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九十六章細菌道人

第二百九十六章細菌道人

    麒麟慌了,打是打不過了,有仙府的力量支持怎么贏?自己再強也還是在仙府里,可以說仙府里沒有妖獸能戰勝他,但是他也不能戰勝仙府。而且張晏已經成為仙府認可的主人,除非強大的仙人親臨,否則在仙府是殺不死的。

    童子還不死心,“趕快殺了他,只要你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答應你,即使你想要的遠古麒麟血,都可以給你。”

    麒麟聽到遠古麒麟血,心動了,可是心動有用嗎?他郁悶的說。“即使我服用了遠古麒麟血也打不贏他啊。”

    童子已經失心瘋,看見此情景,整個臉容都變得猙獰。“廢物真是廢物。”

    又看向張晏,厲聲說,“別以為你可以贏我,立即解除仙府的權限,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張晏感覺好笑,“憑什么讓我解除?”

    “你若不解除,我就自爆仙府,讓你魂飛魄散。”童子高聲說。

    “哈哈哈。”張晏大笑,“你可以試試。”

    童子臉色陰沉,“你不怕死?”

    “我死過了。”張晏淡淡的說,他當然怕死,只是張晏吃定童子了。“但是我死不了,而你隨時會死。”

    童子大驚失色,全身顫抖。

    張晏繼續說,“如今仙府已經認我為主,我是主人,你必須服從命令。如果不服從,短期內我不能拿你怎么樣,但是終有一日,我會清除你。至于你說的自爆仙府,你可以試試。仙府如此大,不是短時間能自爆的,我絕對有時間逃離。而你,是逃不了的。”

    童子面如死灰,他輸了,他已經沒有任何的依仗,沒有了仙府,他什么都做不了。

    童子放棄了核心的壓制,核心散發出光芒,照亮整個第四層。

    張晏感覺自己與仙府的聯系更加的密切。

    “我輸了,你打算如何處置我?要殺死我嗎?”童子癱坐在地,無力的說。器靈通常是忠誠的,然而童子走了不忠誠的道路,按照穩妥的辦法,就是清除。然后再重新誕生新的器靈。

    “你若能忠誠于我,為我做事,我不會拿你怎么樣。不過如果你有背叛之心,我定不饒你。”張晏毫無感情的說,清除固然是最安全的辦法。然而如果仙府沒有器靈,許多事情都要張晏自己來做。而且清除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對方不反抗。

    再說,當務之急是要去救百煉。

    “你不殺我?”童子抬頭,情緒低落的問。

    “你還有價值,我可以給你機會,但是只有一次。”

    童子頹廢的點點頭,“我知道了。”

    麒麟在一旁,思思縮縮的說,“那個,我呢?我怎么辦?”

    張晏白了麒麟一眼,“你繼續在走廊睡覺吧!”

    “啊,不要啊。”麒麟慘叫。

    張晏身體縮小,變為成人般大小,輪廓越來越清晰,最后形成一個青年模樣。樣貌還是原先張晏的模樣,就是略微的弄帥了些。他的修為已經可以突破金丹,隨時進入元嬰期,按照細菌等級就是六級。只是現在突破并不是適當的時機,突破必然要渡劫,可不能隨便就面對。

    除了修為提升,細菌的繁殖能力也得到了強化。

    “你不想留在那里也行,做我坐騎就可以到處去了。”

    “這個?”麒麟并不想被人騎,它自認擁有高貴的血統,怎么可以被人騎。可是如果不這么做的話,呆在那個空蕩蕩的走廊,實在是比坐牢還可怕。想想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生物,既然擁有了仙府,也就勉勉強強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

    麒麟眼珠一轉,狡猾的說,“除非你將遠古麒麟血給我,我就勉勉強強,卑躬屈膝一下。”

    張晏淡淡的說,“我不知道什么遠古麒麟血。”

    麒麟急了,“童子知道啊。”

    童子攤攤手說,“我騙你的,根本沒有遠古麒麟血。”

    “不帶這么玩吧。”麒麟郁悶了。

    “聽你的話,好像不愿意,算了,不強麒麟所難,你就去那邊躺著吧。”張晏擺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啊,不不,嗯,其實呢,我覺得做坐騎也很好的,我好想出去看看修真界呢!”麒麟露出笑意,盡量讓自己表現得有親和力。

    張晏微微一笑,收服麒麟可不簡單,要不是現在有仙府,那是不可能的。以仙府作為媒介,與麒麟簽訂平等契約,伙伴又多一個了。

    至于童子,依然留在仙府,管理仙府。張晏也承諾,如無特殊情況,不會干涉童子的事情。

    仙府里還有四人,這四人需要處理。

    葉三劍,在仙府里闖蕩了兩個月了。殺了不少的怪物,然而怪物可以無限再生,殺不完。盡管如此,隨著時間的推移,怪物的出現已經沒有進來的時候那么頻繁了。

    張晏看著疲憊不堪,衣衫襤褸的葉三劍一陣的感概。

    葉三劍平時太過高傲自大,目空一切,還有縱容他的徒弟葉傲升,做了不少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說,作為一名劍修,他的意志力非常的強大。面對那些殺不死的怪物,竟然堅持了兩個月。

    葉三劍用一雙充滿殺意的眼神看著張晏,這是他兩個月以來第一次見到人了。如果不是張晏騎著麒麟,或者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張晏坐在麒麟身上,高高在上,盡量表現出高人的模樣說。“你很好,竟然可以來到這里,這里是獎勵的地方,只要你將百煉雷霆劍交出來,就可以獲得獎勵。”

    葉三劍看了看手上殘破的百煉雷霆劍,里面的力量已經用完,如今就是一把普通的劍。盡管如此,他還是沒有放棄這把劍。“我不相信你!”

    葉三劍很簡短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之前被伏擎蒼擺了一道,他到現在還歷歷在目。

    張晏愣了一下,也不生氣。拋出一把仙劍和一瓶丹藥。

    仙劍是下品人階仙器,是仙界最低等的仙器。饒是如此,在修真界也是彌足珍貴,這是從倉庫里隨便拿出來的。丹藥則是恢復法力的丹藥。

    葉三劍看著仙劍,眼里露出渴望的閃光,但是他依然警惕的看著張晏,一步步的靠近,直至將仙劍拿在手上。

    葉三劍輕輕的撫摸仙劍,禁不住的贊嘆,“好劍!”

    張晏笑了笑說,“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葉三劍沒有出聲,只是看了張晏一眼。

    “據說御劍宗有一名丹藥師,叫丹青子,他現在如何?”

    葉三劍疑惑,怎么會問起丹長老了?難道此人認識丹青子,那就不得了了,此地可是仙府,這人不簡單。“前輩認識丹青子?”

    “當然,是故人。”張晏回憶著說。

    “原來如此,丹長老受了傷,需要靜養,宗門已經用地脈鎮壓了,應該沒事的。”葉三劍說。

    “地脈鎮壓?”什么傷需要用到地脈鎮壓?那是不可能的。

    “是的,地脈鎮壓,他中了僵尸毒,天尸的僵尸毒。需要用地脈鎮壓。”

    張晏如被雷劈,天尸的僵尸毒,天尸是接近仙人的僵尸。比金尸還要高一級,它的僵尸毒,可以讓元嬰修士變為僵尸如果被魔道煉化,就會變為金尸。

    “可有把握?”

    “這個?”葉三劍有些欲言又止。

    張晏明白,這是未知之數。

    “你若能回去,給我帶個口信,我會登門拜訪。”

    葉三劍向張晏拱手行禮,“這沒問題。敢問前輩名號。”

    張晏被問住了,用原來的名字?那樣會不會讓人懷疑?又或者讓對方驚訝?“我是百煉道人的徒弟,叫細菌道人。”

    “細菌道人?你跟我認識的一個人很像,如果那個人不是已經死了的話,我都以為遇到熟人了。”很怪的道號,但是葉三劍并沒有說出來,許多老怪物都有特別的名字,越是怪異,就越是強大。

    “是嗎?人有相似。”張晏并沒有表露自己的身份,因為很難說明白,同時要是傳出去,有可能猜測自己拿到了仙府,可能會有危險。

    放下百煉雷霆劍葉三劍離開了。

    張晏將百煉雷霆劍拿起,從里面將核心意志抽出,四個核心意志都齊集了,仙府將能發揮全部力量,也完全屬于張晏的了。

    之后在刻意安排下,四人會面了,發生了激烈的戰斗。

    伏擎蒼和黑火魔君一邊,葉三劍和閻宏博一邊。

    最后雙方發生了激烈的戰斗。

    先是葉三劍憑著仙劍之利,殺死了黑火魔君。

    伏擎蒼修為最低,然而卻最不簡單,變身天魔之后,在使用大天魔留下的力量,戰斗力直逼元嬰期。以一敵二,竟然殺死了閻宏博。

    最后還是葉三劍,憑著仙劍和劍修的強大,險勝。

    葉三劍單膝跪地,不斷喘氣,眼神毫無人性,只有銳利的劍芒。

    一個飄渺的聲音響起,“你贏了,可以出去了。”

    下一刻,葉三劍出現在黃安城外,仙府爭奪結束。

U赢电竞 lol外围|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