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三百八十六章決戰臨近

第三百八十六章決戰臨近

    “這不就是某白富美被逼婚,逃跑出來遇到男主,并且發生愛情的故事嗎?”

    白衣說,“嗯,跟你想的差不多,你怎么有這么多千奇百怪的故事的?”

    “你知道我想什么?”張晏驚訝,然后又鎮定下來,發夢嘛,正常啦。“你想聽故事嗎?小時候我可是聽過不少童話故事。”

    “好啊,好啊,我喜歡聽故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張晏將自己能記得的童話故事都講了一遍,奇怪的是,無論說了多久,都沒有疲倦感,還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咳咳!”一個清脆的咳嗽聲響起。

    “妖神?”張晏憑著感覺說。

    “呵呵。難得還記得本神,本神還以為你沉浸在溫柔鄉什么都不知道呢!你知道嗎?外界又過了十年了,你們再不醒過來,難道一直纏綿下去?”妖神說。

    “十年?”張晏心想,過了這么久了嗎?這夢真是真實,妖神都出來了,而且那威壓也很真實。

    妖神看出張晏的想法,微笑道,“這是真的,傻子。”

    妖神消失,四周變化,不再是混沌,而是一片漆黑,而不遠處有一個光球懸浮,這不正是仙府的影像嗎?

    發現自己躺在仙府核心區域,坐了起來觀察四周,并沒有發現白衣。“果然是夢!”

    童子出現,“主人,你終于醒了,都十年了,一睡就十年,沒有人比你更能睡了。”

    “什么?已經過了十年了?”竟然和“夢里”妖神說的一樣,不過夢就是夢,可惜不是真的。

    突然,背后生風,一個黑影襲擊而來。張晏一個激靈,這里可是仙府核心,怎么會有人襲擊自己?正想反擊,一股熟悉的感覺讓他放棄了攻擊。

    “張哥!”白衣摟著張晏的脖子,背貼胸膛的掛在上面。

    一股清香撲鼻而來,一股柔軟的感覺讓張晏感到舒服,又有一種窒息的感覺。“白衣!你怎么在這里?”

    “我怎么不能在這里啊?我一直都在這里啊?”白衣無辜又疑惑的說。

    “這,怎么回事?難道之前的不是夢?”

    童子懸浮空中,笑著說。“尊敬的主人,你說的夢我不知道,白衣是你昏迷之后出現的。本來嚇了我一跳,以為有入侵者,然而她身上有你的氣息。我又這么聰明,當然知道這是女主人了,所以啊,就讓她留在這里。你能十年內恢復過來,并且修為大進,有仙府的功勞,也有她的功勞。對了那方法叫雙修,雖然你們只是穿著衣服貼在一起,可是本器靈還是覺得羞羞的,躲起來了。”

    “什么?這怎么可能?”張晏無法相信白衣可以來到仙府,而且如果那不是夢,自己豈不是將所有秘密爆出來了?貌似還表達了愛意了啊。

    “是真的,是妖神幫我的。”白衣正經的說。

    “不對,那么剛才你去哪了?我可是看過四周都沒有發現你。”張晏說,他還是感覺不真實。

    “我去玩了啊,你沒事了又不醒過來,我就出去玩了啊。話說你怎么比我睡多三天了呢?”白衣說。

    “是的,主人,女主人確實三天前醒來,閑著無聊,我就送她去別的地方散心了。”童子說。

    “啊,這是真的啊!”張晏抱頭大喊。

    “這不好嗎?你想很奇怪啊。”白衣疑惑,怎么張晏好像受了很大刺激似的?不會是睡壞腦袋了吧。隨即用手摸張晏的額頭。

    “你干嘛?”

    “看你有沒發燒。”

    “你才發燒。就是一時接受不了而已,我想靜靜。”

    “靜靜是誰?”

    “??”“它不是人。”

    “是什么妖?”

    “不是妖。”

    “哦,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張晏以為白衣明白靜靜的含義。

    “一定是魔女,張哥真是魅力沒法擋,但是你可不要丟下白衣哦。”白衣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張晏一捂額頭,“不是啊,靜靜不是人,不是妖,也不是魔女,它不是東西啊。”

    白衣說,“張哥啊,就算她是畜生你也不能這么說啊,始亂終棄是不好的。我記得你說過,那個讀初中的時候暗戀過一個女同學,是不是就是叫靜靜啊?我可不介意哦。你還說過包租婆的女兒也很漂亮。”

    張晏苦啊,不想發生的事情終于發生了,當初以為是發夢,將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說出去了。如今報應來了。

    “不是這樣的。停停好不?”

    “剛想完靜靜,又想婷婷?”

    囧啊。

    “童子,快來救主人啊。”

    經過耐心的解釋,白衣這才在半信半疑之下,明白靜靜和停停的含義。

    “九嬰情況如何?妖神界的坐標問出來了嗎?”張晏問。

    “主人你看看。”

    光影變化,顯露出劍冢的情況。經過十年的時間,劍冢已經被吸收,空間已經穩定,但是依然荒蕪。

    這荒蕪之地,石化的九嬰依然躺在那里。

    “不會死了吧?”

    “怎么會?這種狀態下,十萬年都未必會死,它的肉身已經被封印,但是還是可以進行靈魂的交流的。”童子說著,手指點了一下。

    光影泛起漣漪,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別來煩我,我什么都不會說的。”

    張晏認出來了,這不正是九嬰嗎?

    童子說,“既然你不愿意合作,那么就只有滅了你了。”

    “滅了我?啊哈哈,我可是水火之厄,我是不死的。”

    童子淡淡的說,“不用急,我已經安排好了,你的死期快到了,如果乖乖合作,交出魂魄,還可以免你一死。”

    “哼!我不會信你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我是不死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等死吧。”說完,童子關閉了影像。“主人,你也看到了?這九嬰不合作,所以我也沒問坐標,免得它以此來威脅。”

    張晏眉頭皺起,“它不合作就沒辦法了嗎?”

    “有,那就是殺了它,然后拘禁它的魂魄,強行讀取記憶。”

    “那就這么做吧。”

    童子陰險一笑,“它死之前,還有作用。”

    光球本來暗淡漆黑,突然出現一個亮點。

    童子緊張的看著光球上的影像,光球上,出現了一個方形玉璽,上有八條龍。

    “好了兩位主人,如今仙府已經到了九龍玉璽的真實所在,這里是異度空間。我們準備進攻了。”

    張晏將注意力集中到九龍玉璽上,這就是氣運秘境所在。這九龍玉璽不簡單,珍貴程度不下于仙府。現在他必須救出百煉,而要救出百煉,少不了和這九龍玉璽以及九龍較量。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 电竞竞猜| 电竞资讯|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lol外围| lol外围| 电竞竞猜| 电竞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