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零七章血煞死水陣

第三百零七章血煞死水陣

    明月當空,張晏飛出山谷不久。

    李洪走出自己的房子,露出陰森的微笑,“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血修羅解決那不明身份修士,自己則解決付玉書。”

    一道火光劃過天空飛進一間木屋。

    付玉書伸手一招,火光化為一道符箓,穩穩的抓在手上。付玉書本來文靜的臉色露出陰森的殺意,隨即收斂,出了木屋,往谷外飛去。

    在谷口,已經有一人在那里等待了,他神情有些緊張,在谷口來回的走動。

    付玉書飛落下去,“李洪傳信符上說的是真的嗎?”

    李洪幾人來到清風谷,是想將此地的人變為血源,故此他們假裝散修,想找個落腳點。而且還將山谷的巡邏和守衛包辦了,美其名曰保護山谷。

    付玉書暗中查探,發現了他們幾人是血煞宗弟子的身份,逼迫于背后的人,并沒有出手阻止他們。

    李洪看到付玉書之后,原本的緊張表情轉為高興。“是真的,那個死水潭出現異象,有女人在湖上跳舞,里面可能有寶物。”

    “確定是寶物?”付玉書眉頭皺起。

    “說不定是鬼物之類,那死水潭里山谷這么近,萬一有村民去那里了就危險了。”李洪一直都認為這付玉書是個老好人,處處為村民著想,只要村民有危險,他一定不會坐視不理。所以用村民的安危引誘對方前去,然后偷襲,這事萬無一失。

    付玉書點點頭,似是同意對方的說法。“那還等什么?過去看看。”

    兩人肩并肩走,兩者之間保持一段距離,一步一步的朝著死水潭靠近。

    死水潭就是一個普通的潭,因為水不流動,因此長滿青苔,水質也差,即使是動物都不會去那里喝水,常年沒有人靠近。

    此時是寂靜的夜晚,月色迷人,在這迷人的月色下,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若隱若現的在碧綠的水面上跳舞。看起來就像人間仙境一般,細心想想,又惶恐至極,這絕對不是人。

    “付兄小心,這湖必然布置了陣法,你看那湖上的鬼魂,很可能是陰尸宗的控魂術。我懷疑陰尸宗的人看上山谷了。”李洪很認真的說,事實上陰尸宗確實也在打這山谷的主意,只是被自己阻攔而已。

    “那你說如何做?”

    “貿然過去可能會中埋伏,以我之見,可以遠距離攻擊,破除,將對方引出來。說不定我們的攻擊還能傷到對方呢。”

    “好,就這么做。”

    李洪放出飛劍,付玉書拿出奪命扇。

    付玉書往奪命扇里灌注靈力,一道扇形大火射向湖面,而李洪的飛劍也同時攻擊過去。

    “噗!”一陣輕輕的鈍物擊中聲響起,湖面出現透明保護層,泛起陣陣漣漪。

    “果然有陣法,我們使出全力破了這個陣法。”李洪厲聲說,同時拿出一張符箓。

    付玉書大叫一聲,“好!”打開玉扇,玉扇上呈現一條火紅色的龍,火龍栩栩如生,散發出火焰。一瞬間火龍猶如活了一般,飛出玉扇,在玉扇四周盤旋。

    李洪拋出符箓,低喝一聲,“玄冰暴!”符箓飛到空中,不斷吸收四周的靈力和水汽,形成一團烏云。烏云里不斷的有冰晶凝結,冰晶隨時飛射下來。

    “火龍擊!”付玉書釋放出火龍,火龍兇猛的撲向陣法。“轟!”火龍與陣法碰撞,沖天火光照亮附近十幾里。

    與此同時玄冰暴也積聚到極點,無數的冰晶飛射而出。

    付玉書感到一陣冷意,那些冰晶不是向陣法攻擊,而是斜著向自己攻擊。

    修士使用法術的時候,在釋放法術的一剎那,或多或少都會露出破綻,尤其是一些新手,施法之后會有短暫的無力期,那個時候要是被攻擊,相當危險。

    李洪露出陰森的冷笑,這玄冰暴威力很強,尤其是攻擊連綿不斷,平時遇上都要花費一番功夫,如今作為偷襲,更加不用說了。這符箓的激發需要時間,動靜也大,一般不能作為偷襲使用。但是付玉書警惕不高,以為自己會攻擊陣法,實際上卻是在付玉書攻擊之際襲擊。

    付玉書臉色煞白,不斷揮舞奪命扇,將一個個冰晶打飛,但是冰晶像傾盤大雨一般,嘩啦啦的飛射而下。

    “轉!”關鍵時候付玉書指揮殘余的火龍改變方向攻擊烏云。

    “嘭嘭”冰晶依然不斷落下,將付玉書包裹其中,寒氣讓四周形成霧氣,看不清里面的情況。

    “成功了。”李洪對于自己的手段很有信心,要是換作自己,如果沒有防備的話,必然死定。只要解決付玉書,整個清風谷就是自己的了,清風谷的修士全都是自己的手下。至于張晏,血修羅會解決他的。他一點都不擔心。

    就在李洪得意之際,背后感受到一股寒意,一把短劍出現在背后。

    李洪冷汗飆出,全身冰冷,躲避已經來不及了。

    “刷!”短劍穿透左肩膀,帶出大量血肉。

    “啊!”李洪慘叫,劇痛讓他精神緊繃,轉身一看,嚇得眼睛瞪大。“你,你。”

    付玉書出現在身后,手一招短劍飛到手上。

    冰晶當中,是一個拿著扇子的付玉書,而李洪前面的是一個拿著劍的付玉書,兩人一模一樣,只是法寶不一樣。

    “分身?傀儡?”李洪右手按著傷口,用靈力鎮壓傷勢。“原來你已經察覺了,用分身迷惑我,被被玄冰暴攻擊的只是分身,真身就在后面偷襲。”

    “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罷了。你不也是先迷惑我,讓我攻擊陣法,然后乘機攻擊我嗎?”付玉書冷冷的說,手上的短劍散發著寒光,寒光越來越亮,四周的氣溫也越來越冷。

    “你在拖延時間,好讓你的法器補充靈力,不得不說你這極品法器非常厲害,可是缺點也很大,就是蓄力需要時間。”李洪單手拿出黑色令旗,黑色令旗迎風暴漲,在四周形成防御。

    “彼此彼此,受傷的你也需要時間壓制傷勢,還有那些雜碎!”

    李洪冷笑,同時將黑色令旗往地上插。“滋滋滋”一陣黑煙從黑色令旗冒出。

    死水潭那里冒出七人,他們手持法器沖了出來。

    手持玉扇的付玉書迎了上去,用玉扇以一敵七,不落下風。

    一名魔道說,“不用怕他,如果是真身我們不是對手,但是這只是分身實力有限,我們合力消滅他。”

    七人法器放出,論質量,比不得奪命扇,但是數量多,手持玉扇的付玉書實力不濟,只能被動防御。

    手持短劍的付玉書冷冷的說,“你那些幫手不怎么樣!”

    “我并沒有想過他們能幫到我,凡事都得靠自己,看我的陣法,這才是我的依仗。”李洪說著,單手重重的將黑色令旗插在地里,死水潭的陣法翻滾,擴張,將附近百米覆蓋。

    “哈哈。”一只手不能用的李洪依然信心十足,哪怕受傷了,他也一定會獲得勝利,因為陣法已經啟動。

    “這陣法是血煞陣,經過改良,結合了死水潭,將死水潭里的死水融進陣法,我叫這陣法為血煞死水陣。”

    付玉書神情凝重,對方還有時間介紹,就是說明對方勝券在握。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