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19章 公諸于世

第419章 公諸于世

    “吼!”光龍盤旋四周,最后回到圣子的手上,變回神圣之矛。

    “敢和本圣子戰斗?別說區區金丹期,即使是元嬰期,也不是神圣龍的對手。”

    三只妖狐看得清楚,這圣子的實力實在太可怕了,竟然一下子就將金丹修士消滅。之前他們還抱有希望,希望那金丹修士可以戰勝圣子,然后她們就偷偷逃跑。如今,看起來圣子輕松就解決了。接下來,她們的下場堪憂。那圣子一看就是個色胚,而且心狠手辣之輩。

    “好強大,真的好強大。”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

    “怎么可能!不可能的,神圣之矛竟然沒有殺死你。”圣子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從神圣之矛攻擊下逃生的。“本圣子知道了,你身上有異寶,所以才保住了性命。如今必定虛弱無比,出來吧。”

    “哈哈。”張晏大笑,“我原本以為你就是個頂著圣子名號的草包,沒想也有幾分智慧。明明已經虛弱不堪了,還能表現得如此鎮定。使用那寶器,已經花光你的靈力了吧?”

    圣子聽聞,臉色大變,原本一臉的淡定,出現了驚慌。“你以為本圣子沒有其他手段了?天真!本圣子的手段多的是。”

    張晏:“我知道,比如你現在手上拿著的,那是傳送石吧?我聽聞可以用來逃跑使用,不過,我不會讓你如愿的。”

    圣子慌了,他本來想著穩定對方,然后使用傳送石逃跑,之后再叫人來報仇。可是他沒想到的是,張晏需要虛空石,也就是傳送石,因此,對于傳送石非常敏感,哪里會讓他逃跑?

    圣子想啟動傳送石,卻發現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他,不知何時張晏已經來到身邊。

    護體靈光將圣子保護著,讓圣子有一點安全感。“你殺不了我的,神圣之矛是圣器,即使是元嬰期,也很難攻破它的防御。”

    張晏一手抓著圣子,另一手高高舉起,細菌們不斷凝聚四周的靈氣,方圓萬米的靈氣被吸一空。

    張晏全力一掌打下去。

    “砰!”護體靈光和手掌相碰,發出強烈的波動。

    張晏:“再強的寶器,沒有人控制,不過是死物!”

    “轟!”

    巨大的b將圣子炸成碎末,b中,一些物件被托起,然后聚在一起。圣子的物品已經落入張晏手里。

    張晏體型縮小了一些,這不是b造成的,而是之前那神圣之矛攻擊所致。神圣之矛殺死了一部分的細菌,如果神圣之矛是元嬰期修士使用,那威脅就大了。這也說明,藍星并不簡單,能夠威脅張晏的,大有人在。

    b讓四周變得狼藉,三只狐妖相互擁抱,狼狽的躲在大石旁邊。

    “出來吧。”張晏對著狼藉的四周說。

    一個面如土灰的修士走了出來,一出來他就直接跪了。“大人饒命啊,我只是個跑腿,你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

    張晏看了一眼這修士,金丹期修士,竟然直接跪人了,真是丟臉,真想一掌拍死他。“想活命也不是不行,只要按著我說的去做。”

    “一定,一定,大人盡管吩咐。”

    張晏:“將我的影像發布出去,今天的事也要原原本本的發布出去,要讓圣門的人都知道這事。你能做到嗎?”

    修士驚愕,殺死圣子這可是天大的事情,圣門一旦知道,無論如何都要報仇。如果要讓自己隱瞞這事,還說得通。竟然要讓自己發布出去?還要將影像發布?這是什么人啊?難道是圣門的死對頭?

    修士想了許多,就是想不到所以來。

    “趕快吧,我趕時間,還有,我叫張晏。”

    張晏如此做事非常危險的,這就是等罪了整個圣門,而且是不死不休。他這么做是在利用圣門,將他的消息宣布出去,這么大的事情,必然可以讓所有人都知道。那么白衣要是知道自己在這里,必然會來查找。

    修士忐忑不安的用玉簡記錄張晏的容貌,然后離去。

    “咔嚓”束搏三只狐妖的法寶被弄壞,狐妖們一身輕松,展示著她們的妖妖身姿。

    “你們還不走?”張晏對三只狐妖說。

    “多謝公子相救,小女子狐紫嫣,她們是我的姊妹,狐彩英,狐琳琳。”狐紫嫣舉止言談都帶著一種迷惑。

    張晏微微一頓,“你們狐族都姓狐?”

    “不是的,血脈高貴的狐族都有各自的姓氏,血脈不好的,沒有姓氏,為了方便,都統一姓狐。”

    “你們的領地在哪?有空去看看。”張晏是想著白衣可能會在那里,所以想去看看。

    “歡迎公子去我們的領地,我們的領地在”狐紫嫣說完,還擺出一個誘惑的姿態,一般的男子看見,必然難以移開目光。

    可是張晏不一樣,他可是和白衣相處時間久了,免疫了。相比白衣,這三只狐妖差遠了。“好了你們走吧。”

    狐紫嫣詫異,即使自己的誘惑失敗,對方也不應該就這么放了她們的啊。“公子,我們已經無家可歸,領地離這里太遠,根本不可能回去,這里又是人類的地盤。我們姊妹三人可以侍候公子。”

    倒貼是吧,可是張晏沒有這個打算。“你們也看見了,我殺了圣子,很快就有圣門的人來了,所以你們不能跟著我,你們走吧。”

    狐紫嫣聽聞,露出失望的神色,她也知道圣門的厲害。“那我們走了,公子你保重,多謝你救了我們,我們無以為報。這一束毛,是狐族的友好象征,你拿著這束毛到狐族領地,就是狐族的客人。狐族會好好招待你的。”

    張晏接過那束毛。這束毛,全是雪白色,沒有一點雜質,整齊光亮,還有淡淡的香味。如果仔細聞那香味,就會發現,這香味竟然有催情作用。

    三只狐妖正要離去。

    “等等。”

    “公子是要改變主意?”狐紫嫣心里有些高興。

    張晏拿出一些靈石,以及一些低級法寶和符。“你們身上沒有法寶很危險,拿著這些物品防防身。”

    “多謝公子。”狐紫嫣高興的接過物品。

    “這把bs也給你,希望你用來防身,不要濫用。”張晏將綠色bs交給對方,這可是碧綠巨蛛吐出來的,蘊含劇毒。

    “公子的大恩,紫嫣沒齒難忘。公子以后一定要到狐族領地,我們好生招待公子。”

    “會去的。”

    狐妖離去,張晏釋放細菌,將附近的一切吞噬,消除附近打斗痕跡。

    細菌的數量也恢復了,身形大小恢復正常。

    帶上銀色面具,放出雷鍬甲,向甲蟲宗飛去。

    路上,黑長老和毒長老傳來消息,蜈蚣宗要對他出手了。

    而三只狐妖也離開了。

    狐彩英:“公主,你對那公子動心了吧,不然怎么會將尾尖的毛送出去?要是被族里的雄性妖狐知道,必然會群起攻之。”

    “多事!”白紫嫣呵斥,“本宮主就是喜歡他,怎么了?世間男子都貪圖我們的美色,就這男子無動于衷。最主要的是神秘而強大。”

    “不過他得罪了圣門,很擔心啊。”狐琳琳說。

    白紫嫣也擔憂起來,“希望我們還能相見。”7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lol外围|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