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一十四章麒麟歸來

第三百一十四章麒麟歸來

    “是時候逃跑了!”得到了好處自然高興,但是張晏并沒有因此而得意忘形,真以為金尸道人殺不了自己?將自己活捉的話也是有可能的,誰知道對方有什么手段和法寶?

    “地面被他弄得龜裂,可以利用這個隱藏一部分細菌體,然后讓大部分細菌體逃跑,對方必然會追趕大部分細菌體,然后將細菌體消滅或者活捉。那樣,藏起來的細菌體就可以逃離了,只要靈魂留下就好了。”

    張晏認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于是實施。

    “轟!”一股巨大的威壓從天而降。

    整個天空都被一座大山遮擋,伸手不見五指。

    陰尸宗弟子一陣慌亂,他們只需要維持陣法即可,可是天上的威壓實在強大,連戰都站不穩。

    黑壓壓的大山緩緩落下,還沒有落到地面,那些陰尸宗的弟子就被壓得趴下。

    “怎么回事?”金尸道人抵抗著威壓,并沒有被壓趴,可是也非常害怕。“這是化神期才有的力量,整個天地仿佛都是他的,在這里他就是主宰。”

    大山壓下,與陣法碰觸,“噗”陣法不弱,可是在大山面前卻不堪一擊,一下就破滅。

    “吼!”金尸道人哪里會坐以待斃,控制金尸棺材頂著大山。

    大山被金尸棺材頂著,下落的速度慢了些,卻依然緩緩落下。“不!”金尸道人青筋突起,全身陰氣暴動,四周吹起狂風。

    “砰!”金尸棺材打開蓋,里面伸出無數黑色的手,黑色的手也頂著大山。

    大山快要落地了,金尸道人雙手頂著大山,雙腳撐地,一副盤古撐天的架勢。

    “吼吼”好像吼叫就可以獲得力量似的,金尸道人連連大叫,身上的血肉爆炸開來,不斷掉落。

    大山上面,麒麟看著被頂著的大山非常的不滿。“怎么可能又被頂住了,本麒麟就不信如今的修真界如此強大,有一個壓不死的張晏,還會再出一個能頂得住泰山壓頂的。”

    說著他大吼一聲,“泰山壓頂!”昂起前蹄,讓前蹄重重的壓在山體上,山體隨即下落,深陷地下。

    “轟!”大山落下,濺起十幾米高的灰塵。

    麒麟得意的看著自己的杰作,降落地面。

    灰塵散去,山體消失,地上只剩下大而深的凹陷。

    金尸道人已經被壓扁,其他弟子就更不用說了。

    麒麟得意的行走,走到一處裂縫,甕聲說。“出來吧,本麒麟知道你沒死。”

    裂縫里升起黑影,黑影在組合成一個人型。

    張晏對麒麟怒目而視。

    麒麟并沒有做錯事的覺悟,一副高傲的姿態說,“快感謝本麒麟吧,本麒麟可是救了你。”

    “感謝個屁啊!”張晏大怒,“有你這么救人的嗎?連自己人都壓在下面,就不知道我也會被壓死的嗎?”

    “怎么會?之前本麒麟用盡全力都壓不死你,這次不過是用了千分之一的力量而已。”

    張晏更加生氣,“那次是在仙府,有仙府的力量幫助這才扛住你的攻擊,如今是在外面,會死人的,知道不!”

    “哦。這樣啊。”麒麟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怎么說也是本麒麟救了你啊,你怎么也得說聲多謝。”

    “多得你不少啊。”張晏指著四周看,“你看現在剩下什么?啥都不剩了。如果你不來,我會損失一部分細菌體,然后逃跑。現在你來了,我的細菌體并沒有死亡,卻全都被震傷了。這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你看現在剩下什么?跟了我這么就難道不知道殺人越貨嗎?如今貨在哪里?都給你壓爛了。”

    這下麒麟有些心虛了,“好像是耶,下次我壓輕一些。”

    “還有下次啊,我怕了。”張晏在裂縫里挖掘,挖了一陣,挖出一顆戒指。

    吹了吹上面的灰塵,慶幸的說,“還好這戒指質量好,藏在裂縫里躲過一劫,不然我的法寶都沒了。”

    關鍵時候,金尸道人頂著大山,張晏則將自己和儲物戒指藏在裂縫里,連**鏡和吸血幡都收起來了,不然都會受損。

    “區區寶器而已,仙府里不是有大把仙器嗎?”麒麟不屑的說。

    “你懂個屁,合適的法寶才是最好的,仙器我能用嗎?而且我拿出仙器,還不被全修真界追殺了?悶聲發大財開始王道。”張晏這時火氣不少,對于麒麟也一點都不客氣。

    麒麟沒心沒肺,也不介意。

    用吸血幡將血肉都收取,金尸道人的血肉分開收取,張晏打算研究一下金尸的血液。為何金尸道人能用自己的血液解僵尸毒。要知道僵尸的血液是毒藥,里面蘊含僵尸毒,喝了會變成僵尸的。那么金尸道人是如何將自己的血液變為解藥的?

    還有一地的法寶碎片,金尸棺材都被壓碎了,幾乎沒有價值。

    “損失慘重啊!”張晏痛心疾首。

    麒麟則若無其事的左顧右盼,好像不關自己事一樣。

    “走吧,我受傷了,去御劍宗路上都是騎著你了。”張晏說。

    “啊,不帶這樣,還有許多妞等著本麒麟呢。”麒麟痛苦的說。

    “妞?哪里的妞?”張晏疑惑,麒麟這段時間到底是去哪了?

    “就是雌性妖獸啊,我發現了一個好玩的地方,那里有許多的雌性。她們都對我言聽計從,侍候得我很舒服。”麒麟一副享受的模樣。“不如我也帶你去享受一番?保證讓你終身難忘。”

    “打住,我對那些雌性妖獸沒有興趣。而且我有正事要做,而你讓我受傷了,必須補償。哼哼,我們可是有契約的哦。如果讓你那些雌性妖獸知道,堂堂的麒麟竟然淪為坐騎,不知道會怎么想?”

    “你敢!”

    “你敢帶我去,我就敢說。”

    “可惡!本麒麟一心想讓你享受,你竟然如此對待我。”

    “你還說,你可將我壓扁了,我還沒有跟你算賬!”

    “這個,純屬意外。”

    張晏和麒麟嚷嚷著離開。

    半個時辰后,一隊人到了戰斗地點。

    到來的是桓燁熠和一些靈獸宗的弟子。

    “戰斗的地點是這里沒錯,是化神期級別的戰斗,很厲害的術法。”桓燁熠感到心驚。

    “桓長老,此地有陰寒之氣,而且有許多的血跡,如果弟子猜測沒錯,這里死了許多的陰尸宗弟子。除此之外還有雜亂的各種屬性氣息。”一名金丹弟子說。

    桓燁熠點點頭,“沒錯,確實如此,這到底是哪位前輩做的呢?本來我們是追蹤淫蕩妖獸,這才來到附近的。沒想到竟然遇見此事。”

    “是的,那淫蕩妖獸實在可惡,竟然打傷我們的雄性靈獸,又讓雌性妖獸侍候他,實在可惡。”

    桓燁熠說,“那是高級妖獸,要是捕捉了,對宗門很有好處。另外就是關于那個騎著青牛的道人,消失了一段時間,我們也需要查探清楚,他可能與仙府有關。”

    “是長老。”

    就在這時,一隊身穿黑紅色道袍的魔道來了。

    “血煞宗!”

    “靈獸宗!”

    血閻羅帶著弟子也來了。

    雙方一見面就想開打,他們也不是第一次交手了。

    “等等!今天就不打了,我們還有要事!”血閻羅率先說。

    “哼!你以為你們才有事做?我們也有很多事要做,下次你們沒有那么幸運了。”桓燁熠不甘示弱的說。

    雙方很配合的沒有出手。

    血閻羅率先離開。

    一名靈獸宗弟子在桓燁熠身邊說,“長老,看他們很著急的樣子,我們要不要也去看看?”

    “魔道能有什么事?看樣子就知道是去打打殺殺了,你沒感受到血閻羅的殺氣嗎?據說血修羅被殺死了,兇手可能是陰尸宗。但是,更有可能兇手另有其人,看來他們是找到兇手了。”

    “那我們?”

    “在后面看看也好,我也想看看是誰敢惹這兩個魔宗,順便沿路尋找那淫蕩妖獸。”

    “是!”

U赢电竞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