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三十七章各懷鬼胎

第三百三十七章各懷鬼胎

    劍冢,上空呈現暗紅色,并無日月,光線昏暗,一些靈物散發著光芒,就是這里的照明了。

    這里到處是堅硬的石頭,石頭蘊含各種礦物,而且含量很高。這里鮮有植物,如果有,必然是珍稀的靈物。

    這里就連細菌都很少有。到處都是亂石,以及一些金屬殘留物,還有在空中飛翔的劍,那些劍在劍冢里特別活躍,威力大了許多,要是將靈劍拿到外面,威力將大減。同時靈劍很暴躁,一旦發現劍以外的生物,就會主動攻擊。

    張晏出現在一個陣法上,陣法黯淡無光。張晏看不出這是什么陣法,大概就是傳送陣。陸陸續續的還有一些人傳送過來,粗略估計金丹修士有八人,金丹以下有二十人。

    張晏眉頭皺起,這些人都給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白衣等熟悉的人一個都沒有出現。

    一股興奮的感覺在心里涌起,原來是小金,他很喜歡這里的環境。這里每一寸土地都含有金屬,而且許多是稀有珍貴的金屬。而且這里的空氣中充斥著各種氣息,其中就有劍氣。

    “大哥,這里很適合我,如果在這里修煉,不但身體會更加強大,我的劍意會提升很快。”

    “這里是劍冢,當然是修煉劍的好地方。”

    張晏走出陣法,回頭一看那些人,終于想到哪里不對勁。不對勁的地方就是他們的神情都很興奮,很多人都露出貪婪的神色,如果不露出貪婪的神色就很陰森的樣子,并不像正派人士。而且都很有默契的扎堆,預先就商量好了一般。

    開啟劍冢的目的是為了培養新一代的劍修,然而這些人都不是為了修煉的。

    蒲同、王蒙、陳略、程勝和一名不知名弟子一隊。

    剩余的四名金丹期客卿并不同路,卻都聚集在一起,似乎是預防蒲同他們一般。至于其他弟子,也都組成一堆堆的,只有少數落單。

    一名客卿走過來,熱情的打招呼,“細菌客卿你好,我叫董奇勝,久聞大名,今日一見,幸會幸會。”

    “董客卿好,聽聞你本是散修,戰斗力驚人,曾經在元嬰期修士手下安然離去。幸會幸會。”張晏對于這些客卿的情況都略有所聞,只是真假難辨。就拿蒲同四人來說,明明是靈獸宗弟子,卻掛著散修的名號。

    “傳言而已,不值一提。細菌客卿,這劍冢大家都沒有來過,里面的危險無法知曉。而且我聽聞這里曾經是仙魔大戰之地,必然有各種寶物。不如我們一起行動,好有照應?”董奇勝顯得很親切。

    張晏搖搖頭,并不想與他們有交雜,有麒麟就夠了。“抱歉,我打算一個人。”轉身就離開。

    董奇勝臉色難看,走掉一人就等于少了一個探路的,這劍冢不是那么簡單。按照他身為散修的閱歷,一個人很難活下去,需要更多的盟友,而且必要的時候需要一些炮灰。

    隊友們走過來,一名修士說,“失敗了嗎?”

    董奇勝強作不在意,臉色鎮定的說,“沒事,這里必然有危險,團結才是最安全的,等他吃虧了自然會來找我們。”

    “是的,沒錯。”

    “就是啊,自己想死,無人攔得著,我打聽過了,這里必然有怪物,和厲害的靈劍。”

    蒲同四人和一名弟子在一邊看著。

    隱隱的,四人對那名弟子馬首是瞻。

    “長老,這人不簡單,你看我們需要跟過去嗎?”蒲同試探的說,他們的目的是在劍冢里獲得某種東西,然而四人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唯一知道的就只有桓燁熠。那弟子就是桓燁熠假扮的,真的弟子已經滅跡了。

    桓燁熠說,“不必了,他的目標是中央的仙劍,而我們的目標并不在那里。”

    “長老,到底我們要做什么?都已經進來了,能不能透露一下?”蒲同說,這事情也是張晏最想知道的。

    “呵呵,也是,既然進來了,就告訴你們吧。”桓燁熠傳音幾人。

    劍冢曾經是仙魔大戰之地,這里死了不少的仙魔。有沒可能還有活著的?

    曾經就有一只兇獸窮奇,殘害蒼生,死在它手上的修士過萬。后來被劍仙鎮壓,封印在這里的某個地方。劍冢可以說是劍修和劍仙的地盤,在這里實力至少翻一番,本來劍仙就很厲害了,再翻一番可謂如虎添翼。

    然而即便如此,竟然也殺不死兇獸窮奇。

    劍仙也是狠角色,連同幾名劍修,發動了劍陣,將自己的肉身與劍融合,將兇獸窮奇封印。

    “我們要做的,就是將兇獸窮奇放出來,并且收服。”桓燁熠興奮的說,“只要有了窮奇,修真界將無人能阻擋靈獸宗,即使天魔宗都不可以,即使天尸也不見得能戰勝窮奇。”

    四人頓時震驚,沒想到這劍冢竟然封印了如此兇獸。

    蒲同小心翼翼的說,“可是,長老,如此兇獸一旦放出來,我們如何能對付?”

    桓燁熠得意一笑。“宗門早有準備,本長老已經得到仙器級別的御獸圈,只要將御獸圈套在窮奇的頭或者頸部,窮奇就必須聽話,反抗不得。而且它已經被鎮壓兩萬年了,必然虛弱,只要看準時機,祭出御獸圈即可。”

    “長老威武,以后我們靈獸宗必然能超越其他宗門,成為八大宗門之首,而長老你則名流千古。”蒲同立即拍馬屁,而其他人默不作聲,其實已經通過細菌與張晏聯系了。

    張晏驚訝之余,并沒有時間理會。一方面自己有事做,一方面收服窮奇哪里是這么簡單的?

    另一邊,董奇勝將其他的人都組織起來,看起來士氣鼎盛。

    董奇勝高興的說,“劍冢里必然有寶物,以往那些弟子都只知道修煉,沒有拿出多少寶物。難得大家都一致認為邊找寶物邊修煉重要一些。”

    “當然是寶物重要啦,只有那些劍修才會想著修煉,他們很少用寶物的。我們還真幸運,竟然沒有一個是劍修的。”一名弟子說出了心聲。然而他們還沒有發覺事情的怪異,他們還沒有發覺身邊沒有劍修的真相。

    這些客卿和弟子表情不一,心里各懷鬼胎。有的想得到寶物,有的則有著秘密的事情要做。

    其中一名弟子的眼神更是陰森得可怕。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