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08章 隱患

    蘇穆今日憂心郁郁,因為最近與蜈蚣宗發生了沖突,還將他們兩名長老打傷了。按照蜈蚣宗的做事風格,必然會報復的。

    “師妹,我們的罪了蜈蚣宗,最近行事需要小心。”蘇穆苦口婆心的說,他看得出陳清靈沒有將這事放在心上,心里就裝著大師兄。

    陳清靈不以為然:“怕什么有大師兄在,他們不敢造次。”

    “師妹有所不知了,蜈蚣宗的底蘊比我們甲蟲宗深厚。他們的掌門距離黃金期已經不遠了,而他們的上一代掌門還健在,只是一直閉關而已。若是以前,師傅在的時候自然不怕,但是如今。如果那老怪物出手,即使是大師兄,也不是對手。這也是我為什么不愿和蜈蚣宗作對的原因。”

    陳清靈聽聞,心里也不安了。她最關心的就是大師兄的安危。“那怎么辦?”

    “唉,事已至此,我們先打探一下情況吧,看看蜈蚣宗是如何打算的。所以最近要低調行事。我最擔心的是蟲經的事。”

    一說蟲經陳清靈更加不安了。“我們明明沒有蟲經,為什么他們如此說?”

    “師妹,你細心想想師傅臨終的時候有沒有什么吩咐?有什么遺漏?”

    陳清靈點點頭,“好吧,我回去查看一下,看有沒遺漏吧。”

    甲蟲宗藏經閣,張晏在翻查典籍。甲蟲宗的藏經閣并不算大,也就幾千本書籍而已,不少還是記事的典籍。而所要的也是那些記事的典籍,這有助于他了解藍星。

    翻查了不少,他發現了一個現象。典籍里記載的基本都是三十六蟲宗的事,而且都是一萬年之內的事情。其他地方的,基本沒有提及。

    藍星絕對不止這么小,只能說三十六蟲宗不會走出森林,不會走出三十六蟲宗的范圍。

    這就怪了,好像三十六蟲宗被人圈養著似的。

    另外順帶看了一下功法,除了控蟲術,就只有一些簡單的基礎術法。這更加肯定了一些猜測。

    因為現在的身份是大長老,因此所有的秘籍都可以查看,甲蟲宗的控蟲術被他學了去。

    “小僵,將這控蟲術領悟,可以增強你的能力。”小僵可是僵尸真菌,擁有控制昆蟲和生物的能力。一直以來這能力都有些缺陷,可能是先天問題,也可能是沒有掌握方法。這控蟲術毫無疑問可以增強小僵控制的能力。

    不過這控蟲術不完整,這不過是其中一部分蟲經延伸而來。

    以張晏的眼界,如果不是完整的,那就價值不大,如果可以,他希望看一看完整的蟲經。

    看完秘籍,就去任務殿,甲蟲宗也有給弟子發布任務和打聽消息的地方。

    沿路弟子見到,都紛紛行禮,恭敬非常。

    到了任務殿,主事更是驚慌的出來迎接。

    “大長老好,難道你老過來視察,有失遠迎。”主事是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叫洪樂福。

    “不必多禮,我來是打聽消息和發布任務的。”其實本來以他現在的身份根本不需要來這,只是他并不認識人,遇到熟人也怕露陷所以才來這。

    他要打探的有兩件,一件是虛空石,一件是白衣。

    兩件都不一定會有消息,而且直接說出未必能查探到。

    洪樂福樂得見牙不見眼,沒想到大長老竟然會找自己辦事,這事要是辦好了,就等于綁上大腿了,以后說不定得到好處。

    “大長老機關吩咐,我一定竭盡所能,不折不扣的完成。”

    “嗯,第一件,打聽一些不知名的石頭,尤其是那些具有傳送,或者空間能力的石頭。第二件,打聽一下白狐的事情,只要是關于白狐的,都送過來。我會根據情況給予你獎勵的。”

    洪樂福連連點頭,“包在我身上,一定辦得妥妥的。”

    然后張晏會到住處,打坐休息。其實是與發出去的僵尸真菌聯系,在黑長老和毒長老以及他們的本命蟲體上,已經寄生了僵尸真菌。

    他們的性命已經被掌控,而最主要的是,他們可以幫忙做事和打聽消息。

    千里之外,蜈蚣宗的密地。

    “什么!你說紅長老的命牌碎了!?”一名筑基期的管事聽到弟子匯報,大驚失色。蜈蚣宗雖然不算大,但是底蘊不少,命牌是他們用來查探重要成員生死的法寶。別的弟子死了對于宗門影響不大,但是某些天才,尤其是長老,他們的死對于宗門有著巨大的影響。

    那看管命牌的弟子瑟瑟發抖的說:“是的,確實碎了,管事你可以去看看。”

    此事非同小可,管事立即前去確認。

    這一看,確實紅長老的命牌碎了,不止如此,連黑長老和毒長老的命牌都暗淡了,這說明受了重傷。

    他不敢怠慢,立即向掌門匯報。

    掌門吳天墨聽到這消息,先是不信,認為信口雌黃,直到黑長老和毒長老回來,這才相信這一事實。

    吳天墨坐在大殿中間,下面是低下頭的黑長老和毒長老,這次失利,他們都負有責任。

    “紅長老是如何死的?”即使確定了死訊,吳天墨還是不愿相信一個白銀巔峰的蟲修會被一個白銀后期殺死。

    黑長老和毒長老顫顫驚驚,最后是黑長老說話:“我們并不知曉,本來紅長老去引雷可聲出來,將他殺死。然后我們殺上甲蟲宗,逼迫他們投降的。誰知道雷可聲沒死,還將我們打成重傷。他如何殺死紅長老的,我們并不在場,并不知曉。”

    吳天墨臉色很差,好像隨時爆發一般。

    毒長老立即說:“掌門,那雷可聲能夠吞食劇毒,即使掌門賜予的七彩蜈蚣毒珠也沒效。我懷疑他修煉了蟲經上的秘術。”

    一聽到蟲經吳天墨臉色恢復,興奮起來。“蟲經?果然!甲蟲宗果然得到了蟲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得到蟲經,那樣我們蜈蚣宗就有兩塊蟲經了。研究了里面的術法和功法,必然能夠碾壓三十六蟲宗。成為中級宗門,就能獲得圣門的青睞。”

    毒長老眼見吳天墨高興,他也松了口氣,繼續說:“掌門,我們還發現那陳清靈的本命甲蟲具有圣甲蟲的血脈。雖然不是那么純凈,但是如果獻給圣門,也能獲得些獎勵。”

    “嗯,好,好,兩樣都要。”

    黑長老小心的問:“但是那雷可聲?”

    “不足為懼!”吳天墨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情。

    之后掌門讓兩人去修養,兩人隨即告辭。

    兩人回到洞府,隨即叫來弟子。“給我查兩件事,一件是不知作用的石頭,或者具有空間屬性傳送屬性的石頭。一件是白狐的消息。一旦有,全都給我報上來,如果有用,重重有賞。”

    弟子自然不敢違背。而兩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下此命令,并且不認為有問題,養傷去了。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竞技|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资讯| 电竞平台| lol外围|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竞猜| 电竞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