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443章 曾經的圣子

第443章 曾經的圣子

    張晏騎著雷鍬甲,飛了好一陣,感覺有殺氣,而且是針對自己的。

    停在半空,看著遠處,漸漸的,看到一個身影飛來。

    這是一個看起來像中年的男子,渾身血煞,血煞染紅了他四周,連天空都好像被感染一般。

    “你終于來了,可知道我是誰?”閆云天說。

    “圣門天才榜上第四名,血煞閆云天,可對?”根據他身上的血煞,**不離十了。

    “既然知道我的來歷,還不乖乖受死?要是我出手,保證你痛不欲生。”閆云天靜靜的看著張晏,好像在看死人一般。

    “呵呵,你腦袋被門夾了吧,不說我不會束手就擒,再看看你我的修為差距,竟然還敢如此說?”張晏催動身下的雷鍬甲,雷鍬甲發出金光,金色雷電環繞,黃金期的氣勢發出。

    閆云天不為所動,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樣。“我知道,你其實有著元嬰期的修為,不然不可能殺了圣子。這事很多人都已經猜測到了。不過你并不知道我的來歷。”

    “哦?血煞閆云天?錯了?”

    “沒錯,我確實是閆云天,不過,沒人知道,其實我已經兩百多歲了。”

    “嗯?”張晏有些疑惑了,據說圣門的精英都不超過30歲,如果他已經兩百多歲,那么資質也不算出眾了。

    “是不是很疑惑?我告訴你我的來歷。”

    圣門是一個競爭非常大的門派,里面拉幫結派,相互算計和陷害非常嚴重。不過即便如此,門主的權力和實力絕對最強,因為沒有實力根本做不了門主。而門主說話擁有最高權力,凌駕一切。

    歷代門主是由圣子誕生的,成為圣子是第一步,會有無數的資源供他修煉。第二步就是門主的傳承,如果能承受傳承,那么就是未來的門主。

    兩百多年前,閆云天是當時的圣子,但是在傳承的時候,肉身崩潰,差點魂飛魄散。最后借一個弟子的身體重生了。

    “也就是說,我可是圣子,差點成為門主的圣子,本來這圣門就是我的,只是最后關頭出了意外。不過天不滅我,我靈魂奪舍重生。這一次,我吸取了教訓,刻意修煉肉身,現在的肉身比前生強大得多,我的靈魂更是恢復到巔峰時期。所以我的實力,即使化神期都能對抗。”

    張晏淡淡的說:“但是你現在的修為只是金丹期。”

    “哈哈,那不過是表面,一直我都隱藏了實力。因為我不能讓門主發現了,因為我經歷了傳承,發現了圣門的秘密。他不會允許我存在的。”

    “什么秘密?”

    “秘密就是你快死了,沒必要知道。”閆云天嘴角翹起,得意起來。

    “你說的是假的吧,為的只是讓他有時間布陣?”張晏淡淡的說,他的神識非常強,可不會因為說話,就不知道四周的情況。

    “其實都是真的,你信嗎?”閆云天詭異的說,然后身上血煞涌出,一把血紅的大刀升起,那大刀除了血色,就沒有什么形容詞能形容了,不知道染了多少鮮血,這才煉制出來的。

    “五行顛倒困陣!”

    丁一山冒了出來,將手中的陣盤融入虛空,一大片地方被漆黑吞噬,如同消失一般。消失的還有閆云天和張晏。

    丁一山:“累死我了,為了布置這陣法,差點將法力耗盡,如果不是性命被控制,我才不會如此拼命。只希望那惡魔死了吧。不,最好兩敗俱傷,到時候我撿便宜。”

    閆云天和張晏困在陣里,相互對望。

    閆云天:“最后告訴你一個事情,我說的是真的。”

    “轟”血煞涌動,猶如大海一般,淹沒過來。

    張晏吃了一驚,這絕對不是一個金丹修士能夠使出了的,他的實力是化神期。

    “八方雷獄!”雷鍬甲釋放無數金色的雷電,雷電與血煞碰撞,竟然爆發出火花,一些血煞被雷電清除,但是更多的血煞涌了上來。

    “沒用的,你不過是元嬰期的修為,絕對不可能比得上我,即使我的肉身還沒有達到標準,但是這些年來,不斷的凝練肉身,足以使用化神期的力量一百息,足以消滅任何一個元嬰期修士。”

    這就是閆云天的依仗,沒有哪個元嬰修士能夠在他面前堅持一百息。

    血煞穿過雷電,涌了進來,雷鍬甲碰到那些血煞,身上的金光暗淡了許多,還發出痛苦的叫聲。

    張晏冷笑,將雷鍬甲收了起來。

    閆云天見此感到奇怪,“是放棄抵抗了嗎?沒人可以用肉身抵抗血煞,除非你也會血煞。何況,這些血煞是我多年收集而來,為此不惜屠殺了一些城市和宗門。但是他們并不知道是我做的,他們將責任都推在魔修身上。真是愚蠢。”

    “為了練血煞,竟然屠城,真是喪心病狂。”張晏依然冷淡,毫不驚慌。

    “這有什么?修煉本來就是逆天的,圣門那些人,誰沒有沾染鮮血?圣門就是鮮血堆積而來的,為的是圣主一人,一切都是為了圣主,至高無上的圣主。而我!殺了你之后,就是圣子,再次踏上神壇,這次我一定要成為圣主!”閆云天越說越激動,血煞也隨著他情緒的波動而更加猛烈。

    “嗷嗷”血煞濃密,如同實質,可是聽到許多的慘叫聲,那些怨恨、悲傷的負面情緒全都融入血煞中。

    血煞吞噬了張晏,張晏就如同大海當中的一葉孤舟,一下子就被龐大的海洋吞沒。

    “成功了,我又可以成為圣子了!”閆云天在血煞中咆哮。

    滾滾血煞,突然出現一個漩渦。

    “這是?不可能!難道他也修煉了血煞?不!肯定是用了什么秘寶!”閆云天看著那漩渦,謹慎起來,先去的興奮不知所蹤。

    血煞中,一雙巨大的腥紅的眼睛睜開了。

    “小天蘇醒吧!”

    “吼!”血煞漩渦中一條黑魔龍探出頭,然后是身體,手腳。

    血煞不斷被吞噬,黑暗氣息也越來越濃厚。

    閆云天立即收起血煞,心里滴血啊,多年辛辛苦苦收集的血煞,一下子沒有大半。

    “不夠,不夠,我還要。”黑魔龍俯視閆云天,如同看著食物一般。

    閆云天大怒,“怪物,竟然吃了我的血煞,拿命來。”“刷”一把血紅大刀沖天而起,大刀越來越大,向黑魔龍橫劈過去。

    黑魔龍看見那血紅大刀,也不敢硬接,這可是寶器級別的魔器。

    一龍一刀在半空你追我趕。

    “砰!”終于碰上了,黑魔龍吃了虧,震飛,穩住身體之后謹慎的看著閆云天。

    閆云天哈哈大笑,失心瘋一般。“哈哈,沒想到兩百多年前,我肉身無法接受傳承,錯失圣門門主之位,兩百多年后,依然是肉身崩潰,無法成為門主。”

    “咔嚓”閆云天的皮膚綻裂,看起來非常恐怖,而且裂紋越來越多,很快就遍布全身。“我真傻啊,要是沒有布下五行顛倒困陣,或者還可以再奪舍一次。真是作繭自搏。”

    黑魔龍謹慎的在一旁看著,不斷吸收閆云天釋放的血煞。

    “給你做嫁衣了,不甘啊。”閆云天自言自語。“既然你吸收了我的血煞,那就帶著我的意志,去做圣門的門主吧。”

    呃?黑魔龍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沒聽錯,確實可以的。只要表現出足夠的實力,任何人都可以進入圣門,這是圣門的規矩。拿著我的令牌,或者其他天才的令牌,就可以進去。以你的實力完全可以成為圣子的,多年以后,就可以成為圣主。”

    黑魔龍:“你當我傻啊,你是想引我去圣門,然后消滅我。”

    “不,是真的,確實有此規定,當然,那也要看你有沒實力,能不能活著了。圣門里禁止爭斗,圣門外呢?就沒有禁止了。”

    “嘩啦啦”閆云天身上的血肉崩壞,如同泥水一般流下。“最后告訴你,圣門或者和魔界有關,可惜我已經無法驗證了。”

    “吧嗒”剩下了血水。

    丁一山在空中不斷的放入靈石,他心里滴血啊,這五行顛倒困陣雖然強大,即使化神期的戰斗都可以承受。不過消耗的靈石也是海量,到目前為止,已經消耗了不下于一百萬的靈石了。再這么下去,自己必然破產。

    “到底戰斗完沒有?”他心里急啊,沒有收到信號,他也不敢停止陣法。

    突然,陣法里冒出一只黑色爪子,一下子抓住了丁一山。丁一山連反抗的時間都沒有。

    黑魔龍:“那些白狐在哪里?”

    丁一山哪里敢不說:“在,在那邊,我可以給你帶路,你不要殺我啊。”

    黑魔龍的爪子刺入丁一山體內,天魔病毒和僵尸真菌都進入他體內。

    黑魔龍放開丁一山,變回張晏,“帶我去!”

    來到據點,見到的只是賈不遜的尸體。

    “白狐呢?”張晏緊張的說,語氣中帶著憤怒。

    “這,被人救走了,賈不遜也被殺了。賈不遜雖然很差,好歹也是金丹修士,到底是誰干的?”丁一山慌了,他怕張晏殺了他。

    張晏看了看四周,發現籠子旁邊有幾個字。“楓葉城,紅葉茶樓。”

    是捉走白狐的人留下的?目的是?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