古安道陷入沉思,“好像確實有這么號弟子。不,不,張晏已經被魔道殺死,你是假的。”

    古安道舉起手中的劍,一縷縷劍意彌漫空間,整個空間仿佛變得沉重,滔天的劍意爆發。如同洪荒猛獸一般,勢不可擋,又如同群山大岳一般,壓垮一切。

    張晏感到自己猶如大海里的一葉孤舟,隨時都會被大浪打翻。

    “住手,我真的是張晏。”張晏解釋,可是古安道并沒有停手,劍意斬向張晏。

    張晏立即撤離意識,還好自己沒有貿然煉化尸珠,只是意識在尸珠附近,不然哪里能逃得出來?

    “呼。”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看影像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古安道有多強。因為都被大天魔壓著打,現在殘魂形成的劍意就讓自己感到害怕了。那么古安道生前絕對非常強大,而大天魔就更加不用說了。

    張晏陷入了兩難。如果要煉化金尸就必須將古安道的殘魂清除,或者壓制,但是古安道很強,哪怕只有殘魂。而且張晏于心不忍,古安道是御劍宗的長老,如今隕落,殘魂不得安息。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比分网| 电竞投注| 电竞竞猜|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