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二十一章暴戾的白狐

第三百二十一章暴戾的白狐

    張晏降落丹藥峰,丹藥峰景色依舊,山頂一座丹藥殿,還有些弟子的住處。

    故地重游,難免有些惆悵。漫步在青草與石子交錯的道路上,不自覺的走向丹藥殿。

    “咚!”丹藥殿有陣法保護,張晏觸動陣法撞了個正著。

    以往自己都是來去自由的,隨時可以進出丹藥殿,那是因為身上有身份牌,陣法能識別的緣故,如今身份牌沒了,陣法自然攔阻。

    陣法并不是太高深,以現在自己的修為,闖進去很容易,只是他并不想破壞規矩。

    望著高聳的丹藥殿,還有那扇從來不上鎖的大門,思念突起。這里就是自己待了三年的地方,就是自己學習煉丹的地方。

    忽然一股香氣飄來,天空飛來一女子,仙人下凡一般。只見她身輕如燕,輕盈無比,腳下云霧環繞,如踏著云霧。一身白色衣裳,白色絲巾蒙面,卻無法遮擋嫵媚的姿色。

    “這位師哥很生面孔,來丹藥峰所謂何事?”即便有絲巾蒙面依然可以看到淺淺的笑意,那白色的衣裙,上身緊密貼身,將身姿和提拔的胸部完美體現出來。裙擺下面,露出一雙潔白小腳,嬌小而又誘人。

    張晏一時看呆了,御劍宗什么時候出現這么一位絕色弟子,這女子散發著稀疏的真元力,是金丹修為無疑,不像新來弟子,可是真元力為何如此稀疏,根基如此的不穩?

    女子看張晏呆呆的樣子,輕輕捂嘴一笑,發出誘人的笑聲。

    “師哥是來搶奪丹藥峰的嗎?”女子輕盈走到張晏前面。

    張晏一動不動,也沒有出聲,只是一直看著女子。

    女子再一笑,兩人距離只有區區三米,四目相對。一股波動在女子眼里發出,張晏雙眼瞬間陷入呆滯。

    女子本來天仙一般,突然散發暴戾氣息,原本明媚的雙眼變得兇惡。“噌!”修長美麗的雙手長出利爪,身體長出白毛,聲音也變得詭異。“敢打丹藥峰主意的人,我都不會放過,受死!”

    利爪散發黑色光芒,似乎有毒,要是被抓到,不死也托一層皮。女子速度很快,一眨眼利爪就已經到眼前。

    張晏呆呆的一動不動,利爪離臉龐還有一寸的時候停下了。女子出現掙扎之色。“不行,我答應了師傅不能隨意殺生。”

    隨即,又有另一種想法出現,“他們要搶師傅的東西,不行,我要殺了他。”

    張晏表面呆呆的,實際上非常清醒。對方的迷惑術很厲害,如果自己是人的話,肯定中招了。人未至,香氣先至,那是一種特殊的靈藥——魅香。使用可以控制人心智的聶魂香煉制,可以讓異性特別興奮,出現幻覺,甚至會對使用者言聽計從。

    然后配合自身的狐媚之色,再近距離發動媚術,如此三管齊下,沒哪個人能抵受得住。

    只不過張晏不是人,魅香對他來說并沒有催情的作用,就是藥物一般,要么敏感,要么耐藥。

    而媚術是通過眼睛傳入識海,張晏的眼睛是細菌體組成的,虛假的眼睛,并非真實眼睛,因此注定無效。

    被人偷襲,心里不爽,但是張晏想知道對方的身份,另外,對方在要攻擊到自己的時候陷入糾結。那逸散出來的暴戾氣息,不像人的氣息,像妖氣。

    御劍宗怎么會有妖?

    女子手上的手鐲,很熟悉,這不就是自己當初帶著的靈獸手鐲嗎?被丹青子煉制過,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外表有特別的紋路。

    那么這女子的身份就是當初的白狐?不然怎么會有靈獸手鐲,而且還在御劍宗的丹藥峰。

    此時的白衣臉色不對勁,全身妖氣不受控制,原本一副仙女模樣,如今變得妖里妖氣。

    白衣的內心有一股聲音響起,“面對敵人,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得抱著必殺之心,絕對不可能心慈手軟,你忘了對師傅的承諾了嗎?你要守護丹藥峰,不讓那些人胡來。”

    “吼!”白衣昂天大吼,身體變化,變為半人半妖狀態,絲巾掉落,面容猙獰。身后出現一只九尾妖狐的虛影,九尾妖狐的眼睛散發著妖艷的紅光。

    張晏看得清楚,此時的白衣被妖氣控制,失去理智,就像救火入魔一般。身后的九尾妖狐就是戾氣形成。

    “受死!”白衣飛撲過來,利爪抓向張晏,速度快如閃電。

    張晏不想傷害對方,快速后退,躲過攻擊。

    白衣一擊不中略微驚訝,用古怪的聲音說,“你竟然擺脫了魅惑?我小看你了,但是你必須死,敢打丹藥峰主意的,我都不會放過。”

    說完再次撲過來,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

    “刷刷刷”兩道人影在丹藥峰穿梭,沿途所過,樹木紛紛被切斷,一些高大的石頭也被切割,碎石橫飛。

    要知道丹藥峰常年少人進出,一些樹木都是多年生長,堅硬如鋼鐵,如今在利爪之下脆弱不堪。

    白衣的修為是妖丹期,可是非常不穩,好像強行提升一般。張晏可以輕易戰勝,但是并不想傷到對方。“停一下,你聽我說。”

    可惜白衣并沒有聽進去,不管不顧的攻擊。

    張晏不斷躲閃,守久必失。

    “刷!”稍有不慎,道袍被爪子劃破,身上出現一道傷痕。

    一擊中了,白衣再接再厲,速度再次提升。

    張晏卻火了,沒完沒了。

    “小金,變成更長的爪子。”對小金下達命令,他要與白衣斗上一斗。

    “刷”的一聲,張晏的左手變成金色的爪子。

    “叮”金色爪子與白衣的爪子相撞,火星四射。

    白衣想再次攻擊的時候,發現金色的爪子竟然變形,纏住了自己的爪子。

    白衣沒料到對方會使用這樣的招式,一時蒙了,又掙脫不得。

    金色爪子纏著對方,讓對方不能隨意移動,右手沒有閑著,釋放出一道紫電。紫電不僅速度快,現在距離近,想躲開也難。

    “轟”的一聲,白衣背后的九尾狐被紫電擊中,背后的九尾狐是戾氣所化,打散它,對方應該會清醒過來。

    “嗷”九尾狐慘叫一聲,沒入白衣身體,消失不見。

    九尾狐消失,白衣就像失去力量一般,妖氣消散,爪子縮回去,變為白狐,癱倒在地。

    看著到底的白衣,張晏心里很不是滋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覺告訴他,白衣一定經歷了什么,不然不會如此。哪怕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也不認為白衣是那種嗜殺的妖獸。強行提升的修為也是個問題,為什么要強行提升?弊端不少。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资讯|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菠菜| 电竞冠军| 电竞菠菜|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lol外围| lol外围|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