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07章 蟲經

    毒長老狀態近乎瘋狂,他已經忘記自己到來的目的,他現在只想將眼前這個藐視自己的人毒死。

    張晏帶著面具,依然木然的站著。

    “毒素幻化,去!”

    七彩蜈蚣毒珠化為一條長長的蜈蚣,蜈蚣有著七種色彩,色彩不斷的流轉。

    “去死吧!”

    七彩蜈蚣咬向張晏。

    張晏不躲不閃,即使七彩蜈蚣到了跟前,依然不懼。

    眾人的心蹦到了極點,七彩蜈蚣是可怕的存在,劇毒無比,碰之即死。

    “大師兄!”陳清靈失聲喊叫。

    “吼!”七彩蜈蚣張開大嘴,咬向張晏。

    張晏也張開嘴。

    大嘴對細嘴,七彩蜈蚣的大嘴可以吞下張晏和雷鍬甲。

    然而張晏張開嘴之后,一股強大的吸力吸著七彩蜈蚣,七彩蜈蚣被牽引,鉆入了張晏的嘴里,消失不見。

    靜,全場寂靜,這一幕太詭異。人能夠吞下七彩蜈蚣嗎?即使是毒素所化,也不可能啊。而且正因為毒素所化,更加不可能吞下去,那會被毒死的。

    一息,全場寂靜,好像時間停止了一般。

    三息之后,張晏打了一個嗝。

    “嗝,美味。”

    弟子們哇然。

    “不可能!”毒長老道心不穩,陷入瘋癲。

    下一刻,毒蜈蚣一個轉身,飛出了幾十米。

    眾人驚愕,沒想到這毒長老竟然裝癲,乘機逃跑。

    “甲蟲巨鐮!”

    咔嚓!毒蜈蚣應聲斷為兩截,掉落下去。

    “噗!”毒長老吐了口血,本命蟲體受創,心神也受創。

    “你敢殺我?我可是蜈蚣宗的長老!你殺了我蜈蚣宗不會放過你的。”毒長老怨恨的說。

    蜈蚣宗有多強大?張晏不知道,因此就沒有顧忌。

    雷鍬甲張開巨鉗。

    毒長老看著那巨鉗怕了。“別殺我,我只是排名第二的長老。在蜈蚣宗,還有排名第一的紅長老,他的實力是白銀中最強的,無人能敵。而且他已經來到甲蟲宗,你絕對不是他對手。最好別對我們出手,不然他一定殺了你。”

    雷鍬甲停了下來。

    毒長老以為他的話有效。“如果你放我們離開,我們立即撤退,那樣就這里的弟子也就不需要犧牲了。”

    “不行!大師兄不能放他們離開。”陳清靈飛了過來,“甲蟲宗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大師兄,殺了他們兩個,蜈蚣宗就剩下四個白銀蟲修了,我們不怕他們。”

    “你!”陳清靈的話讓毒長老感到恐懼,如果真這么做蜈蚣宗損失兩名白銀蟲修,還如何成為中級宗門?而且自己也要交待在這里了。

    張晏淡淡的說:“你說的紅長老,可是個老頭?那蜈蚣可是黑紅相間?”

    “沒錯正是紅長老,只要你肯放了我們,我們一定會退”話沒說完。

    “他已經死了!”

    張晏接下來的話讓毒長老驚駭到極點,紅長老可是出了宗主之外最強的。這次的領頭人就是紅長老。他們以為即使紅長老一人都可以消滅甲蟲宗。據說甲蟲宗有一個白銀后期的蟲修,所以為了穩妥起見就讓紅長老引對方出來消滅。而其他人則攻上甲蟲宗。

    張晏的出現本來就讓毒長老懷疑了,難道紅長老沒有引對方出來?現在這么一說,不是沒有引出來,而是被殺了。而且殺了紅長老之后,還能輕松的將他們兩人打敗,一點都沒有虛弱的跡象,他的實力真是可怕。恐怕只有宗主出手才能戰勝。

    毒長老臉色變化,雙腳一曲竟然半空跪了下來。“前輩饒命,我們只是受到掌門的指使,沒心冒犯前輩你的。”

    如此變化讓陳清靈和眾弟子都驚愕,這還是之前不可一世的毒長老嗎?

    張晏微微一笑,就在剛才,雷鍬甲身上飛出了一些白絲,白絲飛向黑長老、毒長老、黑蜈蚣、毒蜈蚣。

    “將你們知道的都告訴我。”

    毒長老和黑長老如今已經重傷,哪里敢違背,將收服甲蟲宗的始末說了一遍。

    真正的原因并非為了擴張,擴張只是順便。真實的原因是他們得到消息,甲蟲宗收藏了其中一塊蟲經,想據為己有。

    “胡說,三塊蟲經分別在鳴蟬宗、幻蝶宗、巨蛛宗,所有人都知道。”陳清靈反駁說。

    毒長老點點頭,“是的,這確實如此。可是仙子你也知道,蟲經是殘缺的,三塊蟲經加起來還不是完整的。我們得到消息,甲蟲宗有第四塊蟲經。當中的意義,你我都知道。”

    蟲經是三十六蟲宗的基礎,沒有蟲經就沒有三十六蟲宗。三十六蟲宗的n各有不同,但是本質是一樣的,都是駕馭靈蟲幫助修煉,只是在領悟的時候,在發展的過程中,演變出自己的特色而已。

    一塊蟲經,里面必然有著某些奧妙或者秘術。將四塊蟲經結合,或者能得到完整的蟲經。

    完整的蟲經可是天階的n,是最高級別的n之一。

    “甲蟲宗沒有蟲經,有的是傳承下來和自己創造的n。”陳清靈篤定的說。

    毒長老搖搖頭,“恐怕連你們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此事是秘密。你父親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嗎?”

    陳清靈心神大震。

    陳清靈的父親陳愿,當時達到了黃金初階。在一次外出的時候被襲擊,后來傷重不治。當時陳清靈也問過誰打傷父親的,可是陳愿堅決沒有說。

    毒長老:“陳愿是得到了蟲經,才被人打成重傷的,蟲經必然在甲蟲宗。”

    陳清靈:“不可能,遺物我都看過,絕對沒有蟲經。”

    毒長老低聲說:“可能怕引來禍害,藏起來,你們不知道。”

    該問的,都問了,到了處置的時候。

    蘇穆認為要放人,陳清靈不同意,但是又不敢殺了他們。于是都將目光投向張晏。

    張晏微微一笑,“回去吧,帶上那些人,包括做手腳那幾個,要是有一人留下,我全殺了。”

    “是是!前輩的吩咐我們一定照做。”毒長老和黑長老連連點頭,忐忑的飛走,見確實沒有追來,這才全力飛行。

    遠處,樹林之中,隱藏著許多的人和蜈蚣,他們在等候命令。如果有人想離開甲蟲宗,他們就會將人留下。

    “你說長老能收服甲蟲宗嗎?”一蜈蚣宗弟子說。

    “肯定可以啊,別忘了我們這次可是有紅長老帶隊,甲蟲宗沒有能是對手。”另一蜈蚣宗弟子說。

    “確實如此,不過可能會遭遇反抗,到時候就要我們參戰了。”

    “怕什么,我們蜈蚣克制著甲蟲,而且還可以乘機奪取甲蟲的角和外甲,那可是煉器的好材料。”

    “是極,是極!”

    黑長老和毒長老飛來,一些弟子立即出來迎接。

    “參見黑長老、毒長老。”弟子紛紛行禮。

    一名弟子搶先說:“長老我們是不是要攻打甲蟲宗了?”

    黑長老和毒長老臉色漆黑,尤其是黑長老,他本來已經斷為兩截,強行接駁讓他元氣大傷,聽到弟子如此說,差點吐出血來。

    毒長老沉聲說:“走,我們回宗門。”

    那弟子沒有看到長老的臉色,大聲說:“長老英明,長老威武,不用一兵一卒就收服甲蟲宗了。”

    毒長老臉色黑過墨汁,他的本命毒蜈蚣受了重傷,他也元氣大傷。這弟子竟然還在胡說道,這不正是挑著他們的傷疤嗎?

    “服你媽!沒看到我們都受傷了嗎?還在嘰嘰歪歪,滾!”說著大手一揮,一團毒液飛出。

    “啊!”那弟子在地上打滾,痛苦萬分。

    “都給我走,不走的話后果自負。”說完毒長老率先飛走,速度之快,弟子們都追不上。

    弟子們懵了,這什么情況,長老竟然輸了?

    “你們看!”一名弟子指著甲蟲宗方向。

    “嗚嗚”一大群甲蟲正在飛來。

    “走啊!”蜈蚣宗弟子紛紛召出蜈蚣,他們的蜈蚣等級不足,大多不能飛行,只能在樹林中移動。

    “哈哈,蜈蚣宗不外如此,這真是爽啊。”甲蟲宗弟子出了口惡氣。

    “回去吧,掌門沒有讓我們去追他們,趕走了就好,以免中了計。”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竞技| 菠菜电竞|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