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八十八章細菌bug

第二百八十八章細菌bug

    張晏這邊陷入了迷宮,找不到出口。

    伏擎蒼那邊陷入了無限的陣法,陣法不算厲害,但是只有不斷的解開陣法才能前進,而且解除的陣法一段時間之后又會自動復原。漸漸的,他迷失了,尤其是遇到死胡同的時候。

    葉三劍遇到的是怪物,到處是怪物。怪物實力不強,一劍就可以擊敗,但是殺不死,沒多久就復活。剛開始還好,漸漸的就吃不消了,怪物不斷復活,無窮無盡。不殺怪物,一味逃跑,也不是辦法。

    黑火魔君遇到的是一個個的丹道考驗,每隔一段路,就會遇到禁制,需要按照給予的靈藥煉制出合格的丹藥,才能解開禁制。而最郁悶的是,有的丹藥會被回收,只留下一些基本的丹藥。并且,解開的禁制,一段時間后會重新出現。禁制無限,無論解除多少,依然找不到出口。

    閻宏博通過嗅覺,進入的是伏擎蒼進入的洞穴,他是為了殺人而來的。閻宏博陣法知識不熟悉,解陣非常困難。但是仇恨讓他失去理智,尤其是他一直聞到對方的氣息,就在前面,就在前面,他心里不斷的對自己說,報仇!報仇!

    五人在第一個考驗之中,而此時仙府核心,一名童子利用水鏡之術,觀察著他們。

    童子笑著說,“想走出去?那是不可能是,區區修真者就妄想得到仙府?發夢吧。出口已經被我藏起來了,你們是找不到的。”

    說完,關閉水鏡之術,坐在玉椅上,嘆息。“無聊啊,太無聊了,誕生了靈智就是這么無聊的嗎?要是有個人可以聊聊天就好了。”

    童子,是仙府誕生的器靈,是新生的器靈。靈智不高,但是也不想被人控制。所以他對進入仙府的人并不感冒。

    而張晏五人更是進入了仙府第二層,按照百煉道人,也就是仙府的前主人的設定,只要通過三關的考驗,就可以成為仙府的主人。如果持有仙府鑰匙的話,可以獲得獎勵。

    童子不想被人控制,百煉道人也死了,但是他也不能違背當初主人的設定。于是他耍了小聰明,將第一層原來的出口隱藏起來了,并且在真正的出口放置了仙獸。而第二第三層也放了仙獸,別說修真者,仙人也不一定能進來。只要沒人能進來,他就不會被人控制。

    張晏花了不少時間嘗試,并沒有太大的收獲,銅尸們找過了那些安全的死胡同,沒有找到出口或者線索。

    細菌們則在那些陷阱和妖獸之間查探,也沒有發現異常。

    “不如換個洞穴看看?”這是張晏的想法,說不定別的洞穴會容易些,反正所有的洞穴都是通往同一個地方。

    當張晏想走出去的時候,發現原本他進來的入口不見了。取代的是兩個分叉口。張晏確定自己是一直走進來,然后停下來,再讓銅尸和細菌探路的。那么現在出現了分叉口,說明了這迷宮是會變化的。

    “會變化?”張晏陷入了沉思,銅尸和細菌查探的時候,并沒有發現變化。而自己返回的時候就出現變化。

    “難道因為自己想出去,這迷宮能感應到,然后發生變化?”張晏坐下來,釋放出細菌,細菌進入面前的兩條分叉路。其中一條路很快就到了盡頭,而另一條則出現了分叉路,但是都不是原來走過來的路。

    張晏疑惑了,如果不是自己一直不動,而是親自走動的話,肯定會以為自己迷路了,會以為自己記錯路之類。

    迷宮變化了,而自己根本就沒有移動過。

    到底是怎么回事?張晏對于陣法并不熟悉,而且如此高明的陣法,恐怕修真界無人能破解。

    張晏在地上畫著,將細菌和銅尸所在的位置畫出來,畫出一個迷宮的路線圖。

    看了許久,依然沒有看出個所以來,分叉路太多了。

    將銅尸召回來,打算讓他們到其他的地方看看。

    就在這時,出現了狀況,一只銅尸,走著走著,撞在墻上,反彈在地上。銅尸用呆滯的目光看著墻壁,墻壁就是墻壁,到處都一樣。但是銅尸明明是按照原路走動的,之前根本就沒有墻壁。

    “那堵墻有問題!”張晏斷定,要么這堵墻是不知不覺間移動過來的,要么這根本就不是墻,只是陣法幻化出來,擾亂判斷的。

    而且張晏斷定后者的可能性大些,因為無聲無色移動是不現實的,只有陣法,只有幻陣才可以無聲無色的出現一堵墻。

    “細菌入侵!”細菌可以入侵機體,對于死物細菌也能在表面進行侵蝕,這過程非常的慢,作用也不會很大。首先細菌需要利用墻體表面的物質生存,然后漸漸侵蝕墻體。

    然而,細菌在這墻壁上找不到他所需要的營養物質,當細菌侵蝕那堵原本不存在的墻的時候,細菌進墻里面了。進去的時候遇到一些阻力,但是還是相當輕松,這絕對不是真的墻壁。

    “銅尸攻擊墻壁!”銅尸收到命令,立即伸手刺向墻壁。

    “轟!”墻壁發出一股巨力,將銅尸彈飛。

    “禁制!”墻壁上有禁制,將銅尸彈飛。這并不奇怪,這里到處都是禁制。如果不是知道這墻壁是假的話,會以為這是正常現象,會忽略這墻壁是假的事實。

    張晏發現了,那禁制對于銅尸很敏感,銅尸的攻擊或者靠近,禁制都會發動。但是細菌則不一樣,細菌的侵襲,禁制并沒有進行反擊。

    這情況也可以這么解釋。禁制或者陣法是要來對付人或者生物或者活動的物體,對于大一些的物體,哪怕是石頭,陣法都會有反應。

    但是對于灰塵,又或者比灰塵還小的細菌,陣法則不會有多大的反應,只是在表面阻擋灰塵,一旦灰塵進去了,也不會管。

    不然的話到處都有灰塵和細菌,陣法豈不是經常被灰塵和細菌激活?豈不是需要一直不停的運行,一直消耗能量?整個仙府的陣法和禁制都一直不停運行,那么消耗可不是一點點大。

    這就好像感應門的原理一樣,人走過去,或者大型物體移動過去,感應器都可以感應到,從而自動開門關門。但是灰塵移動過去呢?細菌移動過去呢?那是感應不到的。

    想通了這點,張晏看向自己的四周,很可能,自己四周都存在這樣的“假墻”。

    “細菌入侵!”對細菌發出命令,讓細菌侵蝕周圍的墻壁。

    根據細菌能夠侵入的墻壁來算,原來自己四周有九個分叉口。而不是自己看到的只有兩個。

    這些分叉口時不時的變換,讓人找不到東北,名副其實的是個迷宮。

    張晏走到一個墻壁旁,用手不斷撫摸,感受著這墻壁。

    “太真實了,如果不是細菌可以穿過墻壁,我都以為這真的是墻壁。”

    這么說,那些所謂的死胡同也有可能存在出口,只是被陣法或者禁制遮擋?

    于是張晏讓細菌對所有的墻壁進行入侵,將一條條分叉口找出來。

    用玉簡將那些線路都畫出來。

    那是一個龐大的工程,迷宮就像樹的根部,分叉太多。

    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將整個迷宮畫了出來。期間,童子查看過張晏他們的情況,都沒有走出第一關。沒辦法,太難了。然后童子又無聊的查看第一層的情況,抓一些妖獸玩玩,又或者弄些靈藥玩玩。

U赢电竞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投注| 电竞下注|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lol外围|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