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六十章邪魔出世

第三百六十章邪魔出世

    張晏收取寶器級別的靈劍,雖然沒有了劍靈,威力大減。可是寶器就是寶器,那兩把刀刃依然可以使用。劍身可以控制那兩把刀刃,一件頂三件,是一件不錯的寶器。

    遠處,仙劍再一次的暴怒,沒想到張晏這么輕易就將寶器級別的靈劍消滅。在仙劍看來,對方非常輕易就消滅了寶器級別的靈劍。那么劍冢里的怪物和靈劍就沒有作用了。

    “既然如此,唯有將那些家伙放出來了。”

    巨大封印的外圍,是八個小封印,上有一百米大劍,里面可能封印著某些可怕的存在。

    其中一把上面有正方形符號的大劍下,封印著一尊邪魔。

    這邪魔頭顱像蝙蝠,有著尖嘴的尖牙,喜歡吸食人血。曾經在仙界造就許多殺孽,最終仙人出手將他重創,卻殺不死他。最后用鎮惡鎖將他封印成石像,后來石像又被轉移到劍冢里,封印在大劍之下。

    仙劍的意識進入大劍的封印里,在里面顯露出一把劍的形態。

    “邪魔你知道我來了,出來吧。”仙劍對著石像說。

    石像紋絲不動,好像就真的是石像似的。

    仙劍再說,“這是你唯一出去的機會了,你不出來,我就走了。”仙劍的打算是將邪魔放出,用來對付張晏。

    “咔嚓!咔嚓!咔嚓!”

    邪魔石像寸寸龜裂,掉落大量的石塊,沒多久就顯露出真面目。蝙蝠的頭顱,枯瘦皮包骨的身軀,長有長長的指甲,眼睛血紅。

    “仙劍!你就是鎮壓本魔的仙劍,可恨可恨啊!”邪魔聲音陰沉沙啞。

    “本仙劍不過是忠于職守而已,事實上鎮壓你不是我的職責,你出去了也不關我事。”仙劍淡淡的說,小封印里的東西都可以放出去,唯獨中央封印的不行,這是他的職責。

    “你來不會是為了說這些吧?”邪魔被鎮壓不知多少年,思想卻還正常,哪怕有鎮惡鎖封印他,依然有邪氣溢出。

    “不錯,鎮壓多年竟然沒有倒退,無論實力還是思想。”仙劍似是贊嘆,“你可以出去。”

    “哦?”邪魔似笑非笑,“說明白些吧,你不會這么好心的。”

    “確實,出去的條件是殺一個存在,很妖孽的存在,金丹期的修為,卻詭異無比。”

    “呵呵,金丹期?以你的實力輕易就滅掉了。”邪魔疑惑,也很慎重,殺個金丹期這么簡單?他不信。

    “確實是金丹期,但是我不能離開封印,你知道的,我鎮壓著那東西。他很狡猾,不靠近這里,并且身上有隱藏法寶。實力也不弱,我的孩子都奈何不了他。因此才找你的。”仙劍有些無奈的說,如果不是自己離不開這里,它早就出手了。

    “好處呢?”

    “放你出去。”

    “就這樣?”邪魔并不滿意,“解除鎮惡鎖!”

    仙劍搖搖劍身,“鎮惡鎖不是我弄的,我不會解除,而且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些年來你不斷的煉化鎮惡鎖,已經煉化了部分,這就是你實力沒有倒退的原因。”

    “但是,這樣的話我的實力發揮不出來。”邪魔沒有否認仙劍的話。

    “金丹期還要發揮多少力量?出了封印,你難道沒有辦法解除鎮惡鎖?”仙劍并沒有打算解除鎮惡鎖,這樣的話,邪魔的實力恢復,自己就不一定能應付他。相反,如果有鎮惡鎖,不僅邪魔無法發揮實力,而且仙劍知道鎮惡鎖的控制辦法,這是當初那些人留下的,邪魔并不知道。

    邪魔詭異一笑,“確實消滅一個金丹期并不需要多少力量。那么,來吧!”

    “轟隆隆!轟隆隆!”

    “咔嚓!咔嚓!”

    封印陣發生地震,有正方形符號的大劍拔起,地面爆裂,地面的符文四分五裂。

    “可惡的邪魔,出來就出來,干嘛弄這么大動靜!”仙劍謾罵,如此動靜對于整個巨型封印也有影響,哪怕不大,可是仙劍心里不爽,這邪魔是有意為之。

    無數的黑霧從地下溢出,“莎啦啦”邪魔拖著鐵鏈緩緩的走出。那鐵鏈通體漆黑,交叉著鎖在邪魔身上,鎖鏈交叉處有一鎖鏈墜,鎖鏈墜呈三角錐,上有各種異獸圖案和一些符文。

    “桀桀桀,終于出來了,多少年了啊。”邪魔一出現,附近立即充滿寒冷、畏懼、暴戾、邪惡、血腥等負面氣息。本來紅色的天空也受到影響,多了一層黑色的霧。附近的靈劍受到影響,不知為何發出怪異的聲響。

    “好了,別在這里鬧了,去做事吧,之后我就不管你了。但是也不要來封印這里。”仙劍淡漠的說。

    “桀桀桀”邪魔怪笑,沒有說話,很有深意的看了仙劍一樣,然后化為一道黑氣,飛了出去。

    “莎啦啦”“砰”大劍重新插回去,整個巨大封印陣如今已經恢復了八卦的形態,只是,某兩個小封印里,已經空空如也。

    邪魔在天上飛,他并沒有急著去尋找張晏,他也不知道張晏長什么樣子。但是整個劍冢,都是靈劍和怪物,因此很好認。

    一把靈劍在附近飛,發現了邪魔的氣息。生人勿近的靈劍像遇到什么可怕的東西,立即轉頭就逃。

    “跑?”邪魔追過去,右手一伸。“莎啦啦”一條黑色鐵鏈從右手飛出,將靈劍綁著。

    “嗡嗡”靈劍試圖反抗,可是沒用,很快就被邪魔抓在手里。

    “下品靈劍,垃圾。”邪魔很不滿意這靈劍的品質。

    又飛了一會,期間遇到一些靈劍,可是等級都太低,邪魔看不上。

    直到看到一個山丘,上面插著一把劍,這劍的劍身有花紋,比起一般的靈劍要強大一些。

    “寶器級別?勉勉強強了。”邪魔詭異一笑,飛了過去。

    “刷!”靈劍感覺到邪魔靠近,率先發動攻擊。

    “莎啦啦!”右手的鎖鏈再次出動,與靈劍碰撞一起。

    “砰”靈劍震飛,鎖鏈也震了回去,可是鎖鏈完全沒有受損,而靈劍則好像受損似的,跌跌撞撞。

    “可以抵擋鎮惡鎖鏈的攻擊,勉強可以了。”邪魔再次放出鎖鏈,靈劍躲避不及,被抓住了。

    然后邪魔拿出之前的靈器級別靈劍,釋放黑色火焰,開始煉器。

    黑色火焰包裹靈器級別靈劍,靈劍不斷顫抖,痛苦哀鳴。

    “抽取!”邪魔將靈劍的器靈抽出,將劍身融化,煉成鐵鏈。

    又將寶器級別的靈劍如法炮制,抽取器靈,將劍身煉成鐮刀。

    再將鐵鏈和鐮刀合在一起。邪魔給它起了個名字,“就叫喋血鐮刀。”

    兩個器靈被邪魔束搏,無法逃跑。

    邪魔并不打算放過器靈,而是將兩個器靈一起煉化,哀鳴聲中,兩器靈被煉成一團。

    然后將新煉制的器靈與奪命鐮刀結合。

    一件魔器誕生了,邪魔撫摸魔器,魔器外面縈繞著黑氣,鐮刀上有一個骷顱頭,顯得非常詭異。

    “還不行,魔器需要鮮血來祭器,劍冢哪里來鮮血?那金丹修士?桀桀桀”邪魔詭異一笑,仿佛想到了什么。

    然而他并不知道張晏是細菌,根本沒有血液。

U赢电竞 竞技| 电竞下注|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lol外围| 竞技|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