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二百九十七章細菌研究員

第二百九十七章細菌研究員

    靈獸宗山門。

    “各位,昨天御劍宗的長老葉三劍回來了,但是他帶回來不好的消息。除了葉三劍,進去的閻宏博長老已經死了,伏擎蒼也死了,而仙府也已經有主,是誰就不得而知。”掌門蕭英耀憂心郁郁,這消息非常的不好,自家長老死了,那可是宗門的一大損失,最重要的是仙府歸屬問題。至于幾人如何死的,卻還沒有得到消息。

    “你們有什么看法?”

    “活著出來的就只有葉三劍嗎?如果是這樣,會不會他已經得到了仙府。故意說仙府有主,來迷惑我們?閻宏博死在仙府,我們不能就只聽一面之詞,應該調查清楚才是。”桂元青說,相比閻宏博死亡帶來的傷痛,他們更在意仙府的歸屬,那是影響宗門,影響整個修真界的超級大事。

    “不排除這個可能,但是葉三劍已經回到御劍宗了,我們需要向御劍宗打探真實的情況。而且葉三劍也不是我們隨意可以詢問的。”桓燁熠說。

    “要不我們將此事宣揚出去,向御劍宗施加壓力,逼迫御劍宗說出實情,不管是不是他們得到仙府,我靈獸宗也要做好應對。”譚雪翎說。不管誰得到仙府,他們都不會放棄,必將竭盡所能獲得仙府。除了奪取,結盟也是不錯的辦法,但是前提是消息的準確性,不然會站錯隊。

    “…”

    眾人各抒己見,一道火光飛了進來,掌門將火光接在手里,閱讀里面的內容。“黃安城弟子的傳信,有活著的御劍宗弟子和我宗弟子出現,魔道對他們進行襲擊。”

    桂元青露出驚喜之色,說,“那些弟子需要好好的保護,他們一定知道仙府真實的事情,我們需要了解更多的消息,而且他們的消息說不定比葉三劍的消息更加真實。”

    “沒錯,必須保證弟子的安全。”

    蕭英耀點點頭,嚴肅的說,“傳令下去,必須保證那些弟子的安全。同時我們需要派一位長老去坐鎮,以應對魔道襲擊。”

    蕭英耀目光看向下面的長老,長老們都露出猶豫之色。

    桓燁熠站出來說,“那就我去吧,你們都在前線有事,與那些魔頭相互牽制。我卻一直在煉丹,就讓我會一會那些魔道。”

    蕭英耀露出笑容。“有桓長老出手,我就放心了,這事也只有桓長老能夠完成。”

    黃安城,本來是一個平凡的凡人城市,自從被魔道占據,老百姓日子不好過。之后御劍宗和靈獸宗為了奪得仙府,發動了襲擊,將黃安城奪得了。

    然而直到現在,黃安城依然不得安寧,城里管理混亂,魔道依然存在,他們躲在某些角落,時不時的給正道制造麻煩。結果是平民百姓的日子更加的不好過,每天死的人都不知有多少。

    葉三劍被送出了仙府,引起了轟動,之后葉三劍直接會御劍宗了。

    而張晏隨后也將一些在一層僥幸沒有死亡的弟子找了出來,放了出去,那些弟子并沒有看到張晏,都是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傳送了出去。

    最后一個送出去的,是御劍宗的一名修士,就是當初襲擊自己的修士。說起來這修士也間接的救了張晏,如果不是這修士襲擊自己,自己出去將他打暈。那么那個時候就要面對九幽魔風陣的自爆,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轟隆!”一聲爆炸響遍了整個黃安城,平民紛紛躲起來,害怕波及到自己,而一些修士立即飛起來,趕往爆炸的地方。

    “轟隆隆!”再次響起的爆炸,讓棟樓房震得倒下。

    樓房倒下,蕩起無數灰塵,亂石紛飛。

    灰塵落下,呈現出被毀壞的一切,無論是樓房,還是道路都被毀壞。

    一名御劍宗修士在廢墟中俯趴在地,他已經身受重傷。

    本來在仙府里就已經消耗極大,身體非常虛弱。剛被仙府送出來,卻發現一個魔道在吃人。見此情況自然不能坐視不理,飛劍一出就要斬妖除魔。

    但是魔道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近身了,護身玉佩自毀,釋放出防御,擋下攻擊。修士釋放出符寶爆裂劍,想借助狹小的空間將對方炸死。

    符寶爆裂劍如期炸開,發生大爆炸,讓修士都震傷了。

    虛弱,加上傷勢,如今他已經到了極限了。

    “應該死了吧,我放出的可是符寶爆裂劍,攻擊到對方之后,會發生爆炸,整個房子連同四周的房子都炸毀了,對方必然尸骨無存。”御劍宗修士用盡力氣,撐了起來。

    塵埃中,魔道全身血跡,邁著沉重的腳步聲靠近,他臉容扭曲,不像人型,皮膚發黑,雙眼瞪大且突出。

    這是入魔的表現,而且是已經被魔控制了。身上的傷口肉眼可見的愈合,哪怕是深可見骨的傷口,也在片刻恢復如初。

    魔道攻擊力強大,這是大家都知道。而魔道當中有一種可怕的存在,通常叫魔人,就是那些入魔的人。他們失去了理智,只知道瘋狂殺戮,無論是誰,只要靠近,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殺死對方。

    這些魔人非常的可怕,不受控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除了不斷殺戮不斷制造殘忍的事情,就什么都不干。可是有的魔道偏偏就將這些魔人加以控制和利用,做出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修士看清楚魔人,心里頓時慌了。竟然沒有死,而且對方已經魔化,如果是人,他還會做最后的反抗,看能不能臨死之前將對方也干掉。然而面對魔人,就毫無信心了。魔人攻擊力強大,生性殘暴,生命力也是非常強,只要不是割掉頭顱之類的致命傷,很快就會恢復過來。

    普通攻擊對于魔人來說毫無意義,如今的修士已經不能再使用正常的招式了。

    魔人猙獰一笑,手臂肌肉鼓起,雙手長出長長的指甲,指甲猶如利爪一般。一爪子抓向修士,如果被抓實,不死也得托一層皮。

    “刷!”說時遲,那時快,魔人手掌一抓,用力過猛,發出一陣咯吱聲。

    “唔?”魔人松開雙手,看著前面空蕩蕩的,一陣懵然。

    修士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竟然有人救了自己,抬頭一看,眼睛瞳孔迅速收縮。

    那是一個騎著怪異妖獸的青年,看起來很年輕,有年輕人那種清秀,朝氣。青年衣著簡樸,并沒有穿著修士穿的道袍之類,而是穿上一件白色的錦衣,身后還有一件白色的披風,看起來就是普通人一個。

    妖獸像是一只變異的青牛,頭上沒有角,但是樣貌就是青牛,全身青色,布滿鱗片,蹄子就是最好的證明,就是牛蹄。

    御劍宗修士覺得好像哪里見過,這跟仙府里自己追殺的魔道很像,但是又有區別,氣質完全不一樣。當時,自己追殺魔道,結果對方撞落地面,然后自己被幾個怪物打暈,在寒冷的地方渡過了不知道多久。

    魔人臉色陰森可怕,死死的盯著道士:“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阻攔我利爪魔做事。”

    “我嗎?”青年雙手抱胸,呆呆的看著對方,白色的披風隨風飄動,一本正經的說。“我是一個細菌研究員,專門研究細菌的。”

    “你要阻止我?”利爪魔之所以說那么多話,只是因為看不清對方的修為,對方身上毫無靈力波動,通常只有厲害的修士,達到控制自如的修士才能做到。

    “我才不會做那種麻煩的事情。”青年攤攤手說,“我只是個細菌研究員,只是想研究細菌的能力。”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比分网| 电竞资讯| 电竞冠军| 电竞冠军|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