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37章 對戰傀儡

第437章 對戰傀儡

    時間一天天過去,三十六蟲宗大多進行了門派比試,然后組織好弟子,準備參加蟲宗大比。

    與此同時,圣門的精英們,已經進入三十六蟲宗,并且暗潮涌動,準備干一番事情。

    一輪血月,高高掛在天空上,血色的光芒灑落在三十六蟲宗。風吹草動本來非常寧靜,可是殺機也在這個時候涌現。

    “孫不平出現,在”

    “韓鸞心出現,在”

    “蚱蜢宗被襲擊,死傷慘重,死了兩個長老,還有一百弟子死亡,大批弟子受傷。掌門受傷跳走,逃過一死。”

    “螳螂宗被襲擊,拼死之下,傷了對方,讓對方退走。可是山門被毀,陣法被毀,弟子死傷難以預計。”

    一條條信息不斷的傳遞。

    張晏的傳信令牌上不斷閃爍。

    血色的月光照下來,張晏站在一棵大樹的頂部,看著遠處的風景。晚風吹過,非常清涼,但是此刻這風中,帶著陣陣殺意。

    “出來吧。”

    一個黑影出現在百米之外,漸漸的清晰。是個二十來歲的男子,長得很成熟,但是又帶著一股邪異的笑意。

    “江龍,圣門天才第十位。擅長使用傀儡術,能一次控制上百個傀儡戰斗,號稱同階之中,最不怕群戰。我說的可對?”

    江龍負手說:“既然知道我是誰,那么也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了,乖乖的留下首級吧,或者我可以放過你的神魂。”

    “呵呵,你傻還是我傻?還沒有開始,就認為自己贏定了?圣門的人都是如此自大的嗎?我很好奇,你們如何分勝負的?比殺的人多嗎?”

    江龍冷冷一笑,“比殺的白銀期蟲修多,蟲宗也就只有三十六個,我們有著上百人,所以,先下手為強。不然就只有搶了,其他人只要達到金丹期,也算數。”

    說完,打了一個響指。“轟轟”二十架傀儡從地上升起,將張晏包圍。“說那么多不過是為了布置而已,你跑不了。”

    這些傀儡,外表看來是用木質制造,但是非常靈活,手部機關打開,無數的箭矢飛出,這可不是凡人用的箭矢,而是相當于法器的箭矢。

    法器一般的箭矢飛出多,鋪天蓋地的。

    張晏召喚出雷鍬甲,四面雷盾在四周旋轉。

    啪啪啪

    箭矢不斷打在雷盾上,雷盾閃爍不定。

    江龍嘴角翹起,這些傀儡不過是為了拖住敵人而已。“召喚,巖石傀儡!”

    一個十丈高的巨人從地上升起,四周的樹木全都倒下,巨人全身都是堅硬的花崗巖,每一步,都如同地震。

    江龍得意的笑了:“木傀儡負責消耗對手的法力,并且限制對手行動。巖石傀儡負責攻擊,它的力量非常大,誰也無法承受它的攻擊。”

    巖石傀儡笨重的舉起拳頭,那拳頭少說也有百噸。

    拳頭帶著凌厲的風聲,呼呼的砸向張晏。

    “轟”拳頭穿過張晏,重重的砸落在地,地面出現深坑,煙塵滾滾,樹木全都粉碎。

    江龍手一抖,三個小號的巖石傀儡出現在身邊。大傀儡攻擊,小傀儡則負責保護,一攻一防,都非常的緊湊嚴密。

    張晏和雷鍬甲出現,速度極快的撞向江龍。

    “轟!”

    小巖石傀儡被雷鍬甲的獨角貫穿,但是雷鍬甲也無法再前進了。

    江龍冷笑:“你中計了。地獄刺!”

    “刷!”張晏驚訝的發現而是道鋒利的牙狀突刺從四面八方刺出,刺出之后收縮。

    “雷盾!”

    “滋滋”雷盾漸漸被刺進去,估計不用五息,就會攻破雷盾。

    “這可是用深海寒鐵打造的牙狀突刺,鋒利無比,堅不可摧,任何防御都能刺破,即使你耗費法力防御,也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

    張晏毫不驚慌,這種情況根本威脅不到他。他只要變為細菌狀態,就能走出去,雷鍬甲則需要及時的收取,避免受傷。

    不過張晏沒有這么做,他很想試試剛剛領悟的技能,那一種和龍化非常像的技能。

    “蟲化術!”

    雷鍬甲縮小,化為一個閃電球,進入張晏體內。張晏大喝一聲,全身隆起,雷電一般的外甲覆蓋在身上,全身銀白色。

    “咔嚓”雷電盾被牙狀突刺攻破,正刺向張晏。

    江龍覺得勝券在握,對方必死無疑,即使對方剛才有異常舉動,那也沒有用。牙狀突刺必定可以刺死對方,即使對方還不死,牙狀突刺也會卡住對方,然后再讓巖石傀儡出手收拾即可。

    張晏用心感受著力量的變化,身體的細菌正在接受雷鍬甲,正在模擬雷鍬甲的特性,好像細菌變成了細胞一般,好像感覺變得了甲蟲一般。

    “叮叮”牙狀突刺刺在張晏身上,一時間無法攻破銀色鎧甲。

    江龍早就預料如此,意念一動,指揮著大型的巖石傀儡過來。

    巖石傀儡百噸重的拳頭砸落下去。

    張晏感覺,如果這拳頭落下,鎧甲必然破裂,剛剛學會的這一招蟲化術就被破了。剛學會還沒有發揮作用,就破了,這真是郁悶。

    蟲化術能不能優化?這蟲化術是將雷鍬甲的特性和修為加持到身體上,改變身體的特性。雷鍬甲只是白銀級別,因此改變的也只能是白銀級別的改變。如果是黃金級別,改變的就不一樣了。

    張晏將自身的聚變真元力注入鎧甲里,就像法寶得到法力支持一樣,鎧甲得到聚變真元力的支持,煥發了光彩。

    “轟!”百噸重的拳頭砸落,地面震動。

    江龍笑了,成功了,這樣就得到一分了。之后繼續攻進入,就能得到更多的分數。只要不遇到那幾個變態,名次必定可以前進一兩級。

    “咔嚓”“轟隆隆”巖石傀儡百噸重的拳頭發出巨響,從下而上,不斷龜裂,裂縫一直延伸到手臂。

    “這是?不可能?”百噸重的拳頭,什么都得壓扁,怎么有人還活著?而且還能將堅硬的花崗巖震裂,這花崗巖本身就堅硬,加上江龍的法術加持,即使用靈器轟擊,也許多不少時間才能破壞。

    “果然可以,這種狀態下,蟲體和本體的力量是互通的,互相補充,互相支持。之前用的是雷鍬甲的修為,所以只能是白銀巔峰的實力。如今用的是我的修為,應該是元嬰級別了。”

    “轟!”金光沖天,張晏如同戰神一般升起,全身鎧甲變成金色。一拳揮出,將巨型巖石傀儡打倒,濺起漫天灰塵。

    “怎么可能?”江龍呆立當場。

    張晏伸手一抓,立即出現在江龍身前,抓著他的脖子,提了起來。

    “你,你敢殺我?我可是圣門的核心弟子,在圣門天才排行榜前十名,你殺了我,圣門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江龍憋紅了,狠狠的說。

    “是嗎?我怎么聽說,爭斗期間,殺了圣門也不會追究責任?”

    “你,你是反抗組織的?”

    “哦?你知道?”張晏感覺有些奇怪,如果圣門知道伐圣組織的話,怎么不清理呢?難道看不上?

    “當然知道,告訴你,你們三個反抗組織我們都了如指掌,如果你敢動我一條頭發,圣門一定滅了你們。”

    “三個反抗組織?哪三個?”

    江龍感覺有戲了,對方肯定是反抗組織的,肯定是剛加入,并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分別是伐圣、八門、蒼穹,我們知道得很清楚,主要負責人都知道有誰。要滅你們,那是分分鐘的事。”

    “啪”

    “啊,你敢打我?”

    “啪”

    “啊,別打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說。”

    “啪”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張晏:“我在想應該問什么好,你又不說,所以打一下,可能我就想到問什么了。”

    “你!”江龍氣得半死,看著張晏身上的金光,他知道,那是秘術,只要時間到了,必然變得衰弱,那個時候就是反擊的時機了。現在就忍一忍,拖著他。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lol外围| 竞技|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资讯|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电竞比分网|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