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七十八章成為長老

第三百七十八章成為長老

    戰斗一直到天亮,這才將妖獸全部消滅。之后弟子們對那些妖獸進行處理,交給宗門。受傷的弟子得到適當的治療,死亡的弟子進行火葬。

    不多久,宗門放下消息,那些妖獸的尸體全都要火化,不得遺留。誰私藏就按門規處理。

    兩天后,宗門根據收集的信息對弟子有出色表現的弟子進行獎勵。

    張晏和白衣回到了丹藥峰,本來清靜的丹藥峰,這兩天非常熱鬧,滿是弟子。有的來療傷,有的來求藥,因此忙碌起來。

    張晏也顯露了一把,煉制了許多解毒丹和療傷丹藥。

    “張兄的煉丹術真是出神入化,百顆解毒丹不用半個時辰就煉出來了。”苗向晨說。

    如今張晏的修為如此高,苗向晨再也不敢認做師兄。然而張晏不讓苗向晨叫自己師兄,感覺有些怪異,畢竟入門的時候已經確定輩分。所以張晏就讓苗向晨叫自己張兄,這樣大家都可以避免尷尬。

    “苗兄過獎了,也就低級丹藥可以這么做,高級的就只能穩打穩扎的煉制。”張晏謙虛的說,修為提升確實對于煉丹有幫助,然而實際的丹道知識還是達不到大師級。“苗兄這些年累積的丹藥知識才是讓人驚訝,那些弟子有的中了隱秘毒,要不是你及早發現,會很麻煩的。”

    苗向晨也謙虛的說,“哪里,也就多讀些丹書而已,發現隱秘毒也是偶然。沒想到那些妖獸都有問題,宗門都緊張了,要將妖獸的尸體燒毀。”

    “這靈獸宗恐怕出問題了。”張晏覺得此事不簡單。

    “喂,你們不要有一句沒一句的,明明都很厲害,為什么要謙虛,真是虛偽。”白衣在一旁嘟著嘴說,丹藥她不懂,因此看著兩位煉丹和討論丹藥的事,她就覺得沉悶。但是并不妨礙她認為兩人都很厲害。

    “啊哈哈,看來是忽略了我們的小小仙女了,張兄,你就陪陪她吧。”苗向晨笑著說。

    “額,這個。”張晏一時感到不知如何說好。

    白衣臉蛋微紅,“張哥我們出去玩如何?”

    兩人的關系基本確定,就是差最后一步。現在張晏不讓白衣叫自己主人,而是讓她叫張哥。

    “好,出去前,先帶著面紗吧。”不帶面紗,不敢帶出去,會招惹是非的。

    就在這時,有弟子到來。

    “各位師兄師姐好,我是來送獎勵的。”

    這次的災難固然造成了影響,宗門需要安撫弟子,對于有貢獻的弟子進行獎勵。一方面表示公正,一方面安撫弟子,讓弟子盡快擺脫負面影響。

    苗向晨雖然戰斗力不強,但是戰斗后拿出不少的丹藥幫助弟子恢復,而且發現了隱秘的毒素,這也是功勞。因此獲得不少的獎勵。

    “我們呢?我們也有幫助的啊。”白衣說。

    那弟子至此至終都低著頭,不敢看白衣一眼,連忙說。“掌門傳話,讓張師兄和白師姐你們去主峰,可能是要獎勵了吧。弟子有事先告辭了。”弟子匆匆離去,生怕什么似的。

    “好耶,看來有獎勵了。”白衣高興的跳起來,掛在張晏的脖子上。

    張晏憨厚一笑,心里卻心靜如水,獎勵他并不在乎。

    一人一妖來到了主峰,弟子傳話之后,他們進入主殿。白衣左右張望,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張晏雖然沒有張望,卻也留意這里的一點一滴。當初自己入門的時候,就是在這里開始的。

    大殿里有三人,蒼飛塵坐在掌門之位上,兩旁分別站著一男一女。兩人看上去像是花季之年,年輕俊俏,身上有雄厚真元力流轉。

    白衣一看見這兩人,就感到一陣壓抑。尤其是那女子,看過來的眼神里充滿著妒忌。而那男子則讓她有一種討厭的感覺。無形的壓力讓白衣感覺壓抑。

    張晏連忙靠近白衣,用自身真元力抵擋那壓力。眉頭皺起,看向這一男一女。“這是下馬威嗎?”

    “咳咳!”蒼飛塵咳嗽一聲,那威壓頓時消失,看了看那一男一女。那一男一女微微低頭。

    “弟子張晏(白衣)拜見掌門。”

    “免禮。你們幾人想必沒有見過,趁此機會,本掌門就給你們介紹一番。”

    御劍宗經過十來年的修養,實力恢復了一些。弟子當中也有晉升元嬰期的,因為正是用人之際,所以如無問題,都會任用。

    男的本來是劍峰弟子,叫婁飛宇,常年在宗外修煉,領悟五行劍意中的烈火劍意。

    女的本來是雪峰弟子,叫樊彤蕊,在寒潭修煉多年,后來修煉有成,調到宗外鎮守。領悟五行劍意中的寒冰劍意。

    兩人資質上佳,百余年修煉到元嬰期,被任命為長老。因為宗門被襲擊,這才將兩人召回來。

    “弟子張晏,你的修為已經達到元嬰期,經過決定,任命你為長老,你可愿意?”

    蒼飛塵聲音剛落,婁飛宇和樊彤蕊都吃驚了。長老的職位可不簡單,除了修為,對宗派的貢獻也需要考慮,最重要是品行,至少不能對宗派有害。他們兩人也是有些運氣,遇上御劍宗用人之際,這才當上長老。

    然而他們心里也是高傲的,他們一直被捧為天才,因此如今又人跟他們一樣成為長老,而這人修行時間比自己短,心里感覺不爽。這不是比下去了嗎?

    “掌門,長老的職位需要召開長老大會才能定奪。而且并不單單是修為,還需要對宗派有大貢獻才行。”婁飛宇說。

    蒼飛塵看了婁飛宇一眼,淡淡的說,“這是兩位太上長老和本掌門決定的,長老們又沒空,要不是出了妖獸的事情,你們也不會在這。而且張晏也確實有巨大貢獻。你們知道丹太上長老的事情吧。”

    兩人當然知道,不過他們剛回來,并不知道解藥的事情。

    “張晏拿到了解藥,讓丹太上長老解除了僵尸毒,我們御劍宗真真正正的擁有兩個化神期高手。這貢獻不小,必須獎勵。為此,太上長老和本掌門認為需要獎勵兩件法寶。”

    婁飛宇聽到是兩位太上長老決定的,頓時不敢再說,說到底他還只是新晉升長老,并無多少實權。但是心里并不服氣,尤其是聽到兩件法寶的時候,心里更是不服,只是沒有表露出來。

    蒼飛塵再看向張晏,“你可愿意成為長老?”

    對于張晏來說,長老之位并不重要,可有可無。而御劍宗的目的或者是綁定自己,讓自己成為宗門的助力。被人利用自然不好,然而自己好歹也是宗門弟子,為宗門做些事也是應該的。

    想了一陣,這才說。“弟子愿意。”

    “很好,以后宗門又多一位長老了,以后大家同心協力,讓御劍宗發揚光大。”蒼飛塵激昂的說。

    其他人紛紛附和。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