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八十四章封印九嬰

第三百八十四章封印九嬰

    “我是不死之身,你殺不了我的,乖乖投降,我還可以饒你一命。”九嬰說。

    “哼!沒有絕對的不死,肉身強大,那就攻擊靈魂。”張晏不可能這么容易放棄,法相變化,變為一把大劍。

    “斬魂劍意!”

    金色大劍刺向黑色頭顱,黑色頭顱在這一霎那定在那里。

    “噗!”金色大劍穿過黑色頭顱,從后面飛出。法相沒有任何的喜悅,反而擔憂起來。

    斬魂劍意,斬的是魂,肉身和物質不是它要斬的,所以會穿過,反而無實質的魂魄和魂力才能阻擋斬魂劍意,才會有阻擋的感覺。

    然而,剛才穿梭黑色頭顱的時候,一點感覺都沒有,就像里面根本沒有靈魂一般。

    突然張晏想起自己的狀況,靈魂可以在細菌之間轉移。九嬰有九個頭顱,如果不是有九個靈魂,而是只有一個靈魂的話,必然也是可以轉移靈魂。

    因此斬魂劍意斬不到九嬰的魂。

    “轟!”黑色頭顱恢復過來,立即噴出黑水。

    法相躲避不及,被黑水當頭擊中。

    “啊”法相慘叫,身上被渾濁力量侵蝕,痛苦萬分。不止如此,還掉落下去。下面是黑水形成的海洋。

    “嘭!”法相落入黑水海洋,黑水不斷的腐蝕。

    “落入我的黑水,必然**,你若乖乖聽話,將仙府交給我,我可以救你。”九嬰勝券在握,在黑水里無時無刻都到腐蝕,相信不用片刻,對方就會死亡。

    張晏忍受著巨大的痛苦,法相已經消失,在黑水里,法相的消耗太大。

    強大的腐蝕,在不斷的侵蝕,細菌們在頑抗,即使具有強大適應能力的細菌,在黑水里也不斷的死亡。

    “我不能死!我還要完成承諾。”強大的求生欲,讓張晏精神出現異常。

    “無法無我,裂變之境!”

    身體就像分解了一般,不斷的膨脹,所有的力量一分為二,二分為四,不斷的分裂。

    “嗯?”九嬰發現,那消融了的法相里,出現強大的力量,而且不斷的膨脹。

    “化龍!魔毒龍!”魔毒龍,同時激發和加強肉毒桿菌和天魔病毒的毒性。

    “吼!”一條五百米的黑色巨龍從黑水中站起。

    “嘩啦啦”那些黑水不斷被魔毒龍吸收,成為身體一部分。魔毒龍腳下是劍冢,是大地,仙府源源不斷的力量支援著,為魔毒龍提供足夠的能量吸收黑水。

    魔毒龍還在不斷變大,氣勢不斷攀升。

    “怎么回事?”九嬰不清楚發生什么事,隨即又鎮定起來。“我感覺到了,雖然實力在變強,但是你的靈魂在不斷的衰弱,這秘術必然消耗極大,付出極大代價。放棄吧,你輸定了。”

    魔毒龍沒有說話,撲向九嬰。

    九嬰因為被束搏,無法移動,那黑色頭顱迎了上去。

    一個是蛇頭,吞吐黑水。

    一個是魔毒龍,免疫毒害,移動自由。

    很快魔毒龍占據優勢,重重的咬在九嬰的頸部。

    九嬰吼叫,并且掙扎,八把大劍搖搖欲墜。

    “噗呲!”“砰!”

    最終黑色的頭顱被咬下,掉落在地。

    魔毒龍也落地,弓著身,隨時倒下的樣子。

    “嘩啦啦”掉落的黑色頭顱化為黑煙,消失,在斷掉的脖子上,肉眼可見的生長。

    “沒用的,我是不死之身,殺不死。”九嬰略帶憤怒的說,“而你卻快死了,靈魂已經消耗到極限。”九嬰并不在意張晏的生死,只是如果沒有人帶路,控制仙府就很麻煩,需要耗費許多時間。

    “是嗎?”魔毒龍喘息著說,“九嬰必須敗,這是我實現承諾必須做的事。”

    “冥頑不明!那你去死吧!”九嬰大怒,憤怒中,那砍掉的頭顱加快了恢復,已經恢復了大半,正在恢復眼睛和鼻子。

    魔毒龍此刻非常虛弱,即使從地下得到仙府的力量支援,靈魂已經支撐不了了。“不!這是最后的機會,成功就在此刻,上啊。”為了那一次又一次等待自己的姑娘,為了不讓心愛的人傷心,無論如何,九嬰必須敗。

    “吼!”魔毒龍昂天咆哮,再次飛撲過去。

    “沒用的。”九嬰看著跌跌撞撞飛過來的魔毒龍并沒有攻擊,“無論毀滅多少次,我都能重生,而你則會死亡。”

    魔毒龍義無反顧撲向九嬰還沒有完全恢復的頭顱,張嘴咬下去。此時的魔毒龍虛弱萬分,之前可以咬斷脖子,如今卻只是咬進皮肉。

    “果然如此,即使我不動手,你也就這程度了。”九嬰的頭顱恢復過來了,竟然說話,并且用不屑的眼神看向魔毒龍。好像在說,你真傻,盡做無用功。

    魔毒龍本來虛弱,虛弱到連眼睛都隨時閉上,突然間,他睜大眼睛,露出兇光。

    九嬰被嚇了一跳,心里竟然感到害怕,然而它明明具有龐大實力,還有不死之身,不可能會害怕,不應該害怕。“怎么會這樣?一定是錯覺。”

    魔毒龍露出兇光,額頭上出現一道光芒,光芒射向黑色頭顱,并且牢牢的套在黑色頭顱上。

    “啊,嗷!”九嬰大恐,這是真的恐懼,之前那些都不過是生氣,這次是恐懼的大叫。因為頭顱上被鎖住了,鎮惡鎖牢牢的套在黑色頭顱上。

    最讓九嬰害怕的是,九嬰剛才以為魔毒龍已經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它作死的將靈魂轉移到黑色頭顱上,想近距離嘲諷魔毒龍。這是它想在對方臨死的時候也不得安息的做法。這做法它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憑著自己不死之身,并不需要擔心安全的問題。沒想到,這次出意外了,竟然被鎮惡鎖偷襲,靈魂被鎖在這個頭顱上。如果這個時候對方攻擊這頭顱,并且毀滅這個頭顱,那么即使不死,靈魂也要受到重創。

    “吼!”九嬰感到巨大危機,不顧一切的反抗。

    “沙沙沙”八把大劍在九嬰全力反抗下,終于無法維持,被九嬰不斷拉扯,在空中亂飛。

    魔毒龍也被甩飛,再次掉落,再也無法爬起來。

    “該死!我要殺了你!”九嬰殺機顯現。

    “你沒機會了!”童子的聲音響起,八把大劍受到指揮,順時針方向齊齊轉動。那八條鐵鏈立即將九嬰捆了個結實。

    “啊!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敗我,我可是水火之厄,我可是不死之身!”九嬰鼓動全身力量,它要掙脫枷鎖。如今它顧不得那么多,本來不想使出真實力量,不想被法則發現,不想被遣返仙魔界。如今為了不被困死,必須這么做。

    “遲了,遲了,如果你一開始就使出全力,你就可以離開這里。如今一切已成定局。”童子淡淡的說。

    “嗡嗡!”八把飛劍貼在九嬰身上,發出光芒,釋放封印,封印不斷擴大,擴大到一定程度,兩兩結合,形成更大的封印。

    鎮惡鎖也發出光芒,成為封印陣心。

    “嗷!”九嬰痛苦倒地,它心里后悔啊,輕敵了,要是再來一次,它一定不會這么輕敵。

    “咔嚓咔嚓”九嬰石化,變為一尊石像,那九個頭顱,還露出痛苦和不甘。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