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三十五章劍冢開啟

第三百三十五章劍冢開啟

    某處的大殿,

    “掌門,大魚已經出現,已經和那些人聯系了,他們秘密的查探宗門的事情,以為我們不知道。”符正陽語氣淡然,但是眉頭略微皺起。

    掌門蒼飛塵表情不停地變幻著,有高興,有憤怒,也有無奈。那些潛伏進來的間諜他們早就發覺了,并且暗中調查,不處理只是因為那些間諜并無多大作用。真正的危機是那些存在,有他們一天,御劍宗就沒有安寧的日子。天魔宗連同陰尸宗攻打御劍宗,甚至連天尸都出現了。除了仙府的原因之外,歸根到底是為了劍冢里的東西。然而即使重創了御劍宗,依然沒有找到劍冢的入口。劍冢每五百年開啟一次,按說有人進去,有人出來,怎么也有些消息傳出。然而事實上卻從來沒有外傳劍冢的位置,著實奇怪。

    “這些家伙還不死心,都兩萬年了,還惦記著那東西。既然如此,就讓他們去爭吧,我們寧愿不要劍冢了。”蒼飛塵打算壯士斷臂。當年的仙魔大戰留下不少禍根,比如天尸,就是大大的禍根,那根本就不是修真界的東西,不應該存在。而天尸留在這里必然有所圖,所圖的就是劍冢里的東西。如果可以消滅這禍根的話,蒼飛塵愿意舍棄劍冢。

    符正陽大吃一驚,劍冢可是御劍宗的根本,是劍修誕生的搖籃,不要劍冢損失很嚴重,說動了門派根本也不為過。“掌門,此事還沒有到那地步。”

    蒼飛塵緊握拳頭,“宗門已經死了不少弟子,就連長老也隕落了,太上長老也受傷,他們卻不甘罷休,這么下去御劍宗遲早頂不住。既然如此,還不如放棄劍冢將他們一網打盡。那些仙魔界的余孽,是時候清理了,修真界是時候清靜了。”

    符正陽微微點頭,“如果能解決禍患,再大的損失也是值得的。”

    “立即將消息發出去,劍冢開啟!”

    丹藥峰的山頂,本來丹藥峰冷冷清清,并沒有多少弟子會來,這些天卻聚集了一些弟子在附近觀看。

    此時,山頂上出現了無數的金光,金光有規律的飛翔,時而漩渦一般盤旋,時而像魚兒一般穿梭。

    張晏出了寒風崖之后,就一直在練習劍陣,劍陣是很厲害的手段,而且小金通過在劍陣的運行,也更容易領悟劍意。

    如此修煉了十多天,張晏沒有休息,沒有吃喝,卻不會感覺疲倦。飛劍依然不斷的盤旋,靈力并沒有枯竭。因為飛劍上的細菌也可以吸收四周的靈力,供應飛劍飛行。細菌吸收靈力足以維持飛劍不斷飛行,只要不使用招式和對敵,飛劍可以不停的飛行。

    張晏坐在一塊隆起的大石上打坐,任由飛劍在身邊環繞。

    丹藥峰附近的弟子,早就發現這團飛劍。遠遠看去非常的好看,弟子不敢靠近,但是還是很好奇,有的還指手畫腳談論自己的見解,有的則細心觀看,期待能領悟各種真諦。

    丹藥峰有一個強大的客卿,已經被弟子們知道,如今遠遠看到對方以一人之力使出七星劍罡陣,而且運行自如,這讓許多弟子暗暗咂舌。要知道劍陣大多需要一些人,才可以布置出來,加上張晏沒日沒夜的運行了十多天,這讓那些弟子更加佩服。

    張晏睜開眼,眼里露出惆悵,這十幾天的修煉,雖然加大了對七星劍罡陣的理解,可是沒有對手,并不能再進一步熟練劍陣,也無法驗證自己這劍陣的威力。

    收起飛劍,張晏看到丹藥殿不遠有幾名弟子站在那里。他們是丹藥峰的弟子,要么煉完丹藥出來,要么就是要進入丹藥殿煉丹。見到張晏的劍陣好奇的遠遠觀看。

    張晏飛過去,那些弟子紛紛行禮。

    落在一名樸實的弟子跟前,那弟子很恭敬的拱手。“細菌客卿。”

    張晏頓了頓,本想叫一聲苗師兄的,可是想了想,如今的身份不能這么叫。“苗兄好。”

    苗向晨愣了,這位實力強大的客卿竟然叫自己苗兄?要知道通常只有平輩之間才會這么叫的,自己認識他嗎?連忙再行禮,“細菌客卿折煞我了,弟子苗向晨有禮了。”

    張晏呵呵一笑說,“啊,哈哈,你師傅是我恩師,對我有恩,也算是亦師亦友了,所以平輩論交也并無不妥。你就不要這么客氣了,叫細菌兄就可以了。”

    “這,于理不合吧。”

    “有什么合不合的,稱呼不過代號而已。”

    張晏搭著苗向晨的胳膊,稱兄道弟一般。而苗向晨非常的不自然,但是礙于對方是客卿的身份,又不好說出來,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

    “你們在說什么啊?”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白衣出現在兩人身后,輕輕飄起,穿插在兩人之間。

    周圍的弟子一看見白衣,立即退后幾步,生怕被魅惑。

    苗向晨連忙說,“師妹,不得無禮,你怎么可以隨便撲在男子身上呢。”此時的白衣一手搭著張晏,一手搭著苗向晨,身體掛在兩人的胳膊上。

    “怎么不可以,木頭,我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嗎?整個御劍宗就你這個木頭和主人可以讓我這么掛著了。”白衣翹起鼻子說。

    “不是還有古劍飛嗎?他也不怕你的媚術。”苗向晨搖搖頭說,真拿這師妹沒有辦法,他是怕張晏不高興。但看張晏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不高興,好像習以為常一般。

    “別說他了,你是木頭,只會煉丹,他是鐵疙瘩,只會練劍。還是主人好。”

    “咳咳。”張晏咳嗽兩聲,示意白衣不要說了,他目前還不想暴露身份,怕自己是細菌的事情暴露。“我們進去聊吧。”

    三人進去丹藥殿,白衣活躍的打鬧。

    白衣打鬧了一番之后,苗向晨沒有那么拘謹了,他發現張晏和白衣關系很好,而且也很隨意,是個容易說話的人。隱隱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像以前的師弟。可是他已經死了,而且修為上相差太大,因此苗向晨不斷的說服自己,不是同一個人。

    三人在院子里聊天,符正陽無聲無色的進了來。

    “哈哈,打擾三位了。”符正陽笑盈盈的說。

    “符長老好。”苗向晨恭敬的起身行禮,白衣則有些害怕的樣子,唯獨張晏隨意一些。

    “符老哥,這么空閑來探望老弟我啊。”張晏笑著迎上去。

    符正陽擺擺手說,“哪里有空?忙得很,人手不足啊。這次來一方面是告訴細菌老弟你好消息,一方面是想讓你幫忙的。”

    “好消息?”

    符正陽點點頭,“是的,關于進入劍冢的事情,已經有突破了。半個月之后劍冢開啟,到時候老弟你就可以進去了。不過老哥還是要提醒你,劍冢很危險,如果只是修煉和領悟劍意,在出口附近很安全。一旦進入中心位置,老哥我也沒把握了。”

    張晏很高興,終于可以進入劍冢,那樣師傅就有救了。至于安全問題?“老哥,我有一坐騎,也可以帶進去嗎?”

    符正陽一瞬間閃過詫異的神色,立即有恢復過來。“必須隱藏實力,這次的劍冢開啟跟以往不同。”

    劍冢是御劍宗的大事。

    “由于宗門人手短缺,長老無暇分身,到時候保護弟子的責任就交給客卿們了,老弟你也要幫忙啊。”符正陽一副請求的模樣。

    張晏眉頭皺起,御劍宗到了這個地步了嗎?長老真的無法抽身?

    “這個,老哥你知道的,我要去給丹長老送解藥,恐怕無法做到。”

    “呵呵呵,這我知道,只是如果有可能,就順便幫忙吧。而且還會有其他客卿一起的。”

    “既然如此,我就盡力吧。”

    苗向晨和白衣聽了,也很想去。

    張晏搖搖頭,“你們就不要去了,劍冢很危險,遇上靈器級別的劍靈是很正常的,而且我去的是中央那里,我自己都有危險,根本顧不了你們。”

    苗向晨嘆了口氣,他很想救師傅,哪怕見上一面也可以,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實力低微,去了會拖累別人。

    白衣卻不會想這么多,他只想就師傅。“不,我要去,我也要去救師傅。”

    張晏不同意,“不能去。”

    “我要去。”白衣傳音給張晏說,“你不讓我去,我就偷偷去,而且你沒理由阻止我,除非你顯露出是我主人的身份。”

    張晏很生氣,可是又不能在其他人面前顯露出來。“真胡鬧。”

    “主人你就帶我去吧。”白衣哀求。

    “很危險的,唉,好吧。”張晏不想糾纏,帶就帶,到時候將麒麟召回來保護白衣就好。

    “老哥,我的坐騎能帶進去嗎?”張晏問。

    符正陽臉色有些不自然,那坐騎根據葉三劍所說,是仙獸麒麟,如果放進去,會不會出變故?但是還是點頭。“可以的。這次進去的人數非常多,龍蛇混雜,小心些。”

    以往,由宗門選出優秀的弟子進去,進入的弟子大多是具有修煉資質或者想修煉劍意的弟子。由長老帶隊,進去后只在出口方圓五十里的地方活動,非常安全,一旦有事情,長老也能出手幫忙。進去的人數通常都是二十人左右,超過五十人就已經很多了。

    然而這次,御劍宗點名一些弟子進入,然后允許弟子自己報名,只是在報名的時候需要考驗,通過考驗才可以進入,而且明確這是很危險的,生死勿論。

    “所以老弟你可以帶坐騎進去,只要通過考驗,當然老弟你的實力肯定沒問題,考驗就免了。哈哈。”符正陽大笑。

    “太好了,我要保命。”白狐高興的拍手掌。

    苗向晨則心動,但有怕自己實力不夠,最后一咬牙關。“我也去,哪怕見最后一面。”

    一個幽靜的住處。

    “啟稟長老,我們已經查明,劍冢半個月之后就開啟了。”蒲同恭恭敬敬的俯身彎腰。

    眼前的是靈獸宗的長老桓燁熠,本來他是追查細菌道人的行蹤的,結果追到來御劍宗。他沒有貿然進去,但是隨后靈獸宗給了他一個很秘密的任務,這任務做好了,靈獸宗將會成為修真界第一宗派。所以他很在意。

    “哼!查了這么久還是不知道劍冢在哪里,真是廢物。”桓燁熠氣勢凌厲,一頭飄逸的白長發,修為已經達到元嬰后期,擅長煉丹,也擅長用火。

    四人大氣不敢出,低下頭。他們已經被張晏控制,但是思想依然獨立,并沒有露出任何破綻。

    “這是你們最后立功的機會了,只要事情辦好了,之前說的獎勵統統都實現。”

    “謹遵長老法旨。”

    某個樹林。

    一名弟子鬼鬼祟祟的進入其中,很快在樹林里消失。弟子看到四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心里害怕,但是還是強忍了下來。“前輩,前輩,是你來了嗎?”

    “刷!”的一聲,一個高大而瘦小的身影出現,蒼白的僵尸臉,身穿道袍,如果不是臉色太蒼白的話,就是一個帥哥了。

    “來這是有消息了嗎?”天尸冷冷的說,他潛伏在這里一段時間了,可是能打探到的消息卻不多。

    “是的前輩,劍冢半個月之后就開啟了。”弟子緊張的說。他剛進入宗門的時候,雖然非常勤奮,無奈資質一般,修為難以長進。但是他運氣好,無意的闖入這片樹林,遇上了面前的前輩。在前輩的指導下,修為飛速增長,現在已經成為內門弟子了。

    “真的?”那冷冷的僵尸臉也掩蓋了喜悅之色。“想辦法帶我進去。”

    “前輩,想進去的人很多,需要通過考驗才行,弟子修為低下,恐怕未必能進去。”那弟子為難的說。

    天尸萬年不變的臉沒有任何表情。未必能進去?修真者都是逆天而行之輩,并非都是善良的人,自私自利的多的是。而眼前這個弟子有些膽色,資質不好,又貪婪,正好被天尸利用。

    那弟子還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誰做交易,他知道眼前的前輩肯定有目的,但是他覺得可以得到好處,并且希望得到更多好處。完全沒有想過,眼前這個前輩就是鼎鼎大名的天尸,超越修真界的存在。

    “你要是能做好,我必然會給好處你。這是預先的獎勵。”天尸拿出一顆丹藥,“你吃了他,馬上就突破到筑基后期,應該可以應付了。而且我會將一股力量封印在你體內,你遇上危險可以用來保命。”

    弟子聽后,大喜,欣然接受那顆丹藥。

    天尸淡淡的看著,心里冷笑,‘吃下了,就是自己人了,不想聽命令也不行。’

U赢电竞 竞技| 电竞菠菜| 电竞冠军| 电竞资讯|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