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二十六章護短

第三百二十六章護短

    天亮了,白衣告辭,剛回到住處,準備休息。

    天上飛來幾道光,是執法弟子和王蒙、陳略、程勝三人,他們在白衣附近落下。

    白衣轉頭一看,發現他們竟然沖著自己過來,執法弟子還罷,但是王蒙、陳略、程勝三人經常找自己麻煩。

    “你們來干什么!”白衣對于三人非常的不待見,自己妖化就是因為他們,經常的用語言刺激自己,打擊自己,如果不是實力不如對方,白衣恨不得殺死他們。

    三人冷笑。

    王蒙說,“你犯了事,竟然還這么鎮定,真是淡定。”

    “我犯了什么事?”白衣不解,高度警惕,凡是與這三人有關的事,白衣都不認為是好事。

    “丹藥峰妖修白衣,你殺害宗門弟子,麻煩跟我們會執法殿一趟。”旁邊的執法弟子說,執法弟子共有五名,并非假冒,確實是執法弟子。

    白衣疑惑,同時心里有種不祥的預感。自己雖然是妖,可是從來沒有殺害過宗門弟子。最多就是捉弄一下那些被迷惑的弟子,但是都是適可而止的,并沒有多大的傷害。殺害一說從何而來?

    “我沒犯事,你們憑什么捉我。”白衣大聲說。

    執法弟子眉頭皺起,他們五人實力不過是筑基期,并不能將白衣捉拿,如果白衣不愿意跟著走,那么他們就沒轍。還好,執法弟子眉頭松了下來,還好路上遇到三位客卿,他們知道事情之后主動說要幫忙,有三位金丹修士,必定可以將人帶回去。

    “你涉嫌殺害宗門弟子,跟我們回去執法堂,如果反抗的話,就別怪我們出手了!”執法弟子將白衣圍著。

    被圍著的白衣很緊張,如果沒有那三人,她倒可以去去執法堂,想當初自己惹了禍,沒少去,每次都是師傅保她出來的。可是師傅不在,她見到這三人之后就感覺非常危險,潛伏在身體里的戾氣又要爆發出來了。

    戾氣散發出來,執法弟子修為不夠,立即感覺不適,紛紛后退。

    “妖孽,竟然敢反抗!”王蒙大喊,“執法堂的弟子不用怕,我等幫你抓捕這妖孽。”

    執法弟子一聽,頓時心里大定,有人幫忙就好,想必一定可以捉回去。“有勞王客卿了。”邊說邊后退。

    王蒙微笑,一副奸計得逞的模樣,手一拋,釋放一物,在天上炸開,化為大網。“捕獸網!”

    捕獸網,靈獸宗專門用來捕捉妖獸用,所用的材料非常堅韌,難以扯開,即使飛劍也不容易破開。

    “啊!”白衣一個不察被罩個正著,雙手不斷的拉扯卻不能脫離。

    “你們這些壞蛋,我要殺了你!”白衣憤怒了,體內戾氣爆發,化身狐妖,背后升起九尾狐投影。

    “嘩”捕獸網被九尾狐投影撐開。

    王蒙不驚反喜,這正是計劃的一部分,只要白衣暴走,即使查出那些弟子不是她殺的,也要受到懲罰,如果真的殺死某個宗門弟子,那么想留在御劍宗都難了。

    “妖孽,竟然敢傷人!”王蒙拋出一棒,此乃千年玄木制造的玄木棒,威力不大,勝在控制簡單。

    玄木棒追著暴走的狐妖,當頭打去。

    狐妖失去理智,她只知道眼前的是敵人,一定要消滅他們。“嗷”大叫一聲迎上玄木棒,用它那鋒利的爪子不斷攻擊。

    “砰砰砰”戰斗了幾個回合,狐妖和玄木棒沒有明顯的勝負。

    “要幫忙嗎?”陳略說。

    “不用,區區一只狐妖,我能應付。”王蒙揮手說,作為靈獸宗的弟子,他們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培養妖獸上,自身實力稍微欠缺,但是面對失去理智的白狐,還是有幾分把握。而且他們要做的并非真的捉住白狐,而是讓失去理智的白狐殺害宗門弟子。

    “嗷嗷”白狐與玄木棒纏斗,越來越暴躁,雙眼的紅光越來越紅,這樣她的攻擊力會更強,卻更加毫無理智。

    “啪”一爪子將玄木棒打飛,然后俯沖下去,它要將那些可惡的人類消滅。

    王蒙、陳略、程勝見此冷笑,立即飛起,留下五名驚愕的執法弟子。

    白狐失去理智,見到執法弟子就舉起爪子拍過去。那名執法弟子見此,大驚失色,癱倒在地,本能的舉起手中的飛劍抵擋。其實他心里根本沒底,飛劍能擋得住嗎?

    利爪越來越近,執法弟子越來越緊張。王蒙、陳略、程勝三人露出殘忍的微笑。

    突然四周的靈氣受到牽引,全都往白狐身上聚集。

    白狐被靈力束搏停留在空中,不斷掙扎。

    “哼!”一道身影出現在半空,張晏一指,一道火紅的光線射向九尾狐影像。

    “轟”“嗷”九尾狐影像慘叫,不甘的沒入白狐體內。

    張晏右手抓起白狐,托在手中,冷冷的看著幾人,眼里散發著殺意。尤其是看向王蒙、陳略、程勝三人的時候,昨天就見過了,今天就更加的確定,這三人不是好人。

    “你是誰?”王蒙眼看殺出個程咬金,心里很窩火。

    “客卿,細菌道人!”張晏淡淡的說,同時一個令牌飄出。

    眾人一看,確實是客卿的身份牌,這身份牌不是那么容易仿制。

    “原來是細菌客卿,我們正在捉拿妖狐,你出手捉了真好。”陳略說。

    “你有什么資格啊,白衣是丹長老的弟子,是丹藥峰的弟子,你們公然傷害丹藥峰的弟子,以為我丹藥峰好欺負不成。”張晏朗聲說,他用了真元力,因此聲音得很遠。

    王蒙、陳略、程勝臉色大變,對方顯然不是自己那邊。

    王蒙火氣,“我們捉拿兇手,你竟然敢包庇兇手不成?”

    “閉嘴,你們三個我認得,就是你們經常來丹藥峰搞事,就是你讓白衣戾氣暴走的,告訴你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兇手一說就是你們的借口,你敢動手試試。”張晏一點都不退縮,雖然只是第二次見三人,但是并不妨礙張晏推測這三人的動機,至少確定這三人是壞蛋。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 JBO|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 JBO官网|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