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一十一章百鬼百尸陣

第三百一十一章百鬼百尸陣

    一路向御劍宗方向趕去,張晏也不走大路,而是直線的方向飛行,以現在的修為,即使遇上妖獸也沒有問題。

    一路上青山連綿,綠草遍地,有些地方還有稀薄的靈霧飄出,像是仙家福地一般。如此地方說不定還會出現一些靈物,又或者找到某些廢置的府邸,在里面找到機緣也說不定。

    “麒麟去哪里玩了?這么久都沒有回來,還想著可以省點趕路的力氣呢。”張晏并不在意麒麟不在身邊,畢竟凡事都得靠自己,除非遇上對付不了的敵人,不然他并不想暴露麒麟這王牌。

    不緊不慢的飛行,突然感覺不對勁。神識查探之下,并沒有發現問題。使用細菌感應,二十公里外,有許多的細菌團靠近。

    通過這些細菌團可以猜測出有三十名的筑基期魔道在趕路,因為他們身上有不少的腐生菌,很可能是陰尸宗的弟子。

    而且不止筑基期修士,細心感應,還感應到一個波動,僵尸病毒。

    金尸級別的僵尸病毒,金尸?

    “應該只是巧合。”張晏做事向來謹慎,很少露出破綻,哪怕之前自己干掉了一些陰尸宗和血煞宗的弟子,對方也抓不到人,連是誰做的都不知道,導致兩宗門之間相互懷疑,弟子相互攻擊。

    張晏降落地面,布置了一個簡單的隱藏陣,又將八卦廣成袍披上,啟動八卦廣成袍上的隱身陣法。

    一群身穿黑灰色道袍的修士飛過,看服飾是陰尸宗弟子無疑。為首的是一名臉色蒼白,有著大大黑眼圈的僵尸——金尸道人。

    一群人毫不停留,飛過上空。

    他們遠離之后,張晏現出身形,繼續趕路,這應該是巧合。

    然而,張晏出現不久,那一群人折返了。

    張晏眉頭皺起,難道是來找自己的?沒理由啊,那弟子也被自己殺了,不應該有人知道自己的行蹤。難道是收獲的那些物品里有追蹤手段?不排除這個可能,可是自己已經很謹慎的檢查過,而且那些沒用的都銷毀。

    金尸道人陰冷的說,“終于找到你了。”

    其余三十名筑基修士在天空散布,將張晏圍在中間。

    張晏不知道自己那里出了紕漏,金尸道人可不好惹。“敢問前輩攔住在下有何要事?”

    “不要裝模作樣,拿了不該拿的東西,就得有死的準備。”

    張晏拿的東西不少,那些魔道的東西加起來也是一筆財富。但是金尸道人說的肯定不是這個,那么會是什么呢?

    突然張晏想起自己可以感應細菌,以前的子細菌也可以感應同種細菌。那么會不會金尸道人也能感應自己血液,或者僵尸病毒?

    這是有可能的,也怪自己一時沒想起來,應該早就要布置隱藏陣法,隱藏氣息才是。

    “晚輩只是想救人,無意冒犯,多有得罪還望不要見怪。”張晏說著,同時聯系麒麟,讓他盡快過來救自己。同階之內張晏不怕任何人,但是金尸是相當于元嬰級別的存在,金尸道人是半人半僵尸,既有金尸的力量,又有人的智慧,還可以使用法寶和術法。戰勝是不可能的,保命才是上策。

    “布陣!”金尸道人大喝一聲,三十名弟子立即放出令旗,四周黑煙滾滾,遮天蓋地。

    “靠!”張晏心里暗罵,單單是金尸道人就打不過了,至于還使用陣法嗎?怕自己逃跑?這不是多此一舉?

    此時,金尸道人在陣法之外,僵硬的臉上,嘴角翹起,難得的露出些許不倫不類的不屑。“區區金丹期竟然要使用陣法圍困?天尸大人也太謹慎了。不過能入天尸大人法眼的,必然也有過人之處。至少他膽子太大了,竟然想挑起陰尸宗和血煞宗內控。殊不知天尸大人的神識可以覆蓋萬里,早就看穿他的詭計。”

    陣法里灰蒙蒙一片,跟漆黑有些區別,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象。

    “嗚嗚”“嗷嗷”

    鬼叫聲和僵尸吼叫聲響起,聲音參差不齊,數量不少,恐怕不少于一百之數。

    “這是百鬼百尸陣。”獲取了不少魔道的物品,多少也學習了些基本知識。這陣法由鬼魂和僵尸組成,數量并不一定需要一百之數,但是只有達到一百之數以上才可以真正發揮出最強的威力。

    “呼呼”朦朧的空間突然飛出僵尸,他們平舉雙手,撲向張晏。

    張晏激發廣靈八卦袍,輕盈的飛起,避過僵尸的攻擊。

    剛飛起,相同高度的前方出現一排僵尸,伸直雙手撲了過來。

    張晏一手打在空中,真元力震蕩,再次拔高數米。

    突然感到背后生寒,一只鬼魂張開大嘴咬了過來。不止如此,五個角度都出現了鬼魂,封鎖了所有躲閃的位置。

    “嗷嗷”

    鬼魂張開大嘴,猛然撲咬。

    廣靈八卦袍釋放出光罩護著張晏。

    “真難纏!”這陣法可以讓僵尸和鬼魂有組織的出現在某處,然后有組織的攻擊。如果這些陰物受到攻擊,還可以利用陣法躲藏起來。同時還具備困陣的作用,讓陣里的人無法逃脫。

    “嗷”在張晏愣神的一瞬間,三十只僵尸瞬間將張晏包圍,那些僵尸有鐵尸,有銅尸,也有一只銀尸。

    “轟!”光罩泛起漣漪,身體也感受到震動,這些僵尸在陣法里力量大了不少。

    張晏身體釋放出一股寒氣,寒氣形成層層迷霧,迷霧往外擴散開去。

    “咔嚓咔嚓”但凡接觸到迷霧的僵尸,全部凍結成冰,銀尸一下子掙脫,消失不見,隨后那些被凍結的僵尸也消失了。

    僵尸消失的一瞬間,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直接就以恐怖絕倫的速度,直逼而來。張晏無法感知這危險到底是從哪個方向來,只感覺那東西很危險。

    催動真元力,加強光罩。

    然而即使加強光罩,那危機感依然很明顯,這很不正常,即使當初面對血修羅,面對那極快的速度,那可以瞬間將人切割數十塊的攻擊,都沒有如此的危機感。

    “噗!”有東西瞬間撞在光罩上,發出輕輕的響聲。

    張晏一看,是一根灰色的針刺,一瞬間,灰色的針刺就穿透光罩,離張晏額頭只有三寸距離。

    如果只是針刺,張晏完全不擔心,因為自己是細菌體,可以化為無數的細菌,可以無視物理攻擊。然而當張晏用神識查看這灰色針刺的時候,一陣刺痛襲擊而來,那不是肉身的痛,是靈魂的痛。

    “這是靈魂攻擊,或者是神識攻擊。”張晏的細菌體已經到達凡人難以理解的強大,想殺死細菌體非常的困難,然而靈魂卻成為了唯一的弱點。相比強大的細菌體,靈魂強度遠遠不夠。

    “噗!”灰色針刺刺進額頭,沒入其中。

    金尸道人出現在半空,冷冷的說。“還以為有多厲害,一招神識刺就解決了。也是,再厲害也只是金丹期。被本道人相當于元嬰期的神識刺攻擊,自然毫無還手之力,魂飛魄散了。”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