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一十七章故人古劍飛

第三百一十七章故人古劍飛

    小女孩被男人拉走,很不高興,手肘往后一撞。

    “噢!”男人捧腹跪地。

    “師姐息怒啊,對方實力太高,我們不是對手。”另一男人說。

    “是啊,是啊,我們應該立即匯報上去,讓師兄們處理才是。”

    “哼!”小女孩冷哼一聲,她現在也知道害怕了,對方用手指就能彈飛自己的極品法器,肯定不是自己能對付的。如果對方下殺手,自己會沒命的。但是又不肯認低威。“都怪你們,就是因為你們沒用,師姐我才如此丟臉。”

    三名男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們在干什么!”一個聲音響起,聲音強健而有力,很有威嚴感。

    小女孩一聽,本來生氣的表情立即消失,本來傲慢的表情也不見了。一副乖小孩的模樣。“古師兄好。”

    來人正是古劍飛,如今的古劍飛修為提升了,而且提升得非常快,已經達到筑基期后期,隨時可以突破到金丹期。

    在天魔宗攻打御劍宗的時候,古劍飛非常的勇猛,雖然受了重傷,但是也領悟了許多,恢復之后實力大進。在如今御劍宗內,金丹之下無人是他對手。

    即使是金丹修士也不愿意惹他,因為大家都知道,古劍飛是劍修,領悟了劍意的劍修,而且是瘋狂的劍修,動不動就找人比試,而且從不留手,還好沒有出人命,但也夠嗆了。即使金丹修士也吃過苦頭,傳聞有金丹修士敗在他手,自此閉關不出。

    “你們怎么在這里?不是出去巡邏的嗎?”御劍宗如今人才少了,補充的新鮮血液又未能獨當一面,所以管理不夠。連古劍飛這個劍癡都要管理事務。

    別看古劍飛兇名赫赫,宗內也有不少的粉絲,比如眼前的小女孩就是。

    “師兄,我們是去巡邏了,遇到一個可惡的道人,叫什么來著,叫細菌道人。他竟然挑戰我們御劍宗,在山下破解劍陣。”小女孩邊說,邊露出幸福的笑容,心想,今天能見到古師兄真是走運了,而且還可以跟他說話。

    “破解劍陣?”古劍飛眉頭皺起,山下的劍陣都是些低級劍陣,目的是防止修士靠近。如今御劍宗實力削弱了,需要時間修養。完全閉山門也不好,所以才弄些劍陣阻攔。

    小女孩眼睛一轉,露出調皮的笑意,“古師兄,那道人很壞,竟然彈飛了我的極品法器。而且還說要破盡劍陣,我御劍宗無人呢。”

    三名男人一聽,知道是小女孩添鹽加醋,立即低下頭不說話。

    “什么!竟然如此大膽!”古劍飛高聲說,然后看了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說了些謊,不敢與他直視。

    古劍飛說,“靈清師妹,說謊可不好,你每次說謊臉蛋都會發紅的,你沒有發現嗎?”

    小女孩一聽,臉色瞬間發紅,紅得火燙燙的。

    古劍飛微微一笑,果然如此。“不過對方能彈飛極品法器,就是有些實力,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鐺鐺鐺”劍陣群里傳出一陣陣刺耳的金屬撞擊聲,這些劍陣都是弟子布置,威力不算大。剛開始,張晏是抱著領悟劍意而進入劍陣的,剛開始進入了空明狀態,領悟了一些入門感悟。現在卻再也無法進入空明狀態了,好像這些劍陣里的劍意太低級,無法再領悟出新的東西一般。

    但是張晏依然繼續闖陣,目的是讓小金吸收劍意,儲存劍意,從而從中感悟。

    “咔嚓”靈石因為靈力耗盡,裂開了,又一個陣法因為靈力耗盡,停止了運行。

    “果然有本事,你的修為應該是金丹期吧。”古劍飛露出興奮之色。

    “古劍飛!”昔日,張晏在御劍宗沒幾個朋友,古劍飛是其中一個了。

    “你認識我?”古劍飛感覺有些奇怪,聽語氣此人好像跟自己有些關系似的,但是自己確定沒有見過此人。

    “當初歷練的時候,被金鵬大雕運送,你可是吐得很厲害。”張晏回憶當初的情況,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你怎么知道?”古劍飛大驚,這可是秘密,他不愿被人知道的秘密,當然當時的弟子不少,被人知道也不奇怪。“哼!沒想到你竟然打探過我的消息。你到底是誰?來御劍宗做什么?”

    “貧道叫細菌道人,是來探望故人的。”張晏嘆了口氣,對方不認得自己,早就有心里準備了。

    “探望故人?不知你說的故人是誰?”

    “丹青子,丹長老。”

    “丹長老?哼!丹長老閉關了,不見客,請回吧。”古劍飛很不客氣的說,丹青子中了僵尸毒的事情是機密,古劍飛也知道,這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不然會影響御劍宗的聲譽,還有可能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比如會不會有人要求清除僵尸化的丹青子?

    “我必須見到他!”張晏一點都不退縮,所謂閉關必然是借口。

    “說了不見就不見,除非。”古劍飛露出瘋狂的笑意,“除非你打贏我。”

    “呵呵。你不是看出我是金丹修為嗎?還要打?”

    “就是看出來了,這才要打,金丹之下已經沒有人能贏我,只有與金丹期戰斗,我的劍意才能繼續完善,才能繼續進步。”古劍飛態度堅決,近乎瘋狂一般。

    “原來如此。”早聽說劍修都是瘋子,越厲害就越瘋,張晏正好見識一下真正的劍意,這比感悟陣法的劍意好得多。陣法是死的,只是復制修士的劍意,而修士使出的劍意才是活的。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真正的劍意。”張晏舉起左手擺好姿勢。

    “你不用法寶?打算徒手接我的劍?”古劍飛說。

    “等下你就知道,不要被我嚇到就行。”

    “故弄玄虛。”古劍飛認為張晏托大,但是他并不會因此就會看低對方,也不會因此而放水,這就是他人見人怕的地方,與他戰斗,想避免受傷?很難。

    小女孩靈清在旁邊看著,聽到他們戰斗,很興奮。“古師兄加油!”

    旁邊的男人說,“對方是金丹期,古師兄不是對手吧?”

    “胡說!古師兄是劍修,是可以越階挑戰的劍修,是真劍修!懂不?”靈清激動的說。

    男子見靈清激動,不敢逆她意思,連聲說。“是,是是,師姐說得對。”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