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二十二章無法進入

第三百二十二章無法進入

    看著地上的白狐,心里很不是滋味,果然是白衣,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有等對方醒來問個明白。張晏走過去,想用真元力幫助對方恢復。

    一股寒意襲擊而來,周圍空氣瞬間跌落到冰點。

    “是誰打傷白衣?”

    一瞬間張晏感覺自己身上結了一陣薄薄的冰,艱難的轉身,衣服上掉落碎裂的薄冰。

    一名白衣女子懸浮空中,狹長的丹鳳眼,雪白的臉龐,倔強而堅毅。尤其是那雙眼睛,冷冷的散發著蔑視一切的情感,只要看上一眼,就如墜冰窖。

    “拜見冷長老。”張晏恭敬的行禮,當初他在丹道比試和歷練的時候見過冷傲霜,那個時候只是覺得對方冷。如今近距離接觸,根本就是冷得可怕。

    冷傲霜居高臨下,冷冷的看著張晏。“你并非我宗弟子,竟然敢在丹藥峰打傷我宗弟子?想死是吧?”

    本來就夠冷了,冷傲霜的話就更加感覺冷,要不是自己具備嗜冷細菌的特質,恐怕連說話都難。“冷長老誤會了,本人是細菌道人,來御劍宗探望故友。來到這里就被襲擊,本道人并沒有傷到對方,只是將她的戾氣打散而已。”

    冷傲霜掃視四周,冷冷的說,“確實如此,是我誤會你了。”

    “冷長老嚴重了。”

    隨即冷傲霜眉頭皺起,“跟我來,這里不方便說話。”一股真元力將白衣托起,漂浮在空中,隨著冷傲霜進入丹藥殿。

    張晏緊跟其后,丹藥殿的陣法已經打開,左顧右盼的看著四周熟悉的環境,回憶起來。

    “細菌道友來過這里?”

    “來過,很懷念。”

    到了大廳,冷傲霜用真元力托起白衣,平復了她紊亂的氣息。“感謝道友你手下留情,白衣不過是修為提升過快,導致境界不穩,并不是有心傷人的。”

    “冷長老言重了,我也看出問題。不知道白衣遇到什么了?怎么變得會有如此戾氣。”

    “這事不方便說。細菌道友來御劍宗所謂何事?”

    “我是丹長老故人,聽說他受傷,所以到來探望。”

    冷傲霜冷酷的臉色露出憂愁,“恐怕你見不到了。”

    “符長老說了,丹長老被鎮壓在劍冢,但是我還是想見見,我拿到金尸級別的解藥。肯定有效。”

    “你有解藥?”冷傲霜露出驚喜,隨即又嘆了口氣,“即便如此,你也不能進去劍冢,那是禁地。”

    “我知道,符長老說讓我當客卿,就可以進去了。”

    “呵呵。”冷傲霜冷笑,“怎么會這么容易?”

    劍冢是御劍宗的禁地,是御劍宗建立宗派的根本。為什么別的門派劍修少,而偏偏御劍宗劍修較多?不僅僅是功法的緣故,也跟這劍冢有關。

    劍冢的意思就是劍的墳墓,里面有千萬把厲害的寶劍。這些寶劍經過歲月的摧殘,早就死亡。然而劍冢是個特別的地方,是一個獨立的空間。任何東西都出不去,劍氣和劍靈也不能出去。時間久了,就誕生一些新的劍靈和靈劍。

    隨著時間的推移,劍冢出現了一些厲害的靈劍,要是能得到一把,實力大增。

    劍冢的靈劍不比外界的靈器,劍冢的靈劍靈性特別的強大,比起同級別的靈器強大許多。要是能拿出來,將來還有進階的可能,潛力巨大。

    一名有資質的劍修,進去劍冢修煉,修煉速度是外界的十幾倍不止。而如果有機緣,獲得靈劍的青睞,那就更了不得。

    然而,正因為劍冢的重要性,進去的條件也非常苛刻。

    第一,要得到宗門的同意,包括宗主和太上長老。

    第二,必須修煉出劍意才能進去。劍冢里充滿劍氣,吹來的風都帶有劍的特質,如果不是劍修,沒有修煉出劍意,那么就會受到劍氣的侵襲。而且那些靈劍非常狂暴,如果發現不是同類,那么就會悍不畏死的攻擊。試想,上百上千的靈劍攻擊,那是多么恐怖。而且劍冢里,靈劍的力量特別的強大。劍冢里,靈器就等于金丹修士般的存在。如果是寶器,那么

    冷傲霜淡淡的說,“第一條好罷,第二條你就不符合了,你并非劍修。”

    “修煉出劍意就可以?”張晏本來也對劍修有興趣,這不正在嘗試修煉了嗎?

    冷傲霜神情冷淡,冷冷的說,“你莫不是以為劍意可以隨便修煉的嗎?”

    “很難?”

    冷傲霜像看白癡一般看過去,冷冷的說,“需要資質和領悟,和修煉一樣,有的人容易突破,有的人終其一生不得其法。”

    劍意不過是一個簡稱,是武道意志的分支之一。練劍初期,最先接觸到的是劍勢,劍勢達到一定程度,就會體悟到一絲「劍意境」,而劍意境有成,劍意的萌芽便會慢慢滋生當各方面條件充足的情況下,領悟劍意變得容易許多。領悟三成是小成劍意,九成九是大成劍意,十成是圓滿劍意。而當凝練了劍魂之后,則成了「劍魂級劍意」。

    古安道的劍意就是達到劍魂級劍意。

    冷寒霜繼續說,“許多人花上十幾年,才將劍勢弄明白,又花了幾十年,這才將劍意修煉小成。像宗門的一名姓古的弟子,二十歲左右就領悟劍意,已經是非常了不得。而且他是因為資質好,祖輩有強大的劍修,所以具備極好劍修資質,再加上自己的勤奮,不折不撓的挑戰。這才有此成就。”

    張晏猜測冷寒霜說的姓古弟子就是古劍飛,確實他不能用常人來推斷。

    劍意的強弱會讓那些靈劍產生好感,因此只要劍意足夠強大,那些靈劍就不會攻擊你。進入劍冢的弟子,往往都是具備劍修資質,而且領悟了劍意。他們會在出口處修煉,一旦遇到危險就會盡快的出去,從而避免危險。

    然而丹青子所在的地方不一樣,那里是劍冢的中心地帶,有龐大的仙陣,是個大型的封印。而且有一把仙劍鎮守,只要靠近,仙劍就會攻擊。

    “除非劍意大圓滿,練就劍魂,這才可以免受仙劍的攻擊。不然的話即使是我們這些長老,都不敢靠近。”

    張晏聽完,心里拔涼拔涼的,這就是說不可能將丹青子救出來,更不可能解毒了,連靠近都不得。

    “但是,如果真是這樣,你們是怎么講丹長老送進去的?”

    “唉。只有大圓滿的劍意才可以不受仙劍的攻擊,從而進入劍冢中心。當時,我宗與天魔宗大戰,唯一修煉到劍意大圓滿的古安道隕落了,尸骨無存。我們用了宗里最后一張蘊含大圓滿劍意的畫卷。”說著,冷寒霜露出悲傷表情。又突然憤怒,“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萬一丹師兄變成僵尸,也不可能出來,更不會讓那些人胡說八道。”

    “這事你知道就好了,不要傳出去,想必已經有人跟你說過了,我再強調一下。”

    張晏點點頭,“放心,我會保守秘密的。”張晏心中仿佛有座大山一般,如今情況來看,不能救丹青子了。昔日的恩師有事,自己卻不能相救,實在無奈。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资讯| 电竞竞猜|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